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一位践行多年的摄影人的自白。

温故知新的人生影像摄制体验

(再版)

       陈帆:很高兴能在香港与你会面,借这次见相聚的机会,向朋友们先介绍一下祝天华先生:他进修于中国人民大学新闻系、北京广播学院影视编导系,1985年从事职业编导、摄像和摄影,1991年先后参加了《上海一日》、《北京一日》、《成都一日》、《浙江一日》、《山东一日》、《吉林一日》、《云南一日》、《今日新加坡》、《香港48小时纪实》、《澳门回归》、《世纪之交200048小时》、《澳门ABC》等大型专题摄影采访活动。已策划、编辑、出版的箸作有:《日常中国》、《七个古城堡和两个石头村》、《清东陵和它的守望者》、《清西陵和它的守望者》、《霸州》、《我们的家园》、《泥河湾》、《英雄河北》、《十日印象》、《古县澄迈》、《宝岛明珠》、《云水上下》、《天地间》等画册。他是世界华人摄影学会会员、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河北画报首席摄影师/图片总监、天华视觉影像传媒(深圳)机构视觉总监、深圳国视影视策划机构监制/编导等职。

很高兴在香港能与你交谈摄影问题,请问你做摂影这么多年,想请你谈谈自已摄影践行的体会?

       祝天华:是的,做了这么多年的摄影,首先一个体会是,不要把它看得那么深奥,实际上,它只是一种表达图片影像的照相工具。就像作家写作,像舞蹈家用肌体表达情感的道理一样。而我更多的是拿相机纪录我的情感和我的一些感觉。

       陈帆:人类社会已进入数码时代了,在影像述求上,也已经全面走向数字化,当然相机因为它的民众消费很普及,更是日新月异。你现在还用胶片从事照相摄影吗?

       祝天华:还拍胶片。

       陈帆:那么,从整个照相科技发展的状态来看,现在全社会已经进入了数码时代,在运用数码照相技术实践过程中,你有甚么体会?

       祝天华:我来深圳好几年了,其实我是双轨的,胶片在拍数码也在拍。、我觉得各有各的优势,如果说我们是比较严肃的摄影家,我们喜欢胶片这种味道,如果要尊循传统胶片拍摄、冲洗和制作工艺的话,实际上做胶片,是培养一个人细仔、认真的制作流程的。我用的是柯达胶片系列,到现在我还经常从香港购进柯达冲洗器材和配方来操作。

       陈帆:这种坚持应该是很可贵的影像从技术到创作的修炼,那么数码呢?

       祝天华:因为我在做广告,数码是主要需要操作的,数码在后期制作上,是比较重要的了。数码的运用,我们一定要把所使用的器材搞明白,要熟练地去使用它,很多人买了非常高档的数码相机,但对使用中相机的很多设置,没搞明白。就经常有人来问我说,怎么出的照片不好呵!你首先应该把自已使用的数码相机一定要搞清楚,你都没有弄明白技术技巧的使用须知,出了照片自已觉得怎么不好,根本原因首先就在这里去找。

       陈帆:你讲得很有道理,实在说我也对数码相机是不求甚解,这是很不妥当的坏习惯,听你这么讲,我要加倍注意了,只有这样“知致于行”,才能走向枝术技巧工夫的提升。

       祝天华:从目前照相科技的发展状态看,胶片还并没有被掏汰,现在仍然是胶片与数码并轨相存的。而从目前看,还不能一下子就说,数码科技的发展,胶片照相就丢失了,或者说社会不再需要它了,应该还不会。也可能这样发展,胶片照相会变得贵族化,我是这么认为的。

陈帆:你这种体认是比较客观的,当然你刚才谈到了胶片若再延伸下去,会变得贵族化,我理解你的意思。与其说“贵族化”不如说贵重化更确切些。在这里,我想着重的问你,用数码相机拍摄景物也好,人物也好,社会纪实也好,要注意哪些问题呢?

祝天华:我觉得用数码相机,关键是有一个快捷的特点而且可以马上回放看画面放果,这是一个优点,但是它也带来一个弱点,就是说,会产生很多影像垃圾,后期很能够选择制作时的修改裁剪,有很多人很懒,在前期拍摄中,曝光、构图都不大精心认真了,因为觉得到后期时去弥补。我是从黑白、彩色和翻转片一路走过来的,从控制曝光到后期都是非常严格的,它不允许你不精心把控,也就是说我在那么长的胶片拍摂实践中,养成了要精心处理的习惯,拍出来是甚么样就是甚么样,不允许你裁剪。从曝光的控制到影像的构成,对我来说99%都是没有裁剪过的。当然,除了特殊情况,比如说要连续拍摄,不能失去的话,正常状态还是“点射”,抇一张就是一张。

       陈帆:那,伓最深刻的体会又是甚么呢?你认为,你所说的“点射”是最重要的基本功吗?是不是要对自已有一个“神枪手”的严格要求?

      祝天华:是的。其实在拍摂经验中,最好的瞬间只有一个。这真的是一个很重要的经验,不要去依赖连续摄影,这是很讨巧又不精心的坏毛病,这都是以往的经验这么告诉我的。是的,要练好“点射”弹不虚发才是正路。

       陈帆:很认同你的见解!

       祝天华:现在年轻人用数码的很多了,但是还是要严谨一点,不要太随性了,就像开机关枪似的去连拍,然后找后期去选。其实,最好的瞬问你还是没有真正拍到,真正准确的捕捉到。

       陈帆:所以不能烂拍,这是很不好的不良习惯,但很普遍。

    祝天华:对,当然不少人都会有这么个过程,我还是主张拍一张就是一张,练就瞬间最佳效应这个基本功。现在的诵很普遍,拿着数码相机去“扫街”,卡都给用烂了,回家选片好多好多都不能用,这不是垃圾吗?的确要醒悟,坏事变好事的结果是知道甚么叫瞬间了!常听人说“没抓着!”那是上帝没有赐给你。

       陈帆:这已是老得不能再老的话题了。怎么想?怎么拍?还不仅仅是单纯的技术技巧问题,的确有一个综合素质问题,包括人文素养和多方面的知识修养的进补。你经常到各地游走,你觉得在我们所处的社会环境当中,是有得拍,还是没得拍呢?

       祝天华:我觉得作为影像纪录人,首先要有大爱。要爱宇宙给我们的一切,我就有这种感觉,我们去拍片子的时候往往事而不见,我们缺乏一种细微的观蔡,很多事物我们都是在用很普通的视角去看。我举个例子,我在深圳住了很长时间,每天早上我都要去爬山,我每天都要带相机的,每天都要拍很多回来,连树上的蚂蚁我都能看得到,好多所见所感所触我都能拍到,其实每天都是不一样的,每天都能发现新的,就是说我时刻都贯穿着“童心”,就是很熟悉的地方,也要用暂新的眼晴去看,你要到了一个新的地方更是这样,你要像海棉一样,到处都可以吸水那样。我觉得,这是摄影人必须具备的素质。

 陈帆:很好。期望以后我们还有机会再交流!谢谢。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