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凡
海外/海外
48.6万
访问量


单幅:00
组图:00
文章:00
评论:00
全部作品
藝博會每年均吸引香港和國際上的重要藝廊,為亞洲提供了一個獨樹一幟的古董及藝術平臺。藝術愛好者可以同時欣賞到從古董到當代藝術、範圍廣泛的藝術珍品,以及各種形式的水墨藝術。我們的目標是為香港的藝術市場創立一個專業的平臺,推廣東西方的文化交流。香港作為亞洲藝術市場的聚焦點,典亞藝博2018及水墨藝博2018正好為國際間的藝廊提供一個理想的平臺,以迎合博學的亞洲收藏家之願景。
2018-09-28 20:08
0
0
163
林鳴崗先生,香港資知名油畫家。關於西九M+的文化項目的發展,怎麽可能僅僅是特區政府和長年重金聘用的幾個鬼佬的事呢?為此,我們將請一批香港的有識之士,直接西九M+的文化項目的討論。最终,在香港正式由香港特别行區政府出面,正式召開《香港首届西九M+文化項目研討會》形成正式文件報香港立法會和香港特别行區政府改變現状,以求得香港本土真正意義上的文化與藝術的拓展。
2018-09-27 03:05
0
0
111
《楚河汉界:陈帆-又川当代水墨画展》2018年10月15日至10月30日,在武汉汉艺空间向社会公衆正式展出。陈帆·又川,曾用名陈凡,湖北省武汉市人,生于成都长于北京现居香港。星星画会、四月影会重要成员。资深画家、摄影家、书法家、国际着名精英人文政经学者和文学作家,长期从事文艺创作,是中国艺术界极具思想力和创意精神的艺术家。早年师从中央美术学院着名油画家戴泽教授习素描和色彩,言传身教对其影响至深。他并从中国石涛、八大山人、王羲之、张大千、吴冠中、陈子庄等位古今大师,讨教创作理念和研习笔墨技法,长期于绘画、摄影、书法知识中,精进自修。全球水墨500强精英画家。
2018-09-25 19:37
0
0
228
需要浴火重生的中国电影,我在十二年前撰写的有关中国现代后电影研究的文论。
2018-09-24 19:21
0
0
753
中国书画(全称:中国书画艺术品拍卖有限公司),地处香港核心商业和金融中环地区,是一间中港及海外交流合作的典范中国书画和古董拍拍卖机构,这间纯港资私人公司,不仅践力于常规化平土书画艺术品交昜独占鰲头,而且创立市民化“周拍模式”家喻户晓,同时又立足于中国书画行业中高端传统和创意水墨人才的挖崛、扶持和作品交流交易运作,何培伟先生身体力行,一贯倡导和推广新水墨走向区域拍卖和中港合作拍卖的中、高端中国书画市场贡献良多。今次在香港以周拍著名海内外的中国书画拍业的“中国书画”周刊上,特别介绍了香港著名收藏家欧振雄和他的雄斋旧藏“南张北溥”一批精品书画将在10月1日“中国书画”拍卖会上拍卖,受到广泛关注。
2018-09-21 11:55
0
0
290
我初识刘海波是21世纪初的2007年的上海,因为【上海电影现场】,我在上海时,我曾亲自参与了由刘海波(上大影视剧作教援、文学博士)、武佳敏(上海影视文献图书馆策展人),朱红影(影评人)、沈崴崴(影评人)组成的《影像现场—中国青年电影导演展讲评活动》五人小组。更与刘海波和朱红影创编了剧情长片文学剧本《人在山水间》榮获广电总局剧本中心2007年夏衍杯优秀剧作奨。从此奠定了我们兄弟般的情谊。海波为人正派谦和又很大气而勇于担当,他現在是上海温哥华电影学院院长,老贾(樟柯)是名誉院長。
2018-09-16 13:41
0
0
257
他们一致表示说:“刘国松大师,是我们学习的楷模和榜样!我们都感同身受,中国书画的良性发展和适应当下民众消费的社会人文环境,必须要洗心革面,在书画界掀起彻底的除污纳新的大扫除,才可能有继往开来,适应新时代的审美需求,最根本地是接地气接受当下现代性审美,跟国际接轨,才有可能真真正正使中国的书画业繁荣发达!”
