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艺评。
                                                                           適時求變的心悟
                                                                            ——牛冰破法印象 

       民族的傳統藝術與西方的現代藝術,就中國大陸鄧氏“改革開放”以來的三十多年,從視野、認知、琢磨、反思,對中國大陸的中國畫傳統的繪畫藝術家而言,產生了深刻地觸動與影響。這種觸動是清末民初時康有為所憂歎“我國畫疏淺,遠不如之”的情況早已有了很大的不同。
       一則是明白從“傳統兌化而新生”思變的畫家已不是一個二個,二則是由於中國大陸已從“閉關鎖國”邁入了“改革開放”,勢必使西方現代藝術已形成潮湧向中國大陸拍波擊來。它這樣的話,怎麼能不會對傳統中國畫從固守技法到表現形式帶來前所未有的衝擊呢?
       不管情願不情願,儘管傳統中國畫仍佔據高中低三級市場(特別是中低市場)的份額很大,但從國際市場的需求來講,傳統中國畫,除了在高端市場有穩定不變的重要份額,是由中國為數很少的繪畫大師左右的外,中檔市場目前覓價目標很邊緣化,是傳統與變革這是因為思變的中國繪畫藝術家,已趨向成為主角,他們源于傳統而具創新精神,這是一個完全無法否認的現實。被稱為中國當代水墨的這批藝術家的作品,將成為未來中國大陸財富象徵的一個重要符號。
       牛冰,是中國大陸北中國畫系科班治學修藝的中年女性畫家,早年受徐熾先生啟蒙,後拜何海霞先生入室弟子陳忠明先生修習傳統技法,專攻花鳥,尤擅牡丹。她的水墨丹青,乍一瞅,好像仍然讓人覺得沒跳出傳統學派的影響。
       當我注意到她的扇面繪法時,仔細品察中,突然感覚到一種中國傳統中國畫所沒有的清新,小寸方見功夫,是因為我聚焦後發現了她的靈動之氣。如果用語言表述達不到百分百準確,可以說是“只可意會不可言傳”那種感覺。為此,我曾當面跟牛冰交流互動過一次,既然是言語法表達,我就不止一遍的提示她“破法”的問題,相信她是明悟了我的一番苦心。
       這讓我又一次想到石濤講過的那一句精典之訓言:“無法而法乃為至法。”那,牛冰這作畫的北中國畫系的關東女子,是何等的造化成長而立於中國畫壇的呢?她開始以傳統求藝得甜法而成諸作於社群,很“大統”很“章法”,是如臨帖如習而複往,唯獨沒有“自已”在之中,只有某一個年度某一個時辰,覺著這般“模樣”沒吸引力沒味道了,開始產生衝動、厭惡,想逃脫想另辟新境了,你才可能反省與回頭。那麼,才有可能悟到棄傳法而生自在的大道理。石濤此言恰如是觀。
       李可染也有一句繪畫真言:“可貴者膽,所要者魂。”著實讓我喜歡。固有已習染為常,要逆反而棄很難。但破法則是邁向變化的“龍門”,你得跳這“龍門”方得精進。而膽講的是膽識,智且勇的並存,這是破法的前提。解釋起來講,即是:貴智勇要靈動,就是這個意界之境。甚麼境界?意象的超越可造化意境的成形的境界。可見,象外之取是關鍵是本宗。那麼,有這種意境了,你升騰了真格兒地算是造化了。
       所謂微妙筆墨,只在自在格境生,舍此不能。我們都在講“象外之象”或即是說“象外之意”。這並不是個個都可以達到的。我贊同張乾元敎授在他專著《象外之意》中有關的闡述:“‘象外’肯定是對具體物象的突破和超越,充滿特定的藝術情趣,是極為‘微妙’的虛象,屬於審美聯想與擴想的精神境界。‘象外’包含著一個‘象外之象’或‘象外之意。‘象外之象’和‘象外之意’突破了具體的‘意象’,超越了有限的時間和空間。那麼這個‘象外’的時空是什麼樣的境界?”在此,他指認南朝齊梁《畫品》著者謝赫言“可謂微妙也,只可意會,不可言傳。”
       那麼,順其意推釋:畫中有限而意無限。牛冰作品的筆墨,已有了這樣的味道,張馳如風而舒展,格局靈動而有度,打破了傳統技法死氣滯沉的質相。這對於花鳥畫是難得的破法之舉。
牛冰的悟道算是沒有走叉走偏的,而且是一位可達精進得造化的正在逐步地升騰過程中有可作為的女性畫家,是現在進行時。我由衷地祝願她!值得的。

                                                                             2014年5月22日



另訉:《陳帆當代水墨個展》将於2014年6月9日-6月15日期间,在香港中環一間知名晝廊展出。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