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陈帆.游棣关于摄影评论的对话。

   摄影理论应注重作品的评介

陈凡.游棣关于摄影评论的对话

 

 

   【按语】这个交谈,是发生在一九八九年的秋季,当时我与游棣都任职于北京市摄影家协会理事会。所谈的一个话题就是有关对摄影作品的评介问题。算算时间已过去了二十五年了。这个问题一直显得很脆弱,始终远不如对美术作品的评介,无论怎么谈都缺乏应有的深度。空洞的说敎仍然很繁茂。照相摄影对作品本身的评介,不仅没有过时,而且仍然是非常缺乏。高射炮打蚊子已打了二十五年之久了!

 

 

陈凡你认为当前理论工作的重心是什么?

游棣这个问题太大,不过我认为理论工作的重心应放在评论方面。这样可以有针对性、现实性。如果说,摄影艺术是文艺的“轻骑兵”,那么摄影理论就应为艺术理论的“小炮艇”。如果说,过去我们把理论重心放在本体研究等基础理论上,那么现在是否可以实行战略转移面向应用理论的拓展。

陈凡本体研究是一回事,而评论则是另一回事,本体研究和评论是有机的两个递进环节,因此本体研究首先应从评论入手。当前评论工作应该说并没有纳入一个正常的轨道,言之无物或作表面文章的居多,不少创作者痛感没有相应的理论做支柱。我看,问题就在于我们的理论家,没有真正成为他们的知心朋友。

游棣:我同意你说的当前评论没有纳入正常的轨道。有一点很值得注意,确切地说:“真正的、高水平的评论文章实在太少。很多评论文章往往还习惯于给作品当注脚,很少见到真知灼见,发现一般人所未发现的东西。我以为,所谓评论就是连评带论,评是现象,论是目的。评论家要有自己独立的评论品格,只有这样,批评才能在读者及创作者中产生影响,才能和创作者交朋友。

陈凡你谈到了针对性,而针对性必须具备真知灼见,否则这样的针对性就失去了应用价值。应用价值不仅在创作者身上,对于评论家也将产生回馈作用。所以,评论的品格价值又是十分重要的。针对性应是真诚的,若是天马行空,指点江山,这样的评论,将会成为空洞的说教,甚至会产生副作用,有害于创作。现在,需要呼唤评论家与创作者建立真诚的合作关系。

游棣这一点很重要,评论家要与创作者对话,但这个基础应建立在平等的关系上。我们的评论家应努力发现新人,勇于在不知名的作者身上花力气、作文章。这么说并不意味着让评论家将不太成熟的作品拔高,而是希望评论家善于发现这类作品中闪光的东西,并切实指出作品的弱点和不足。我想一个立志成为真正的摄影家的人,会欢迎评论家“雪里送炭”的,而不是“雨过送伞”。如果我们的评论家总喜欢给名家“锦上添花”,他不可能具有独立的评论品格。

陈凡说得好!这使我想起了北京首届“黑白魂”青年影展,主办者虽是北京摄协,但组织选稿者却并没有把自己当成“居高临下”的评委,他们做的是编辑工作,他们与送稿的青年作者是亲密朋友。由于这种关系的建立,使不少本来不知名的作者开始走进了艺术殿堂。你说到给创作者“雪里送炭”,这意思恰好表达了当前摄影评论所需要的品格意义我们期望评论家把心献给创作者!

游棣:我希望评论家和创作者能够成为挚友,就像19世纪俄国大批评家别林斯基那样。如能那样,提高摄影家、摄影理论家的地位也就不再是一句空话了。如果有机会,愿我们能够经常对话。

陈凡:谢谢!乐意从命。(原载《人民摄影》1989105日)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