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春天的希望在哪里?
《自然•社会•人艺术摄影展第一回 》独白

       四月的北京春意正浓,恰是迎春的花朵争奇斗艳的好季节,春花真开得让人心醉。笔者象寻花的恋人,在中山公园兰室却看到了一朵不平常的新花,尤惹人喜爱。其实,我是带着相机慕名而来的,主要想看个究竟,果然是名不虚传,所见所闻美不胜收。诸君当问,你所见的是什么花?别致新颖的海报写得真切,它就是四月影会主办的《自然•社会•人艺术展》。
       我所见的兰室并不宽敞,原也不是举行影展的地方,两间厅房小得很,但却洋溢着春姑娘的爱情。你看那四壁各处挂满了300多幅影艺佳作,是那么温柔、传神,引来观者成千上万,真可说门庭若市,好不热闹。
       笔者有幸在人群拥挤的艺展中,先后采访了影会的主持人王志平君(他的本职是美术编辑)和王立平君(他的本职是作曲家)两位摄影家。他们认为:大胆的艺术探索,酸的甜的苦的辣的,总要有味,目的是要想打破一下影坛沉闷、死板甚至虚假的创作局面。
       四月影会,是第一个民间影会。它是由一伙曾在一九七六年丙辰清明,投身于“四五运动”勇敢擒拍与“四人帮”作斗争珍贵历史照片的年轻人组成的。他们是战士,又是艺术家。笔者记下了此次艺展前言中的一段话:“摄影,作为一种艺术,有它本身特有的语言。是时候了,正象应该用经济手段管经济一样,也应该用艺术语言来研究艺术。摄影艺术的美,存在于自然的韵律之中,存在于社会的真实之中,存在于人的情趣之中。而往往并不一定存在于‘重大题材’或“长官意识”里”。
       的确,笔者所见绝大部分作品,都体现了这个精神。首先是现实主义的,又有浪漫主义的,两者兼而有之,构成反映现实生活真实而生活的缩影。意境的深厚、格调的清新以及精巧的构图、丰富的联想,这是多少年来所没有过的。艺术最忌匠气,难道帮气不最为可恨吗?四月影会的摄影家们,在艺术上的大胆探索,打破了匠气、帮气、,冲开了无形的禁区,给国内摄影界带来了春风。真实的艺术才是大众的艺术,而真实的艺术才能唤起人们对生活的正确理解和由衷热爱。此次艺展,表现了作者强烈的创作激情,所以,作品具有强烈的艺术感染力。
       笔者有意翻阅了放在展厅里的意见册,几乎每一页都是充满情感的希望和祝愿。我不妨从中选几条,录在这里:“感谢你们为人民带来艺术的春天,要坚持下去啊!“真正的社会!真正的自然!真正的人!”“抹去心头的阴影,揭开心灵的天窗,向你致敬,生活的拓荒者!希望你忠实于自己的话;我不知道渴者需要什么,但我乐意给予全部”这个展览还艺术于本来,它是生活,它是生命,它是武器,赞颂了美与善,讽刺了丑与恶,给人以美的享受,使人记起“在那沉默日子里的伤痕”“这是脱离了‘帮’味的真正的艺术!”“这个展览可说是开国以来的最值得的一次影展,让那些摄影学会的贵尊们也来这学学,别老是那一套公式化的东西。”等等。王立平君告诉我:“来这里参观的,平场每天约2000人次!”我看是令人鼓舞的,摄影家们和观众的情感已经融汇贯通,创作者和欣赏者能这样一致,是非常难得的。
       王志平君在前言里,表达了摄友们的心愿,他说:“如果有可能,我们愿这个影会,这种展览,能够继续有存在下去。每年的四月,让我们用自己的才能与劳动,同大家一起迎接祖国百花齐放的春天。”
       四月影会,象征着摄影的春天、未来和希望,笔者也深有同感。

                                                                                              1979年4月8日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