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帆
香港/新界
36万
访问量


单幅:00
组图:00
文章:00
评论:00
全部作品
本人當下最本質的造化藝術觀。
2017-07-25 00:18
0
0
34
城市摄影这个概念,在当代世界经济社会发展中,是一个现代后概念。现代概念是摄影跟外观的都市时尚用语直接相连,人们用于摄影的意义是在追求新潮时尚的心理欲求中,求得外观后刺激的补偿,在情感愉悦这个过程中的一种心理延续的外化,它没有更多的价值意义,更多的是愉悦情感刺激所额外的一种顺手所得,感的成分不具备任何理性的成分,是手舞足蹈中的一种采点式的掀快门,没有瞬间的典型性和决定瞬间的价值意义。城市摄影,或者在中国大陆可称之为都市摄影的那部分,是非常浅肤随意的,玩耍性和戏闹性的成分很重。在中国现代摄影的概念中,真正形成城市概念的,绝大多数并不是出于理性的需求,而更多的是产生心灵看点的欲求,所谓心灵看点,是指一种完全情绪化的所取。所以,对不少摄影者来说非理性玩趣采点占主要成分。
2017-07-23 06:29
1
0
280
一篇評介水墨畫家林天行的藝術批評。
2017-07-22 18:02
1
0
120
这是陈凡(帆)在1990年3月8日的一次北京青年摄影论坛上的演讲。
2017-07-21 07:29
0
0
75
這是陳帆(凡)近年來對繪畫創作最重要的闡述,實際上是對藝術造化的深刻認識。認為藝術的造化即是心靈之道,并結合中國藝術大師石濤、八大山人、高劍父、吴冠中、陳子莊和陳福善的心道造化論,作了深刻地分析。
2017-07-20 06:26
0
0
76
當代藝術的國際性,不容怱視的一個提示是,藝術的空間已變得更加現實、直接而具多元視覺與思考元素的重構。藝術在當代人類生活中已不再是孤立的少數人把玩的寵物。藝術的思維己強烈而深透的反射到經濟、政治和人文及社會層面。它的意義已完全打破物件單向表述而進入人類心理思維的通道,這個通道原本並未接通,而是綜合重構的新藝術表現主義的創世紀心理思向的置換,掀開了前所來有的認知未來世界的領域。交感中的天宇密碼流已不再是漫散射導入地球,而是呈特殊碼流線性射入人類生存的地球而被智慧人所獲取。未來人類生存空間的智化是具綜合型的專才所孕育、所傳導。也就是說,人類從傳統傳承條敎式的敎化思維,已開始進入綜合心理到技能的開放式聯想創意思維,這是未來新型人類的世界,它必將到來而衛士般的維護地球的生態平衡和生存淨化。 這個觀點將深刻的影響全球新經濟學科和人類社會與人文學科的變進,一些具有開拓思想的藝術家都程度不同的,明確持這種不可否認的認知生命價值的觀念。在此,要申明的是:藝術並不孤立,它展示的生命意義是創新式的多樣化多體化綜合並構。中國傳統的藝術必須棄陳 圖新才會新生(包括繪畫與書法藝術和攝影藝術),否則死亡無疑。
2017-07-19 05:03
0
0
126
我與鮑昆交往已近半個世紀,接触往往如初亦正亦邪幾乎平淡如水,但在歲月的流轉中,我對他新的認識是從自省、自悟中求解的。他年青時就很知學識理,曾最早在北京的西單商業相館和月壇禮士路相館做過攝影師,自少青時起就對攝影癡迷有加,後來他奮力攻學而進入北京高校讀書,一直克勤克儉修悟人生。大概是家教與長兄的直接傳承和浸染,其實鮑昆骨子裏是很傳統的人,不瞭解甚或不理解他的人,還以為他怎麼如此的我行我素而直坦迫人,他不是那種好高騖遠的狂放之人,倒是他那種內斂的個性讓人摸不到根由。他實際上是位知認孝尊和誠懇待人的血性男兒,很尊敬長輩和有學識博專的諸君,只要他力所能及還常常幫人助人,這的確是他的秉風,幾十年如涓涓流水去滋潤別人。 風風雨雨就這麽相識、相交、相處、相知幾十年。他已成就成了舉國上下和國際坊間資深知名的藝術策展人和藝術批評家,但在我心底他與學術權威和影像專家無關,,我與他從來就是真實、坦誠、率真地相處了半個世紀,每每回憶起那些已很遥遠的往事,無論歡笑、争吵、糾結和種種期求,早已在碧空九霄之外了,我仰頭深沉地凝望看,静悄悄的甚麽都没有了,我的雙眼已情不自已流淌出了辛酸的淚水……
