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当代人更需求充满魅力多样化的精神生活,摄影人要努力于题材的开掘和深化。

摄影人要努力于题材的开掘和深化

陈凡

当代人更需求充满魅力多样化的精神生活

 

无论新闻摄影、纪实摄影,还是风光摄影和艺术摄影,仅仅争个自身的长短,还不是本质的所在。当代的人们,需要更多的精神食粮,是因为他们对歪曲艺术本质的历史表示了不满,同时也是物质生活优化以后带來的多方面需求的反映。在图象方面,他们迫切期望鲜活的真实的,而充满魅力的多种艺术作品充实他们的精神生活。

如果摄影作为创作来践行,是需要解决思路开放和个性造化力度增强的时候了。我们要充分估价人们“在长期的鉴赏实践中积淀形成的审美心理”的特点。归纳起来,一般讲:人们喜爱真、善、美的形象、事物和景观;人们喜爱生活情趣浓厚的人物与场景;人们喜爱与自己切身生活实践、社会实践,有直接关联的题材和内容。

进而说:人们已不满足于单纯对真、善、美的需求,而又需要在真、善、美与假、恶、丑的对比中,求得特定题材内容,一定的思想高度与哲理内涵;论题材大与小,人们对色彩的追求欲增强,这种偏爱,相应对黑白作品的造型素质,提出了更加苛刻的要求;人们迫切需要作品求新,而对图解模式和雷同化风气,产生了比较强烈的反感。

我们面对观众审美的心理特点的这两个层次的演变,便无可否认地印证出这种演变,“对应了一种强大而普遍的社会心理”,人们心灵在呼唤,这种呼唤,是现实主义复归的呼唤,也是要求现实主义深化的呼唤,它道出了新时代的不可抗拒性,反映了人们迫切要求变革社会的决心和愿望。

作为照相摄影的创作者,我们当然应该对观众在审美活动中的自觉把握,要有足够地认识,如果不看到这一点,如果还在混沌迷糊的创作窠臼中徘徊,摄影人的个体造化终将不会获得更新和发展。由于人们审美活动的自觉性,显然对摄影创作者指出了挑战,如何对待创作中的更新与扬弃,是当前急待解决的重大课题。

目前,摄影创作总的情况是:更新不足,扬弃尚少。

题材的开掘 

题材的开掘,首先是题材的选择,而开掘则是对选择的深化。强调题材的选择,是探进作品深度的前提。有人说,题材选择的随意性很大,但随意性并不排斥提炼,而只有提炼才可能克服随意性带来的局限,尽管摄影创作也强调瞬间抓取和偶然获得,如果缺乏对题材敏捷的提炼能力,就丧失了对题材的选择,失去了选择,开掘也就成了问题。

当前,摄影创作在题材开掘上的普遍问题,就是在把握上有一种失落感。

时代精神,着力表现时代风貌是对的,但体现时代精神和时代风貌的着眼点,并不是狭隘的,那种认为只有重大题材才能胜任其责的观点,无疑是忽视了题材的多视点性。另外,还存在着题材的雷同化倾向,不少作品尽管环境、角度、人物以及动态不同,但由于题材的雷同,而毫无创作个性生机,这是很令人担忧的现象。这种雷同化倾向说明了两个问题,一方面表明我们在创作上还缺乏问题引导,对于提倡什么和限制什么的这种创作引导比较薄弱。另一方面,创作者独立创造能力十分欠缺,选材的模式,常以某某获奖作品为兰本进行效法,以为这就是题材升质的出路,结果对创作十分有害。

我们之所以需要注重题材的开掘,是因为只有扩大题材范围,在深入生活中,打开视野,才有可能表现丰富多彩的社会生活画卷,这是由我们无数摄影创作者提供的,多视点多样化的画面组成的画卷,如果我们不从题材的开掘去努力,而是同聚一点,共掘一窟,那不成了井底之蛙,而见不着大世面吗?开掘题材,就是既在求广又在探深,在对现实生活进行审美观照时,我们既需要微观把握,更需要宏观把握,在两个把握的交替中,求得对题材的更新或扬弃。

造成题材雷同化的根本原因,还是在于创作者对生活现实的客观把握不准,也就是对今日中国社会新旧交替、百废俱兴的改革形势认识不够,对现实社会出现的丒恶问题的认知、认识、观察、调研、分析直至影像转化,缺乏比较自覚的把悟。正如一位评论家所说,前进的道路还布满荆棘,生活还不尽如人意,现实中还尚有着弊端……,人们需要美好未来,但人们更需要克服种种困难,才能达到美好的未来,改革这主流就意味着“励精图治、奋力拼搏“,而现今人们审美心理的变进,还是跟这主流息息相关。人们便更需要独立去思考,而独立思考却应是人们审美心理结构的主要成分,因为真正的艺术典型,就是与人们内心世界相对应的形形色色的个性形象。照相摄影创作者,怎能不去适应这种需求呢?

