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学习心得:当代的艺术又是什么?名利场+派对。
艺术在当代


陈凡(左)、馬德升(中)、黄锐(右)三人重逢于香港2014年5月7日

       当代艺术的国际性,不容怱视的一个提示是,艺术的空间已变得更加现实、直接而具多元视觉与思考元素的重构。艺术组合更趋向注重简约与空灵的心灵效果,而与多元(比如多重彩)的视覚艺术元素并存。
       艺术在当代人类生活中已不再是孤立的少数人把玩的宠物。艺术的思维己强烈而深透的反射到经济、政治和人文及社会层面。已成为物化社会(包括公共的和上流的)人际互动的政治(势力象征)、经济(财富象征)和人文(身份象征)“交往”传递、契合、搭配的工具。艺术品(已具流动价值的),与国际语(英语)和阶层,形成国际社交场合的重要三元体。
       它的意义已完全打破对象单向表述而进入人类心理思维的信道,这个信道原本并未接通,而是综合重构的新艺术表现主义的创世纪心理思向的置换,掀开了前所来有的认知未来世界的领域。
       交感中的天宇密码流已不再是漫散射导入地球,而是呈特殊码流线性射入人类生存的地球而被智慧人所获取。未来人类生存空间的智化是具综合型专才所孕育、所传导。也就是说,人类从传统传承条敎式的敎化思维,已开始进入综合心理到技能的开放式联想创意思维,这是未来新型人类的世界,它必将到来而卫士般的维护地球的生态平衡和生存净化。
       这个观点将深刻的影响全球新经济学科和人类社会与人文艺术学科的变进,本人明确持这种不可否认的认知生命价值的观念。
       在此,我申明的是:艺术并不孤立,它展示的生命意义是创新式的多样化多体化综合并构。中国传统的艺术必须弃陈图新才会新生(包括绘画与书法艺术和摄影艺术),否则死亡无疑。
       此次,我有机会在香港先后两日分别出席星星画会俩位领军艺术家馬德升和黄锐的个展,他俩人的个展:分别由著名季丰轩画廊主办了馬德升的个展(5月7日揭幕酒会),由著名赞善里画廊主办了黄锐的个展(5月8日揭幕酒会)。
       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巧合,巧合即是良缘,这正是一种星星精神,大道精神的合流。星星畫會的誕生與崛起, 是那個時代中国大陆社会變革的必然產物。這些從事美術創作的藝術家,之所以不同凡響而聞名於世,是因為他(她)們的藝術良知與社會的責任。四月星會也一樣,但从“四月”成员的构成上比“星星”要多不少,这是因为照相摄影的大众性特点所决定,当然“四月”是精英摄影人所组成。但“四月”的纯度(人文与文化背景)不如“星星”是毫不置疑的,这个话题,目前还不具备谈论的条件,将来在研讨“史”的时候再讲。
       在我与星星画会馬德升和黄锐这俩位领军人物的长达数十年间断性接触中,让我吃惊的是他们造化艺术的能力和大度,不仅并没有因年龄的增长而消弱甚或消结,恰恰是激情依然,心灵充满着青春般的活力并激发出感染人们的热情,成为国际间深受尊敬和欢迎的艺术大家。而他们所具备的“老道”仍得以充分体現着造化者的睿智与越发不可思意的个性。这是一种长期修炼而成的气质,学不来仿不成。值得关注的是,他们为人处事亦非常随和谦卑。但脾气生发起来那是不留情面地真诚。艺术批评的核心是:公正、真诚和大度。
       馬德升对品画是尖锐牟利的,一针见血是有疼痛感的那种艺术批评,而肯定与赞许又十分到位恰到益处。他不是专门的艺术批评家,但他的褒贬让受敎者心悦诚服的得益。这是公正、真诚和大度体現的结果。一个人不怕不完善,最忌心灵的不完善甚或缺失,那样的艺术批评必然会出毛病甚至相背而行。
       艺术走向世界,一是全球各地博馆收藏和地区性国际性拍卖及画廊出售,这是一个永久的话题。我在境外所见所感所闻,中国大陆当下的艺术品市场和行业规矩,与西方的欧美相比,不是差一点半点。在艺术品商品化投入终端买家市场消费过程中的不靠谱,职业操守与风气(潜规则)的逆行是根本原因。这是我对中国内地艺术的终端互动体验消费渴望留下的呼唤,要紧的是真诚,而不是虚浮。或者也可以去说:要紧的是爱,而不是被爱。人们为你的存在感到亲近感到兴悦和心宁,而不是感到疏离感到格格不入和讨厌。这应是艺术家或批评家追求的人格魅力。
       在中国直到现下,照相摄影作品不比美术作品,它的商品消费的价值,仍无法与欧美为代表的西方世界相比,就是在内地的艺术品市场,照相摄影作品与美术作品的“卖相”无法相比。平遥国际影展和连州国际影展都已经很努力在跟进交易的运作,终成不了大气候。这个话题,可不可以专题研讨一下呢?当然,不是研讨“平遥”与“连州”,而是说照相摄影作品的商品消费价值何在?有没有法律所依的交易规矩?如果照相摄影作品跟美术作品一样是应该走市场的,什么标准可以走市场?等等,其实是一个久而未果的老话题。时至今日,都没有达到根本性的突破。据我看,实力雄厚的雅昌,在其艺术网也建立起了“摄影”类,其用心当然是“走市场”。怎么走?都没有太靠谱的方向。按理讲,美术馆或画廊办展,进而形成对口(因内容与形式的供求渠道与关系的各异),进而进入拍卖系统,并不断拓进形成自已签约的摄影家来走市场。现下,有了苗头但不成系统,各自为阵而不成气候(成不了大气候就无法建立影响力大的品牌进而成为大品牌),比如三影堂(做当代)、映画廊(做多元)等。


                                                              2014年5月8日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