中国大陆“17年电影”有没有人性真实张扬可言?或者说有没有人类朴实价值观的追求?我的回答是:有的,但已深受到政党政治大公精神的统控,就觉得这种人性的张扬便被歪曲而显得苍白,最终无法获得人类朴实价值观的充分展示。这是一种被异化了的人性情感和被扭曲了的人格价值的体现,或者可以说并不是我们人类朴质价值观本身真实所共有的真正的人格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