所以,题材的开掘,决定了摄影人对现实生活宏观把握的深度,微观把握(即具体题材的选择和处理)才有可能获得成功。

观众的审美心理与作品的艺术结构

  

研讨观众审美心理与创作者摄影人作品艺术结构的同步性,具有实际意义。观众的审美心理,可分为表层审美心理和深层审美心理两级。

表层审美心理,传达了观赏者对真实的人物、真实的场面和真实的景观的认同,它一开始便对虚假的造作提出了质疑。这种心理排斥性,反映了现代人对客观存在的摄影形象,即画面形成的人物、社会性及自然性实在价值的肯定。

深层审美心理,传达了观赏者对作品观赏思考后产生的撞击与回馈,是心灵情感能量的释放和渲泄,是体现观赏者“在更深的层次上发现自己,即发现自己心灵深处的矛盾运动形式。”如果作品能够从深层的心理感应中引起这种强烈的共鸣对应,那么它就应该获得了更高的审美价值。

要使观众达到表层审美心理的对应,取决于作品表现生活的真实程度和艺术感召力。真实的艺术,只使观赏者获得好感的第一个条件,拾此,作品便无价值,便不能获得观赏者的承认。而深层审美心理的对应,是检验作品反思作用的第二个条件,如果作品具备了这两个条件,它就取得了成功的可能。

研究观众的这两级审美心理,有助于创作者与观赏者建立和谐的勾联关系,而创作者作品的艺术结构,即内容与形式的统一,则可以从这两级对应中寻到归宿。摄影作品的形式问题,常常是人们议评的中心,因为摄影的造型力,形式构成占很大的比重,人们通常用形式感的强弱,来划定某类作品构成价值的优劣,这好象早已成了定论,但摄影造型的形式基础,跟我们以往对形式感的理解并不是一回事,我们讲形式而不是形式感,意义就在于“创造一定的形式”,对于作为摄影作品 “一定的内容”所需,是不可缺少的契机。

提出形式即内容,是正确的。“在正常的情况下,作为艺术的内容和艺术的形式是同时产生的,没有谁先谁后的问题。因为没有艺术的形式,艺术的内容也就谈不到。”现在,我们从少作品中,看到这样的偏差:形式与内容的错位(特定题材所需要的那种寓意错位例外)和表现形式的模式化。

形式与内容错位,是说我们的一些摄影人在构成内容之前束手无策,没有找到一种恰当的表现形式来反映内容,这就是总体错位。总体错位表明创作者“选取了不恰当的形式”,形式的不恰当,画面内容的表达必然受到损伤。因此,加以强照相摄影创作者的形式造意对应能力,并不断寻求形式与内容的统一,对此,摄影人 应作为主攻目标,加大力度去突破是事在必行的。

表现形式的模式化,主要指画面在形式构成上的效法倾向。优秀作品当然有值得借鉴的长处,但借鉴不等于照搬,移花接木并不高明,而实在是形象表述的大忌。有两个典型的例子可以作证,軍方资深著名摄影家袁学军的《二重奏》,表现了农村佳节欢庆的场面,其魅力就在于形式的奇巧,跟特定内容的渲染达到了和谐与统一,父亲扛着儿子齐吹唢呐,内容的容量在形式上得到了填补,这幅作品曾多次获奖,作品与社会见面以后,效仿者便接踵而来,这种迭罗汉式的形式构成,便无形中成了模标。著名电影摄影师继后又成为著名电影导演的张艺谋,他的《中国姑娘》也是一幅颇有创意的作品,结果照样有人效仿,甚至都在表现长辫子姑娘,真令人目瞪口呆。类似对这两幅作品在形式上的效法,我们所见很多了。

表现形式的模式化,如同题材选择的雷同化一样,反映了照相摄影的创作者创作思考上的混乱和创作目的的不明确。端正创作思想,明确创作目的,要努力于在生活中提炼,才能使我们的审美活动获得自觉的把握,进而才能解决什么是该更新的,什么又是该扬弃的。

黑白危机

 

摄影画面的色彩组合,无疑已成为当今摄影造型表述的重要手段,人们追求色彩的美感,是与人们渴求丰富多彩的生活情趣相一致的,如果谁否认这一事实,谁就不懂得当代人审美需求的现实意义。

但是,人们对照相色彩效应的心理满足,并不具有绝对的排它性,比如美国著名摄影家安塞尔•亚当斯的黑白作品曾到中国展出,所以在中国国内引起如此巨大的震动和反响,就是最有说服力的明证。

黑白摄影,在中国不仅寄托了众多摄影人的希望,也寄托了广大观赏者的希望。但是这种希望是否能实现,必须从中国摄影文化发展的实际出发来分析。彩色对黑白的冲击,既有时代的需求,也有现实的局限,它反映了人们一定的审美价值观和人们审美认识的模糊性。

而对黑白摄影审美认识的模糊性,不仅在创作者身上存在,而且观赏者也大有人在,因为观赏者审美价值观,是以现实物质需求量与精神需求量的增大而成正比的。如果创作者不能向社会和广大观赏者提供一定数量的优秀黑白作品,人们审美需求受到阻碍,便直接导致观赏者审美心理逆反性扩大,而现今色彩给予人们的愉悦感又占上风,势必对人们审美价值观带来极大的影响,这种影响形成了人们对彩色作品的偏爱,不是没有道理的。

