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摄影这个概念,在当代世界经济社会发展中,是一个现代后概念,它内含着重要的文学思维叙事讨于纪实摄影的生命价值。
 文学思维视觉叙事的生命价值

 

如果当年伟大的马可·波罗能用几张照片来说明他漫游古老中国的经历,那么他的美丽传说会更加动人。

                ——著名摄影家约翰·汤姆逊《照相机前的中国》序言

 

摄影这个概念,在当代世界经济社会发展中,是一个现代后概念。现代概念是摄影跟外观的都市时尚用语直接相连,人们用于摄影的意义是在追求新潮时尚的心理欲求中,求得外观后刺激的补偿,在情感愉悦这个过程中的一种心理延续的外化,它没有更多的价值意义,更多的是愉悦情感刺激所额外的一种顺手所得,感的成分不具备任何理性的成分,是手舞足蹈中的一种采点式的掀快门,没有瞬间的典型性和决定瞬间的价值意义。摄影,或者在中国大陆可称之为纪实摄影的那部分,是非常浅肤随意的,玩耍性和戏闹性的成分很重。在中国后现代摄影的概念中,真正形成社会概念的,绝大多数并不是出于理性的需求,而更多的是产生心灵看点的欲求,所谓心灵看点,是指一种完全情绪化的所取。所以,对不少摄影者来说非理性玩趣采点占主要成分。

  在这里,我们不可不谈一下玛格南(Magnum),中国大陆的影像传媒的一般性介绍是:Magnum(马格南)本是法国一种大容量瓶装香槟酒的名字,常常在庆祝、狂欢时饮用。1947年,取其拉丁文原意伟大、顽强,以Magnum(马格南)为名,世界上第一个新闻摄影师的国际独立权益机构成立了,它是迄今为止全球最重要的摄影图片社。

 而特别表述的介绍是:什么是“玛格南”?“玛格南”,在枪文化发达的美国,很多人都知道它是一种威力强大的左轮手枪子弹,0.50英寸的“玛格南”被认为是威力最强的手枪子弹。另外,“玛格南”在法语里还有“至高无上”“不可思议”的意思,也是一种香槟酒的名字。1947年成立的玛格南图片社是著名的新闻摄影图片社,过去50年多里,玛格南摄影师总能在关键时刻出现在重大事件的发生地。甘地遇刺与肯尼迪遇刺,惟一记录下全过程的都是玛格南的摄影师。玛格南摄影师让照片超越了单纯的新闻性,成为一种文化符号。关于玛格南图片社的名字,据说是创始人之一卡帕从香槟酒的名字得来的灵感。但近60年来,玛格南图片社对世界纪实新闻摄影事业的影响,以及记录历史、针砭时弊的作用,完全可以担当一种威力巨大、至高无上“子弹”的称号。

  而玛格南60年的中国影像,又给予了我们一些怎样的影响和启示?在这家对全球最具有重耍影响力的图片社60岁生日的时候,我们不妨听听玛格南现任主席斯图亚特·弗兰克林的中国期望,他说:“大部分中国人都很有教养、很聪明,喜欢讨论各种问题。我与周围的人交流很多。我对中国的变化非常憾兴趣。中国是世界上最重要的经济力量之一。25年前或更久之前,中国己经开始经济转型,转型过程中,不同阶段所皇现出来的不同现象非常有意思。”

  这许多年来,玛格南一批著名的摄影家面对这个“非常有意思”的中国,用思想而不仅仅是照相机,纪录下了真实而深刻变化着的中国。我们的中国摄影家们有做什么呢?我的老朋友、南方周末的资深记者记者李宏宇深刻评介说:

  “我想提醒各位,马格南的成立是为了让我们,事实上是迫使我们,用自己的能力与解读为我们的世界和时代留下见证。我在这儿不想细说是谁、什么作品或者为什么,但我深深感到某种症结正降临我们当中。这也许是外部环境的作用,但并不能成为我们的借口。当标志性的事件发生,或许并没什么赚头,但只要你在场就应当用照片的方式介入我们镜头前发生的现实,毫不迟疑地牺牲物质享受与个人安全。回归我们的源头,将令我们的头脑和镜头逾越常常包围我们的生活假象。我震惊地看到有这么多人,几乎完全受制于客户的要求……”

 当下中国大陆摄影价估观念的变异,实令人不寒而悚。很多人并没有留意,他(她)们在不知不觉的打发着眼前的时光,无论他(她)们在哪个城市,也无论他(她)们在哪个城市的哪个角落,他(她)们对眼前的一切,总是不屑一顾,总是随其自然。人们常常被习惯所左右,常常会对自己周围发生的一切熟视无睹……,过去的人是这样,现在的人大致也都是这样的。

 那,你如果是做摄影的,你会是这样么?一张若大的中国版图挂在你的面前,那么多划圈圈的城市,就象星罗密布的天宇,它们默默的坐标在那里。那,如果你真是做摄影的,你能跟它们对话么?当夜幕掀开星辰的舞台,你远远遥望着它们,那无奈的瑕思和漂渺的幻境,终是不可思意的,既便你用相机如何尽情的描画着它们。但,这毕竟是隔岸相望的,得不到任何属于心灵的沟通。面对变化着的自已的祖国,无论它有多大,但它无法大得无边大得让你无法接近。因为你要生息在这里,你要与它们共存共生而息息相依。

关心中国大陆经济变革现实的摄影人有没有?始终如同李振盛那样执著于坚持社会纪实摄影并始终把镜头对准城市巨变的摄影人有没有?我一直至今并没有发见这样成熟的摄影人出现,社会纪实摄影的摄影人是有的,而最说明问题的是他们有没有系列的城市巨变的作品问世?奇怪的是,进入中国大陆城市经济骤变的社会进程中,却突然出现民俗摄影的风潮,愈是进入城市变革的高峰期,这种追逐民俗摄影之风却刮得正猛。

  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中国人特别是从事大陆摄影的具有一定社会认知和艺术底蕴的摄影人,为什么对城市现实的巨变熟视无睹?为什么丢弃眼中所见,却要去追逐具有社会距离感的民俗摄影?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