2017-07-18 07:51
1
1
116
贺延光,是中國大陸現代後極其重要的新闻攝影记者和最具有正義感和人格尊嚴的人文社會攝影师,他對中國大陸官方攝影媒體和新闻攝影纪者,乃至圖片編辑的現實與未來,都将産生深刻的影響。我在2015年11月5日收到他从洛杉矶发给我的信,陈凡兄: 「我退休后已不在新闻一线,但仍有许多意蕴深刻的普通社会场景值得用镜头去捕捉,而我们这个时代特有的画面既层出不尽,又取之不绝。我以为,能否拍出‘小题材、大作品’,是对所有摄影师心力、眼力和能力的挑战。对我的评论,切勿过头。感谢你! 」在我看来,这就是一种正常的公民审视----公民贺延光的公民審視。
2017-07-17 07:29
1
2
225
這是一幀存封近三十五年之久的並貼一體的舊照片,照片裏的人物都跟當年轟動全中國的攝影民間團體四月影會有闗,其中還有來自中國攝影家協會《中國攝影》雜誌社和《大眾攝影》雜誌社的三位官方支持者。他們分別(從左至右)是:張旗(已故)、陳凡(帆)、吳鵬、王苗、韓子善(已故)、龍熹祖、任一權。
2017-07-16 07:08
0
0
344
侯登科臨終遺言:我們「在營造在期待在創造,一種較為寬松的攝影環境的時候。我們從來都沒有把人際這件事作為一個籌碼,這是不一樣的。我就說的這個起碼,它不是一個宗派情緒,但遗憾的就是我們好多朋友,這個現在看來是很腦火的。我們不是作為一種宗派行為,把我們誤認為是一種宗派行為。但是新一代上來以後,對過去的曆史又好像,不是說人家不尊重,而且說因為目前的社會誘惑太多了,他沒有工夫很認真的,我站在這個起點上,是誰給我搬的梯子?這個是一個社會進程的問題,不光是我們自已。你比如攝影家協會,實際上就是一個幫會性質的,根本不是藝術團體。」這是他的關中宣言,生命喧囂得讓黃河倒流……
2017-07-15 06:34
0
0
97
鲍昆這篇有关照相影像的文论说起来又过去了好幾年。在照相影像业界,很多的朋友并不去关心专家有关照相影像的论述,好像听不进去或者根本上就不想去深究,以为照相影像用不着去追究“为什么”。而多年来,一些专门从事理性与观念来诠绎照相影像的践行者,实际上作了长时间的“临床诊断”,其结果都是非常有用的有关照相影像存在在理性与观念上的误区。鲍昆此文是他重要的拓展照相影像的文论。很值得推荐和推廣。
2017-07-13 06:14
0
1
123
中國大陸的照相攝影,從1949年開始至今,都是國政大一統字號的照相攝影。沒有太多大的變化。如果要從中國大陸毛式理念「普及與提高」來講述這個超級大平臺的發展,有兩點十分地突出:功利心極強的名利主義和泛民享樂玩賞心理,如果长此以往,前提就是一種專治文化、權貴文化和庸俗文化的浸淫。那麽基於這種残酷而潜依默化的現狀,民众為了维护做人的人格、信仰和尊严,以此所應必偁的公民責任感、社會公德感和歴史使命感還有甚麽可言?
2017-07-12 05:42
0
1
4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