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我的心灵独白。

陈帆后現代诗选

(上) 

石头 

无谓的消磨/这时光很久远/如见那颗星的光/已是数十光年前的闪烁/但却默默存在/记下了不朽的演变/天与宇有无尽的坎坷/人与宇有太多的谜学/我们任风雨漂泊/无声的用分秒计算着/直到化成砂粒一颗/1991230

旋风

层层黄土/垒垒的/消化着乡村与城池/筑实的隔墙/草木非非/水气淼淼/只有无望的浮云/托着昏庸的太阳/天边腾起/一股浓烟/遮住了人们心灵的视线/无数无奈的生命/却掉进了苍弯的深渊/乡村与城池中的隔墙/都纷纷倾倒了/如流尽血汁的躯体/慢慢堆立起/永恒为墓碑/199138

孤影

一半水一半冰/一半血一半泪/血溶入水/泪却把冰垒成/尖尖的塔身/耸立在心的中央/血与水涨成红潮/心塔化着了/汪洋人海中的/孤影/1993714

广州

中国人的爱/在这里徘徊/滞留着疲倦贪婪的/外省人/迷醉想往的心/挂在了/

火车站的/大钟上/打主意/199427

无名海

风吹皱了心/却把四肢拉得平平/一双眼睛/已变成一条缝隙/地平在线/挂着帆/

却永远不会移动/太阳抬头了/帆燃烧起来/心却成了帆/驰向无名海/1994325

凹凸定律

总有归宿/又总有分离/收容蓄存留有/发散挥泻灭无/得失的因果/阴阳的调和/缺失了凹/便没有淋淋的血液/缺失了凸/便没有勃勃的精液/凹凸即生/凹凸即灭/生灭的精血/再造一个凹凸国/1994104

沉沦

甜蜜的幽灵/象奇异的樱粟花/蜜蜂和彩蝶/也愿去冒险/我听过金苹果的故事/美丽的圈套/紧迫着邪计/最纯真的/却暗藏着杀机/最诱惑的/莫过金钱的剌激/当自甘失弱的女人/迷醉了心灵/贪婪的私欲/会为自已/选择致命的游戏/1994113

树叶落了/花儿/在流泪/下着雨/蛀蚓和乌龟/在交尾/19941113

深夜

沉睡的/星宇/那入眠的/活棺材/当赤裸的/身躯/在冥冥中/交错/梦中人/已爬了/天梯/19941127

若大的/足球场上/红队与黑队/在拚斗/四面八方的/人潮起伏汹涌/欢呼夹着呐喊/热浪冲天地弦/人类自痴自迷/这踢的/刺激/技巧已不高明/名脚已不稀奇/那狂醉的/颤抖/是性与欲的/暴风骤雨/1995年1月3日

灵界

也许是/梦/那轻风/变成柔纱/飘浮在/混沌的/三千大千/人们这才/初醒/他们脱掉了/所有的/衣裳/赤裸着/长长的/队伍/一齐奔向/太阳/大地/摇晃起来/恍惚间/一股漩涡/把抛弃邪欲的/人流/卷入黑洞/1995210

别恋

内容很多/欲却是/宣言/那如问/发情的/牲口/不顾一切/扑向异种/没有比/这更真实/1995215

等待日出

黑暗里/那梦/是白色的/无数未成形的/在生命中/裂变/一只眼/还有封闭的/

嘴/露水/已布满/草地/只等那/天边的/玫瑰/1995219

再多

没有的/日子/想着/那一点点/记得/乌鸦/含着肉片/那狐狸/也只想青/那一点点/1995222

午夜骑士

疾驰掠过/一阵/短促的/撕鸣/冲玻寂静/瞬时间/炸响/又消失得/无声无息/床上的/大脑/已留下音节的/重奏/含着丝丝的耳鸣/失眠到/天明/1995322

胡同

依旧在/昨天/但墙壁/已经/替代/走出去的//在世界各地/游荡/记得/卖花生的/大汉/1995418

今天又说再见/其实/字典早已有答案/永远和再见/让多少人心旋/那姑娘垂下头/足步坠行沉甸/男人不见了/坐在长椅上那老汉/扫过眼/曲径空无人影/只有扬花三月/艳阳天/1995430

 

附:

