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交谈
                                               曼哈顿夜谈

       问:你此次到纽约,是否是关於中美文化交流的事?你喜欢纽约吧?
       答:是的,不过你说中美文化交流,这个命题太大了,是民间艺术活动而已,兼行脚观光了。至於说纽约,跟北京、上海一样,有扯不清的因缘,不要简单去理解喜欢或者不喜欢,这好比人的情爱关系一样,说起来也并不是喜欢不喜欢那么简单。
       问:你来纽约,为甚么要说因缘?因缘纽约吗?我不太懂!
       答:你讲中文怪怪的,很多倒装句啰!什么很久,时间很久?又扯上香港?告诉你,不是时间长短的问题,是经历的视角视点的问题,是心动不动的问题。当然,简单的。总之,跟纽约很有缘份吧!
       问:你在中国大陆停留的时间很久吗?香港呢?
       答:我指心动是思考念想这样子,而不是说身体机能,如果这样去理解心都不动了,那人已经死亡了。心动,更是指一种禅修的定念。
       问:嗯,中国人表达内心的方式很特别,很深的道理,真是这样。美国人很直爽想表达甚么,简单直接,跟东方人特别是中国人太大区别。
       答:当然,正因为这样,在长久的熏染或者说培育下,就多事了!多甚么事?惹正常人烦恼的事啊!
       问:难道中国人不是正常的人吗?是这样的吗?那又会是甚么意思?
       答:哦,我怎么跟你讲明白?不是这样的,我是说在中国传统意义上的文化和道德中,有太多管束人正常规律的东西,就是礼敎的那些东西。礼,是要的,西方人包括你们美国人也是要礼的。我想说的是,中国式的礼多得令人生烦,为甚么这样说?那主要是因为这个“礼”是给谁用的!所谓中国式的管束,本质上讲是讲这样的道理,你得听从我的,对也得听不对也得听。明白吗?中华人文追根去找,其中就有一句非常关键的说法,那就是“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你懂这是甚么意思吗?就是服从,不论对与不对,绝对是要服从的。时过境迂也改不了,传了一代又一代,中国历代的统治者都喜欢这样来治理国家和国民。长而久之千百年来,民主自由必须由这个根本性的东西所制导。那么,你想想看还有没有一般常人的民主自由可言呢?如果是这样,现代文明将遭遇,中国有一句成语所讲,叫“礼崩乐坏”,甚么意思呢?按中国百度辞典解,就是:甚么甚么“规章制度遭到极大的破坏。寓意社会制度和文化秩序遭遇重大变局,亟需内圣外王之人改进。”
       问:当下的中国会是一种怎样的社会?你可以结合起来讲一讲?
       答:当下,这个当下从哪个年代说起,如果细说,恐怕要聊到明天天亮以后也聊不完的。这样来说吧!当下这十年的中国,当然讲的是中国大陆而非港、澳、台的中国这三个地区。当下,人文大环境是相当差的。一個關鍵問題在於中國雖然文化傳承很厚,但國民當下的人格意識和價值觀念十分低下,人心非常浮燥,公民意識和法制觀念淺薄,行為準則缺乏規舉,這是十分令人擔憂的。所以,我始终就认为,作为一个生於长於中国大陆的中国人的人格觀念須有很大改變才行,在我看來就是超越小我造化大愛。
       问:中国人的思考太细腻了,完全跟我们美国人不同。还牵涉到人格观念这么复杂吗?我很难理解。对不起!
       答:你知道,中国大陆这三十多年来的变化,可以说是翻天复地的大变化,也可以说在全中国这块版图上,中国大陆是全面的旧貌换新颜!你不是已经到中国大陆走了两次吗?有甚么感想和体会?对了,你两次去中国是甚么时间?先后两次相距了多长时间?
       问:嗯,前后相差有五年吧!
       答:怎么样?变化看不看得到?当然,如果你未到过中国大陆来之前,研究过中国的一些历史或者社会,同时也见过一些旧中国和近代中国的社会与人文的图片的话,应该有你的观感的。你先说说看?
       问:OK!我在上大学时,就对中国文化浓厚兴趣选修了中国历史,虽然很深奥,还是有个及格的学分噢!当然,变化巨大!特别是上海,嗯吭,超过香港很多,纽约大概也不好去比的,OK!
       答:你在讲自已真实的观感,很好!不过,请你特别注意用词,比如你拿香港和纽约比较上海,问题就来了,是外观环境吗?环保呢?旧有建筑文化呢?诸如此类能细细去比较吗?我的回荅是不可以去比的!请原谅我的责问,当代与历史是自然流长,要说纽约,在这一点上是优长上海许多的,再说香港,跟再造城深圳完全不同,香港到现在旧楼房仍然很多,那不是随便去拆那么简单的事,这涉及到对新旧文化选择态度问题。如果照深圳这么搞法,照全中国大陆各地这种搞法,香港也跟上海一样大拆大建,那么,纽约就没有现在的味道了!香港一样千篇一律失去本色!纽约的本色很好!不是吗?
       问:.哦?OK!你讲得非常对啊!文明,是具有综合价值的。我清楚记得你们中国的伟大领袖毛主席讲过的一段话。人的因素第一和人定胜天。对吗?
       答:对的,是毛的语录。他基本上讲对了一半,前一句是基本对的,后一句就不对了!人,该是第一要素,不过毛的意思是亿万人要由他来乎悠,这也不对!人,是这个人类社会首要“第一”因素,是因为人有尊严和人格,而不是被谁所乎悠!毛乎悠亿万人,是为了实现他的“人定胜天”!这是很玩笑的荒唐事!人怎么胜天,这完全是在胡言乱语。所以,中国大陆国人的变异是必然的。
       问:当下中国经济这么发达?这应该都是中国人干出来的。那,请问怎么说你们中国人的变异呢?怎么理解你们中国的说法国风和民风?
       答:所谓国风是在政府官员守法的前提下,尊从民意接受国民对政府权力的监督,进而努力实现国强民富。而所谓民风,是在说综合的人文素质的提升!不仅仅做良民而要做高尚的有社会责任感的公民。而实下是很不够的。这需要一个相当的时间啊!社会风气不好,当官的不做好官贪腐成性,做百姓的只图发财求享受,这样怎么可以成为一个真正的中华大家庭呢?
       问:你觉得中国民风低下的主要问题是甚么?
       答:是人格与道德价值观上出了问题。

                                                                                          於纽约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