我认为,人们审美认识的模糊性,就在于对黑白摄影造型素质及其产生的艺术魅力,失去了正确审视的可能。我们缺乏相应的黑白诱导和黑白观赏分析的传递,这种势态,期望能引起创作指导部门的重视。黑白摄影的基本要素就是黑、白、灰三级调式的构成。对题材的开掘,它与彩色摄影应有所区别,既然注重影调层次的创造,那么把握黑白摄影的造型技巧,对于黑白摄影的题材开掘当然就显得格外重要。

目前,在创作上对黑白摄影的题材处理,呈现出“粗、露、平、俗”的低层次状态,这是造成黑白摄影危机的第一个原因。前面已就题材开掘进行了一些分析,在这里需要强调的是,如何把握黑白摄影造型技巧对题材的适应性,黑白摄影对于人物、城镇、乡土、小品以至风光创作,都有用武之地,无论思辩纪实,还是抒情写意,都有其独特的艺术魅力在召唤我们的摄影人,用心灵去感应、去探进、去深化。

我以为,从黑白摄影造意功能的力度和透度说,特别适合中国众多题材的表现。因为中国传统的文化习俗和多层次不同民族与地域的文化氛围,为黑白摄影创作提供了丰富的创作源泉,面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基本物质、核心精神、主要内涵以及传统文化在今天的作用和价值”,进行一些必要的研究,并着重分析“传统文化在现实社会中遗存的具体表现”,有助于我们把握当代人的“民族性格、民族心理和思维方式“的承接性变异,这是一把感应、探进和深化的钥匙。

注重黑白造型意识,就是注重一种适合中国国情的悲喜剧意识,它有剖析社会和人生的高度感受,具有较高层次的反思作用,我们只有确立这样的认识高度,开拓黑白摄影创作的新领域才有希望。

对彩色的审美需求,自然不可逆转,但现今中国数码营造黑、白、灰仍需要精细的探进,本身的把握与运用,仍需要做系列的践行才行。而仍有摄影人用黑白胶片感光材料的短缺、制作的转型和材料质量的不稳定等都同样存在问题,这都已造成了黑白摄影,在创作与观赏上的心理障碍。由于黑白作品造型素质的提高不大,必然对其丧失信心,而面对众多业余摄影人对数码技术技巧多方面的实际需求,在逐年增加和对黑白数码摄影技术技巧把握的要求又愈加迫切的事实,必然出现了黑白数码成像需求关系的失调,这是造成中国黑白摄影创作危机的原因之一。

我们要充分估价人们“在长期的鉴赏实践中积淀形成的审美心理“特点。人们已不满足于单纯对真、善、美的需求。而更需要在真、善、美与假、恶、丑的对比中,求得摄影作品,一定的思想高度和哲理内涵。无论题材、体裁、形式如何,人们对色彩的追求欲增强了,这种偏爱,相应对黑白作品的造型素质提出了更加苛刻的要求,人们迫切需要摄影作品求新,而对图解模式和概念雷同化风气,产生了比较强烈的不满。

尽管题材的大小本身并不重要,但题材的开掘则是悟化的前提,我们必须注重题材的开掘前提。有人说,题材选择的随意性很大,但随意性并不排斥提炼,而只有提炼,才可能克服随意性带来的局限,既便摄影创作十分强调瞬间抓取和偶然获得,如果缺乏对题材敏捷的提炼能力,就丧失了对题材的选择,失去了选择,开掘也就成了问题。当前,摄影创作在题材开掘上的普遍问题,就是把握上有一种失落感,公式化、概念化和雷同化倾向依然比较严重。这种不良倾向说明,我们在创作上仍然没有摆脱开封闭模式的影响。另外,不少创作者独立创造能力十分欠缺,甚至以某某获奖作品为兰本进行效仿,以为这就是作品提高质量的出路,结果对创作十分有害。如果我们不把自己真正置于生活之中,打开视野多样化、多侧面、多层次地从题材的开掘去努力,而是同聚一处,共挖一窟,那还谈什么摄影创作呢?这跟复印机又有什么分别呢?

在近年来的摄影创作活动中,黑白摄影尽管被众多的创作者所掌握,但创作素质仍然比较差,至使在创作上出现“粗、露、平、俗“的低质状态,这是令人担忧的,如果摄影人不能向社会和广大观赏者提供一定数量的优秀黑白作品,人们审美需求受到阻碍,便直接导致观赏者审美心理逆反性扩大,而现今色彩给予人们的愉悦感又占上风,势必形成了人们对彩色作品的偏爱,人们对黑白作品审美认识的模糊性,就在于对黑白摄影造型素质及其产生的艺术魅力,失去了正确审视的可能。我们缺乏相应的黑白诱导和黑白观赏分析的有效传递,这种势态,期望能引起创作践行中摄影人的重视。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