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马德升,中国现代后新文化运动一颗最耀眼的星辰。
横空出世的闪烁中国星星
——马德升,中国现代后新文化运动一颗最耀眼的星辰

陈凡


                                                               1-1旅居法国职业艺术家马德升。
                                                                                   
1-2在星星美展第二回期間馬德升(左六)与陈凡(左五)、阿城(左四)、李永存(左一)、曲磊磊(右一)、黄锐(右二)、严力(右三)、李爽(右四)、王克平(右五)1982年在北京中国美术馆。
                                                                                                                               
2-马德升画刊封面(季丰出版社)。

 
       任何一种类的艺术作品,在其产生的社会与文化环境当中,都毫无例外的必然的要反映出这位或那位艺术家所处的特定时代的特征。并且因为其深厚的人生社会经历和独特出众的传达作品内容的多元表现能力,而且具备了成熟表达当代性的准确内涵。

       由香港著名画廊季丰轩主办的:MA DESHENG BLACK•WHITE•GREY展出(2014.4.25-5.17)和本月七号在该画廊举办“与艺术家马德升会面”的酒会之际,在此,我极力推介的当今国际极具影响力的当代艺术家马德升,让世人特别是国人一起来分享他的艺术成就,分享他艺术作品孕发出来的炽朴思想。

       我们从马德升前后两个社会的的艺术的经历阶段出发,当走进中国大陆北京的陈旧残破的胡同时,进而走进政治风暴狂骤的北京西单民主墙时,再延步踏进北京像皇宫似建筑的中国美术馆之东侧的街区花园,直至终于进入这座被世人称为“中国最顶尖的美术圣殿”的时空转换过程中,我所深刻感受到的是:马德升对社会公正、民主和艺术自由、自尊的渴求、呼号与呐喊。这一切都历历在目,就象昨天。

       时空流逝显现出黑与白、阴与阳和内与外,在交错中马德升由渴求转向静守,由呼号转向沉寂,由呐喊转向思考,他以艺术家的良知,又从神州奔向艺术自由的天地欧洲,最终把爱恋与思索之根留札在了法兰西。他的不同在于不仅仅因为他的先天残疾,20世纪90年代上的不幸车祸夺走了他相伴的至爱(馬德升两口子在美国佛洛里达出车祸,马德升原先的双腿残废成了全身残废,法国媳妇则飞出车外,死亡。),也让他彻悟人生无常付出巨大代价的无奈,于是他在巴黎沉淀,并深切品味到艺术自在的永存与再生的可贵。而法兰西给予了他应得的恩惠。

       马德升,作为他独立的个人而言,之所以具有强烈的人格魅力,在星星画会的主要成员当中,可以讲是无人与其相比的。他心灵中那种物我两忘的情结和召唤性很强的人格价值,比任何人都强烈而独一无二。他的心渊愈潜愈纯真无邪,愈潜愈充实着善待万物生灵的浓度。值得一提的是,他并非是雅儒而内敛之文人墨客,而是有着一双洞察大千智睿的慧眼,而全身心且又有搏发勇士之力猛烈进取的文化斗士。

       季丰轩策展人冯戈在马德升展的前言《那点火的人》中写道:“马德升和他的同志们点着了中国当代艺术发展里这重要的一把火,偏偏他从来走路都要靠拐杖,九十年代初车祸之后,更永远被锁在轮椅上。上天总是爱开最大的玩笑。”马德升,家庭贫寒自幼残疾,一直扶双拐生活,正是这样严重的身体缺失境况,从幼年便滋养了坚忍不屈的毅力与心志。这一直让我惊讶地感到:为甚么世间最具成就的人,不少都是残疾人而且意志坚定无比?那是因为湼盘后的他(她)们,已真正在心灵上插上了鹏程万里的双翅,像天使。马德升,在我看来,他就是罗曼罗兰、巴尔札克、雨果天地间的黄皮肤精灵与天使,与潘玉良、赵无极同在。

       马德升起始的艺术追求,对中国大陆开创性的意义在于决裂的彻底,既决无媚俗也无傲骨,比如20世纪70年代末到80年代初中期的木刻版画和水墨画几乎皆是那“如玉如雪”的简洁质格,木刻版画画幅并不很大,但那种寓思于情的抒展张力从稳定的构成中,突地汹涌澎湃地流淌出来,就如同是那样间歇的火山热泉般永隽昂扬。

       而马德升大幅的水墨画作品,如女性形体与山水的创作,季丰轩策展人冯戈于此评价说:“除版画的创作外,马德升进而攻向中国传统艺术最权戏的堡垒——水墨。由1982年开始,他用水墨绘画了一批抽象女体和山水。对这发展方向的意义,艺评家亨利•贝利耶有精准的见解:‘……在1982年,他完成了数帧中国水墨画,当中将女性形体加以简化,并展示出特殊的风格……依我所见,将女性形体引入画中使马德升成为首批与五千年的中国绘画艺术决裂的艺术家之一。……1982年的女体水墨画实在是不容轻视的一件大事。中国当代艺术第一个展览星星美展,预告了新思维的来临。之后不久,马德升便在敏锐的美学直觉下,开始人体绘像创作。这方向其后成了中国艺术新浪潮的主要持色。’”如果确切用中国大陆主版图而言,马德升及星星一族是中国现代后艺术新浪潮(我们可以毫不夸张地称之为“中国现代后艺术星星新浪潮”),最前沿的引导者,他本人即是最具社会影响力的领军人物。空前无后,尚未看到真正的来者。