画外音

——读陈帆的诗

       冯亦同

    我饶有兴味地读了旅港作家陈帆的诗,陈帆出生于中国四川省成都,曾长期生活在北京,阅历丰富,交游广泛,且多才多艺,有文学、电影、摄影和美术等多方面的著述,听朋友介绍说,他人虽沉伏“商海”多年,但情系缪斯,对祖国的文化和建设事业圽有多方面积极贡献,因此更增添了我对这位海外同行的敬意。

打开在我面前的是陈帆的一组诗作,其中呈现写实风格的,要数首篇《私奔》。在这首别开生面的短小叙事诗里,作者运用他擅长的“电影画面”技法,或者称“摄影小说”的方式(陈帆曾是20世纪80年代中国大陆摄影小说的开山人之一),以诗的语言构成蒙太奇画面,组接出一段现代家庭“阴阳裂变”的故事:女主人公“屏住呼吸”悄悄跨出了“伤心地”,那个业已破碎的家,“相约的男人”在外面等着她。不料,看门的“老黄狗”一阵“狂奔嘶叫”,咬住了“女主人的裙和衣”。就在这紧急关头,“屋里的那个大男人”出现了,他也“急了性子”又“瞪着眼”,一边“搂着新欢”一边“骂该死”。出人意料的是,他所骂的并非“私奔”的妻子,而是“竟敢管闲事”的“贱狗子”:“老子明天宰了你!”,一处抛妻别夫的悲喜剧,就这样令1一啼笑皆非的收场了。真象老托尔斯泰那句名言所说:“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私奔》的作者举起他手中诗的摄像机,对准现代人婚姻生活中的不健全、不合理,进行了一次给人们以警示的“抓拍”和入木三分的讽刺。

如果说这首诗写得具象,清晰易读,那么其余几兴目抽象之乍,则多了一层心灵的观照和魔幻色彩。侍的题旨也在扑朔迷离中变得隐晦难辨了,如同《暗流》这首诗作的结尾:

被欺骗和偏见

导入误区

结果谜

永远成了

秘密的

棺材

然而,即使在这样的“谜面”上,仍然存在着可以追寻的线索:

那不明的

埋葬

有透莹的

甘泉

可见,诗人用独特的隐喻,暗示了“黑幕”中也并非“都是混沌”……

作者所要表现的是生活本身的复杂性、人世间事物的多面和立体。只有透过表像,深入细部和本质,才能探得那包涵着真知灼见的“谜疧”。永远保持认识上的清醒,既使在《暗流》中,也不要失去希望。也许这就是诗人要给予我们的言迪吧。

同样的方法来解读《风》和《灵迹》,也会有新的发现。《风》中的“强劲北风”,突然“轻柔”了:

雪粒儿

在轻轻散步

屋檐下

冰柱

淌下汗水

冻亶的黄土

已温湿苏醒了

……

但诗人却从“裂口长出”的“一朵海棠花”中,看到:

花瓣

象毒蛇

吐出的信子

闪闪的

……

这是一个触目惊心的比拟,是来自对“北风”重新肆虐,带来“倒春寒”的担心?还是春光初绽的同时,已实际存在着可怕的危机?细心的读者从中产生诸如此类的联想和思索,从而深化了他们对社会和人生的认识。《灵迹》中“一只黑猫”因“简单”的“直线”弯曲成了“不简单的花样”而“窜到线圈”之中,结果变淂“迷狂”了。这个饶有意趣的画面,同样耐人寻味:生活中某些“灵迹”的出现,是否也“盖出其源”呢?这种由诗入禅的感悟和升华,正显示了诗人在审美中把握了世界并将其哲思贯注于诗之意象的才情与功力。

比较难读的是《弦外》和《大地》,它们有些象毕加索和达利的画,将“月亮的耳朵”和“太阳的嘴巴”同衣帽勾、鱼缸拼合起来,让“血雨”过后的“砾石”与“青苔”长出了“腥红的血管”,“大地”象植入了心脏似地“发出剧烈的跳动”……

作者奇特的想象和怪诞的描写令人惊叹:一阵灵魂的骚动与战栗,一种氛围的渲染与渗透,一个故事的演绎与呈示——对于诗的读者来说,“画外音”的倾听也应该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也许这正是作者所追求的背景疏离和诗的陌生化效果吧。(冯亦同:中国作家、 著名诗人,中国南京市作家协会秘书长)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