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马悦然教授称赞说:“我自已认为他的文学艺术成就非常高,我最大的希望是曹乃谦的小说在台湾出版之后,大陆的出版界会发現他是当代最优秀的中文作家之一。”

馬悦然敎授,让我晓得了曹乃谦

 

2014年的春三月上,也就这33日下午430-600时辰里,在香港中文大学行政楼的祖尧堂,我见到了首届香港中文大学饶宗顾访问学人、瑞典文学院院士、诺贝尔文学奨评选委员马悦然教授,一位白发高个子和善智睿的欧洲老头子,他也是全球最为著名的汉学家之一。他精通中國古典文学,中文修养很深厚,因为有诺贝尔文学奨评选委员的特殊身份,倍受国际间学界的关注。

初识马悦然教授,非常偶然,要不是我参与了中大此次专门举办的“饶宗顾访问学人讲座:马悦然教授主讲略谈唐代的通俗诗歌”在中大祖尧堂学术会。今生今世,与马悦然教授碰面根本上就无缘了。我很幸运。同时认识了他的太太陈文芬女士,她是作家、书评家,任职于瑞典的一间中国艺术公司。

马悦然教授,那天他着一身中灰中式对襟丝绸衫裤,言行沉稳而敏捷,汉语行音圆润有序,让人瞅着忒中国份儿。而汉唐学识,是少有精妙的专家学者中的狡狡者。他讲演用中文不仅流利而且风趣,并时有用英文相辅。而中大的祖尧堂,实际上是中大行政楼的议会厅,应是校方最高层校务会议所在地。马悦然教授在这里讲座,可见规格很高。

他为啥要弄个马姓的中国名儿呢?没来得及问。可这洋老头还真像一匹高头白洋马,再解他名儿悦然,那肯定又是一匹快乐的老马识途识中国之途的瑞典大洋马。再回过头来解这“馬”姓,意思就是说,很勤劳几十年如一日吃苦耐劳的一匹老马。他在讲堂的时间是很有限的,也并没再想过,像跟屁虫似的紧叮着他,绕着弯也要跟到他回酒店进餐厅,然后再凑过去跟老爷子聊聊天儿,没敢。那年在上海见李安我敢,这回子不敢。因为是老爷子,倒不怕陈文芬会说俺,怕中大的陪同多事会阻挠俺。

其实,我一直都有这样的一个经验,瞅准了目标人物的随从亲近,有啥行为就跟这主儿联络。结果,立马感覚这位陈女士文芬小姐的待人接物还真的不错,我问她要马老先生的伊妹儿,她拿了一张中大印有讲座安排的单张,一边说一边拿笔写下了她的伊妹儿,她爽朗地对我说:“记我的更方便,干吗要他的。”哎,他老人家身边还有这么位热心纯善的女人料理着,是老爷子的福。我要是捡直夸赞他,她一定会回答我:“托他的福才对,我只是弱女子而已嘛!”

老爷子个把钟的讲座很有限的时间,他行文吐字,说的是咱中国唐代的通俗诗歌,而不是那迋政朝宫的殿雅文字,可道出马悦然心渊有一股涓涓清泉是与天地契合的朴实民怀之咏相汇流。心境无尘而见微凡之举,足可窥马悦然教授的汉学根基,是建立在千百年来中华大地最炽朴的民风民情民意民事之中的。

光阴果真似箭,这一下子又是三几个月匆匆逝去。我心底放着了老爷子飘逸的身影,他在斯德哥尔摩么?还是在什么去处?我祝福先生健康长寿,可有机缘再见他一面允我与他好好聊聊天……

四月天了,这里不是林徽因说的春花怒放的北京四月天,而是日趋炎热的香港。某天,我在旺角的佛哲书舍翻书,突地一本杏黄色书留住了我的眼神儿,我把这书拿在手上翻正封面是纯蛋白心页,书名儿的字超小,叫:佛的孤独。这名儿讲了,佛也是孤独的,书里讲啥?又瞅见作者叫曹乃谦。我进而思寸,那即是曹乃谦居士了。翻书,翻过二三页,再瞅:瑞典馬悦然赫然映入俺眼帘,就读了下去,原来是中国大陆版的小说集,作家叫曹乃谦。正是马悦然教授极力推荐的中国大同作家曹乃谦。马悦然教授称赞说:“我自已认为他的文学艺术成就非常高,我最大的希望是曹乃谦的小说在台湾出版之后,大陆的出版界会发現他是当代最优秀的中文作家之一。”因为,有佛的孤独,就把这本曹乃谦的小说集送进了佛哲书舍,而我却得到了它。

我走进了曹乃谦的人生世界,佛的孤独让我从心底掀起了巨澜……,平实的故事,一个老和尚与一个小男孩平实的故事,深深的感染了我的灵魂。我便读进了他的这本小说集,……

就如同我与于庆成的相识与交往,我将会去大同探访曹乃谦。

 

201461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