       冯戈进而评价强调指出:对马德升“除了女体带入庙堂,马德升亦放肆地颠覆中国水墨的重镇——山水。虽然传统理论亦讲究气韵,但始终不忘‘形神俱备’。中国绘画从来没有发展出纯抽象的画法。所以,马德升当时的抽象山水又是一颗投向传统心臓的核弹,他的‘决裂’不可谓不彻底。”这样的评价是丝毫不过份的。

       值得特别注意的是:在中国大陆现代后的三十余年中,也就是仍然在“大一统”国策贯彻践行的“改革开放”(实际上是邓氏家长制专政下的一言堂理论)的演变更替与异化中,中国大陆的所谓旧与新的“变革”,并非像邓小平推行那么纯正,而充满着潜在贪腐掠夺野性的最危险变量。人们并没有真正看到邓氏推行的经改理论,最核心的负面要害是:文化发展滞后并因中国大陆专政式经改的冲击波,为迅速膨化的泛金享乐主义和文化虚无主义培育了滋生泛滥的土壤。这必然会削弱甚至绞杀真正的新文化运动的健康发展。这内中有很强的欺骗性,所谓文化产业,实际上是贵族化的虚浮空洞的华丽包装而己。它不仅对公民的人格尊严带来伤害,进而无疑会对当代艺术的发展同様造成伤害。

       一方面我们仍然相信星星新浪潮有潜移默化地推动发展当代艺术语境的作用,但另一方面在时代的推移又不断地变进中,中国大陆文化与艺术之举已是正不压邪,这种变种的文艺思潮是从膨化的泛金享乐主义和文化虚无主义土壤长出了的毒瘤。与现代后艺术星星新浪潮有质的区别。故此,我们现在在香港评价马德升个人展和回味以他为领军人物的中国现代后艺术星星新浪潮,从中国真正的新文化运动出发,具有非常意义。有人会讲,什么星星月亮!中国内地当下的艺术发展比哪个时代都繁荣,是这样吗?显而易见的核心标准只有:艺术良知的使命价值和艺术家的公民责任意识,舍此不能。否则皆是“挂羊头卖狗肉”的权贵艺术、奴才艺术和痞子艺术,统称为背离人类普世价值观的伪艺术而已,这是时下中国大陆无法回避的文化现状。

       马德升以后在海外(法国及其它地方)的一些创作作品,我以为贯脉的心灵理念依然是黑、白、灰。他认定“黑乃色之王,白则彩之后。黑白分明相对,朝夕旋转相互,大千世界,道无极。”一黑一白之谓道,“道是夲体,分生阴阳”黑即阴白即阳,阴阳是宇宙间万物的“两种性能”,或者进而说黑白的两种泛物质的转换奇因。恰合周易之律而灵便灵通而神通,一而二二而三往复无尽而扩展到太空环宇。这是何等博大精深的艺术造化情怀。

       他的黑白灰不仅仅是自白,在我着来,它内含着一种分明或者说它昭示着一种地球人类是与非、真与伪的命争态度和人格的最大价值能量的施展。黑白理论的基点是“黑白天地,万物化纯”这样的大爱胸怀。而“黑白相契,覌在会通;黑白相离,观在分明”,可见,马德升的象外之意,铸就了他的宇宙人生观,铸就了他造化作品的基调,而他的笔墨构成的形式关注,恰恰是他以此而超越于形式心理的魂魄表述、观念的形态表达和情感的深层抒发。石涛言称:“无法而法乃为至法。”马氏艺术即如是观。马德升,以星星同道们率先在中国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对长达数千年的中国古典传统艺术进行了强力突围,当然不是一件小事而名垂千秋。

       我为老马(我们一直这样亲切地称呼他)此次在香港重聚感到欢欣鼓舞。同时,我也为季丰轩推崇的艺术与学术高度为荣。(版权注册)


       陳凡,現用名陳帆,星星畫會成员、職業藝術家和藝評人。
美國世界藝術中心高級顧問兼海外聯誼會副會長。
                                                                                     2014年5月2日

                                3-人民的呼声(1979年/木刻版画)17X13.5cm/2013年被大英博物馆收藏。
                                                                                          
                                     4-视野(1980年/木刻版画)35.5X44cm/2013年被大英博物馆收藏。
                                                                                            
                               5-深奥的思维(1981年/木刻版画)28.5X28.5cm/2013年被大英博物馆收藏。
                                                                                         
                                           6-佛手(1981年/木刻版画)24.5X32cm/被大英博物馆收藏。
                                                                                         
                                                          7-回望(1987年/水墨纸本)98X69cm。
                                                
                                                              8-女神(1987年/水墨纸本)98X68cm
                                                                                             
                                                        9-舞动(1987年/水墨纸本)97X68cm
                                                                                     
                                                      10-花雾(1984年/水墨纸本)97X180cm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