2018-09-10 07:20
0
0
308
我與何培偉先生的第一次合作,在2014年6月10日-6月30日這樣一個難忘的檔期,展覽名稱叫《陳帆(又川)書畫展》,也在這棟大廈的十六字樓,主辦是何先生的香港緣承堂畫廊。算一算現在也有四年時間了!在這四年中,何先生完全是用實際的支持幫助和鼓勵我進步!我夲人四年的變化是很大的,當然指的是畫藝的綜合提升。這是非常重要的陳氏水墨610創始的真正意義上的開始。我與何先生合作,以真誠相待,並坦誠互信,四年來在本土為本人舉辦了五次個展和數次聯展,並提供可靠合作關系,在中港兩地的香港、北京和廣州成功舉辦了三次有規模的水墨作品個展。
2018-02-06 19:40
0
0
891
早前沒有多久,我本人在萬城30週年暨天趣藝術10週年慶典之際,受到董事長林民盾博士和天趣藝術總裁張朱宇博士邀請到福州出席了此次值得紀念的系列活動。並間中榮幸結識了林永霖先生,可以講是一拍即合。林老先生充滿濃重的家國情懷,我深深地被感染!願意在力所能及的條件下全力支持林永霖先生!借此良機,我向林永霖致以真誠地祝賀!
2018-02-04 18:00
0
0
1597
他是資格很深的塑雕家,在香港不少有名堂的角落有他的「傳奇名人」雕作。可,你怎麽瞅他,就是一位很平凡普通的人兒,我想:搞藝術的人,修的是精神,育的是文化,造化得益於修養。藝術有可能會成職業,但質本上,多數人沒玩成。為咩?沒一種人格的參與和人尊嚴的維護之心。誨?對。
2018-02-03 22:25
0
0
720
我識林嗚崗先生三年,深知他是一位充滿血性的畫家和作家。他對香港文化藝術事業的貢獻是很大的!我本人有對留學法國的造型藝術家亦有另眼相看習慣。但我要說的是民國以後的留法畫家中,林鳴崗作為一位卓有成就的油畫家,他的作品充滿人性的靈魂之聖,無華大氣色彩瑰麗而神韻盈惠,是現代旅法藝術家少數幾位佼佼者之一,然而好象他並沒有那些藝術家名份大,這是甚麼原因?我要談到的是他的作品,是可以與徐悲鴻、吳冠中這些藝術大師之後齊名的!這是時代的誤會!我可以理直氣壯地説:香港一點不彈丸,也一點不文化沙漠。它的天然優勢,不僅是經濟,文化都沒讓全球小看過。現在巴塞爾、蘇富比、佳士得早駐地多年,國內的嘉德和保利直迫香港虎視眈眈,但是中國大陸政治體制不能根本上解決,中港兩地的文化與藝術的多種矛盾,勢必會造成更加地不自信。特區政府主管文化與藝術的官員必將會更加更加的不自信,透視一下西九M+遭遇歷程,就深知任重而道遠。
2018-01-30 07:32
0
0
807
當我奔波流離在香港,並逗留了二十八個年頭的時候,我才跟朱達誠結緣,我們相識真是來之不易。他的漢腔比我純,但我倆的鄉情卻一樣是濃濃的。我倆一開始,就成了靈魂之交的的同行伴侶。你瞅他這個人,常常瞇逢著雙眼,那混沌的目光深藏著智慧。你仔細瞅,就會注意到他那一束閃爍的光透射到我的心中,真是這樣,那是一般人難以察覺到的智慧之光啊!
2018-01-28 22:01
1
1
8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