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不设防的城市和摄影规则


城市的摄影(四)  
不设防的城市和摄影规则           

十六

中国版图辽阔,地大物博,人口众多。中华民族又是一个勤劳、勇敢而智慧的多民族大家庭,众多人口的汉民族与少数民族和睦相处、甘苦以共,泱泱中华历史悠久。那么,城市这个大概念,就决定了中国社会据点网状的独特的社会生息结构。它最显著的特点是,已形成了成熟的社会生息链圈和圆周型中心扩散式的城市架构。

中国城市这种多趋于有中轴核心的特点的圆状及有规律绕圈扩展的建城结构,应是带有中国传统建筑文化特色的传承的浓厚色彩,它是中国城市布局模式中的一种最为明显的造城方式。

当然,也有不少城市,因为地理位置和自然环境的因素,它并不完全是这种城建结构,但,中轴核心点亦较鲜明。

为何要分析城构形式?这个话题,对于我们认识中国传统文化与现代文化递进、延续和变迁的关系,具有不可忽视的认知意义。

我认为,它的认知意义具有如下三方面的启示:

1、这种城建结构,原始于古代皇都布城的君主思想。以皇城为轴心,内城及外城都要依存围绕而筑,比如北京、西安等城市。这种古代的君主与臣民划有等级的筑城方式,便完整的保存下来。

2、这种城建结构,对后人特别是现代人改建或新建城围,都有深刻的影响。其一是要保存先人留下的古建筑文物;其二是中轴扩展式建城,也具有一定的规正街区和交通便达的特点。古人筑城除了受君主思想所限,其实,都同时考虑了街区的方向规划(比如正北、正南、正东、正西的地理指向等)和交通的方便通畅这些因素,它无疑具有城建的传承性。在这悠长的围城生息过程中,同时又孕育了一种特有的市民习风和市民文化,它有极强的传承性。

3、这就明显的道出,建城的历程和城建的变迁,无不是浓重的市民习风和文化孕发、滋养、成型的过程。这种市民习风和文化因悠悠岁月而磨砺;因迭迭变迁而成熟。

十七

城市摄影应分为两大类:都市摄影和城镇摄影。

作为职业摄影人,你将如何面对城市摄影?或许细说起来,你又将如何对待都市摄影?又将如何对待城镇摄影?

资深摄影家陈锦,花了十多年的时间,专注于城市中的市井生活,他在拍茶馆的过程中,感悟到了一些事情,也触摸到了有关城市摄影的概念问题,我不妨将他的体会实录在此:

陈锦认为:“可以说,我现在对城市摄影的了解,还不算很深。只能说我所接触到的周围的一些事情,谈谈我自己的感受。我以为城市摄影是随着社会发展的一种形态,比如几年前我拍市井,从某种意义上讲,它沾上了都市摄影的边。尽管,那时它还不叫都市,没有现代大都市的概念,但它毕竟是属于城镇生活,或者说市井生活。这种概念,就把它放大了,我们现在用都市这个概念,来判断现代摄影人的镜头和他们头脑拍摄与思考现代城镇,我们把它叫都市摄影。”

陈锦说:“都市摄影,它就脱离不开时尚的东西,一种文化前卫性和潮流性,如果脱离了这些,它就不叫都市摄影。尤其是一些新锐的年轻人,用他们的敏感的触角,去感悟年华。这也应该是我们现代都市摄影人的行为方式。但是,从另一个角度讲,这仍然脱离不了现代都市发展或者说现代都市文化发展的一些问题,比如自然环境和社会环境的变迁所带来的问题,也就是说,现代工业的发展,现代科技的发展,不仅破坏了森林,破坏了水源,污染了环境,我们所面对的城市,无论都市还是城镇,关键是面临着人的价值质量的重新解构。在解构过程中间缺乏很多的东西,所以城市人现在感觉到危机也就在这里。比如,现代人需要一种新的对人生的看法,或者对人际关系那种变化,或者对物质追求的一种看法。从我个人的角度讲,人在对待物质生活的追求上,它是有限度的,就象现在这个社会的资源有限一样。如果你的这种物质追求是无限的,你就违背了自然规律的法则,同时也就违背了人的生存价值上的社会规律,因为社会它是建立在一定的物质基础上,建立在自然的发展规律基础上的,你一旦首先把这基础颠复了,那你今后的发展就会出现问题。”

