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创作通讯(2)
给北京80㎡青年摄影沙龙凌飞的信(B)

       凌飞君:

       上周末,你拿来自己创作的几幅黑白作品给我看,想让我能谈谈意见。说心里话,我是很喜欢你的创作风格的,在倡导黑白的摄影艺术上,你做出了应有的成绩,在青年朋友们当中,留下了很好的评价。
       你的这几幅作品,我看过后,就像一种强化的心理激素,使我亢奋,尤感《和平》和《回忆》甚佳。你始终在寻求一种生活纯的感觉,这种感觉渗透了你的激情、爱与恨,积淀着你从生活中感受和经验来的人性的颂赞与鞭笞。在表现青年人题材上,有自己的独道之处。
       人性善,还是人性恶,这世俗的通理,这公论的人德,已锤炼了千年,也争论了千年。我们的艺术品当然是扬善惩恶的。
       你在《和平》中,刻划了一位脑体分离的少女,手托着一只鸽子。我从画面框架所给予的外在形象内容和内涵思想的传达中,获得了这样的感受信息,那就是:和平始终与纯洁、正义相连,和平又常与灾难(如战争)、邪恶相随。物态从客观存在常体演变成为主观造化的异体,脑体分离的少女是变异的物态,手托鸽子正好揭示了和平的不稳定,说明和平的非永恒性。少女的变异,在人们心理上造成了极大的震动,似乎在告诉人们,当心底善良的少女的正常思维受到破坏时,她留下了创伤,留下了怨恨和失望。但,创伤是可以医治的,怨恨和失望应该是暂时的,因为,分离了的少女的主体形——一付脑和一双眼,并没有停止思考和审视。看得出,这正是你的思想主旨的依托和移借。我相信,你也正是把作品所要表达的本质,赋予给这个分离的主体形上了。结论是什么呢?我相信,观众会结合自己的经历来解答。
       我感谢你给观众,特别是青年朋友们提供了这样的作品。
       凌飞,我现在有一种难以抑制的兴奋感,使我的心很难平静,那就是更年青一代人的掘起。他们固然少经历而缺乏多种生活的经验,但,他们的目力敏捷,善于思考,这常常是老中年所不及的。现在的时代,是知识爆炸的时代、信息交汇的时代,青年人完全可以自立于社会之中来主宰自己的命运。由于他们的敏捷是现代人的敏捷,他们的思考是现代人的思考,如何为他们提供息息相关的作品,这应是我们的责任。青年人在以新的自立观念、劳作观念、竞争观念、社交观念、消费观念、时间观念、审美观念、道德论理观念追求文明的、科学的新生活画面。
       现在看来,对青年题材创作也需要从观念上更新,仅仅满足于一般性的表现,显然是不够的,而恰恰这样的作品居多。解决画面构成观念是很重要的,我们应突破传统的叙述式(客观再现的)表现形式,大胆采用开放式(以主观意念再造客观)表现形式,去开掘、去理解、去反映。现代的青年正因为是多思的青年,他们自然对“白开水”作品没有兴趣。
       你的努力是可贵的。好,就谈到这里。

                                                                                              陈帆
                                                                                1985年5月5日于城西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