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瞅人生而已……
                                                                甲午夜话 

                                                                      一节

       这一生,也就这么混巴着走了很多很长的路,所谓“路漫漫兮修远”的意思。总觉着还想继续真人儿似地活下去,覚着还有许多的事儿没啃完,还等我去混吃混喝。
       可已开始感覚到有些累了,感覚到了有些体力精力不支了,关键是心累了。累心。当然忒累人儿。
       我想起我的恩师萧军先生讲过的一段话:“人这一生前前后后,要真正让别人了解你理解你那是很不容易的一件事。”我一直很信先生这话儿,可不吗?怎好随便说三道四肯定一个人否定一个人?你真的了解了他吗?你跟这主儿是亲兄弟?亲姐妹?就是亲的又能了解多少?除非放屁要上税。
       冯小刚那部叫《天下无贼》的电影有句台词,很是中意得不成,刘德华说:“我是过路的鬼,早就死过了。”妙得让我能大喊:“我也是过路的鬼,甭说死不死,瞅着这满市的人不人鬼不鬼的社会,让俺这衰鬼都吓破了胆,还敢过路停个甚?”白天有梦。北京西客站南广场的白日梦,渣儿似的掉俺脑池子里儿了。
       不是捡了大钞也不是修成了神仙,是遇到了位超级乞丐达人儿,这主儿河南生地,你猜猜火车?猜猜几岁?猜猜男的女的?这主儿才十岁,女孩儿,搭乘动车从郑州到的北京。
       她说:“叔,大叔。咋爹妈尽是吃人肉喝人血的人?”我脑炸了,十岁,还是个小丫头,还真成了混社会的丫头“骗子”?你细瞅这这女儿国投胎凡尘的小乞丐,目清眉秀的巧嘴灵舌的。她爹她娘干吗这样?谁又说得明白。
       俺是过路的鬼,俺管不着这混沌社会的事儿,瞅着那么多人不人鬼不鬼的形形色色,你掠我夺你骗我也骗的大军正迫迫压境,我这过路的鬼,趁早溜,我早就死过的。死了!怕?也怕!

                                                                             2014年5月9日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