十八

陈锦指出:“现在包括我们的都市摄影人,当你用很敏锐的触角和眼光,去看待我们城市的发展的时候,你必然也要受到这个城市环境的影响,因为你每天要吃要穿,还要生活,所以也要受社会本身的制约。所以,我就有很多困惑,对现代人的行为方式,社会的一些现象就有很多困惑。这种困惑有待于不断的去改进,随着社会的发展,都要不断的去改进,包括我们现在所看到的腐败和人们内心的扭曲及某种失落。为什么叫失落?就是因为丢掉了我们过去很多可以传承的那么一种很好的价值观,一种价值体系。它丢掉了,它没有了!可以说,我们曾经是有理想的人,毕竟是有理想的人。甚至还有过誓约要为某种精神而奋斗,既使是宗教的,都有一种理想的寄托,哪怕是心灵中的神灵。在我们现在社会中便有一种缺失,这种缺失它就表现在过多的缺乏一种精神上的追求,而把自己放在无限制的一种物质索求的位置上。为什么现代人有那么多的贪欲?那种诱惑那种刺激已经无法控制自己。我们的所谓城市摄影,它自然摆脱不了这种现实。作为摄影人可能在这方面有自己的思考,有自己的感悟,但未必就能把握得住。比如上海和广州有一批年轻人,他们的镜头在面对都市的时尚,同时也表现出了他们一种浮躁的心态。他们在影像的把握上甚至很奇特、很怪诞、很反常规,把一些影像(弄)得很模糊,或者光圈不足或者曝光过了。但,他们会不屑一顾地觉得,你们是很传统的,我就是要用这种方法来表达我对这个世界的判断。当然,他们这种做法并没有什么不对,它正好反映出现代社会和现代人的一种非常扭曲、非常怪异的心态。但,仅仅作为一种个人的(因为你也是现代社会中的一员)情感感受,我个人认为,这种东西,最终不能保存下来,都是过眼烟云的东西。所以,如果我们面对自己生存的城市,真正能够留下来的,一定是更深入思考表现出来的社会影像和更成熟对社会有一种感悟后表现出来的社会纪实影像。”

他认定“都市摄影,它是处在社会发展的前沿,这是肯定的。正因为有都市摄影,它才能够告诉我们:我们的时代曾经经历了一个什么样的状态,或者说经历了一个怎样的社会发展阶段。但是,我就觉得一般的表现,它最后都会了无痕迹,可能最终能留下来的,都是非常有深度非常有社会内涵的东西,而最后能留下的也是极少数极少数的。”

十九

陈锦的上述见解,我归纳有这样几个要素:

1、城市摄影,包含着都市生活和城镇的市井生活;

2、摄影人镜头的判断,是与自身的思考和感悟直接有关;

3、都市摄影具有文化前卫性和潮流性;

4、时代的发展和社会的变迁,会给城市带来诸多新问题,关键是使人们价值质量面临重新解构;

5、这种人的重新解构,表现在物质追求价值观的恶化;

6、城市观念的错动,引起多种困惑;

7、困惑需要改进也需要化解它;

8、人无法没有精神目标,精神价值的确定为首要;

9、面对城市,表像真实仅是主观自解的情感喧泄,只有内象真实才能从客观真实中捕捉具有自审价值的历史性影像。

城市摄影,无论都市摄影还是城镇摄影,正如资深摄影批评家顾铮所示:摄影面对“普通老百姓更有视觉亲和力”,更能客观而准确“传达中国正在发生与曾经发生的事情”。也正如顾铮讲到的:“用影像去看中国社会变动。”

顾铮尖锐地指出:“许多中国摄影家对中国的现状把握没有独到的个人视角和立场”,“对城市化进程的呈现,只是满足于表面的摩天大楼,高消费生活方式等等。这只是一个方面,而作为一种平衡甚至抗衡,从一种个人独特的视角去审视城市化的进程的摄影家还是很少。我想,强调一下摄影家需要个人的视角,从独立的立场出发还是有必要的。尤其是现在有些地方政府为了宣扬政绩,请十几个摄影家来搞‘某城一日’‘某城一周’好吃好住好招待,把照片交给当地政府编选,结果编出的画册与一些有自己眼光的摄影家所看到的与想表达的完全背道而驰。”他痛心的结论是:“他们编出的都是很漂亮的画册,但都是城市中最表面的物质的东西,回避了基本的真实。”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