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影像構成的人本元素基礎

第一元素:心靈的原創

       樹,沒有倒。風已經走得很遠。日頭仍然炎熱的燒烤著大地。庭院靜靜的,被狂風吹掉的落葉鋪蓋著天井,路徑已分不清晰,那濕潤的葉子,開始冒著蒸氣,樹幹的潮露也開始縮小著範圍。我手中的相機卻在抖動著,鏡頭也在抖動,精確的透鏡仍然是精確的,然而,一切總沒有定焦,於是握相機的手鬆開了……
       影像是什麼?它有時無法選擇,它象一門加濃炮,有時炮手也無法選擇,因為那心靈的抖動終未停息……,目標?目標呢?原本是明確的。
       影像是什麼?我又回到了房間,這一切來得很突然,是瞬間的閃念。那是一種感覺,一種非常直接的體驗,原本是明確的,這是一幅很好的照片,畫面是明確的。但,鏡頭卻沒有爆光,而心靈的那張照片,卻早已經永恆的留在了不滅的記憶裏。
       影像是什麼?時空不能倒流,記實的永遠那麼直接,那麼迫迫逼人,於是我又重新把放在桌上的相機握在手中,又重新找回那想要捕捉的角度,地上的葉子仍然在那裏躺著,然而,想要的那一瞬間卻永遠的不再回到那已經留下記憶的格子裏。
       影像是什麼?是人本悟化的再現?還是人性表述的定格?可以說都是,但悟化的和表述的心理移進卻是一個漫長的積澱過程。
       人們常常被眼前的事物或景物所征服,這裏的一種狀態多半是執著的,喜怒哀樂會無常,觸情的便都是執著的,並令“自我”無所措手足。這是非常直接的關照或審視而無法選擇。情至所以是因為你無法最終判斷你最需要獲得的東西。這一切,就是積澱期的燥動,一種莫名狀的燥動會使你感到困撓和不安。這又正是心靈的一種衝擊,在這種衝擊中你會自覺或不自覺沉澱出智晶的細胞,然後便被吸入“自我”的本體,或者說儲存到你的將要運用的秘庫裏。
       影像是什麼?無論從單一畫面到成組畫面,或者活動的連續畫面的鏡運擇別中,我們最終所要直觀的是厚重的本體體現,而絕非是平面物象僅僅給予觀者的人形狀或幾何物態。
影像的真實,不是在外在的。它是主觀真實悟化後的結合體,它是影像攝取者“個體”人性化表述的客觀真實的創造物。
       當我在夢中,我感到了靈性的浪漫,當我走出夢境,我又感到了浪漫的不可取。這種心理的異變,往往被人誤以為是荒唐的錯亂,其實,這恰恰是人本悟性的內化。內化是隱秘的,人們被用著隱私,而不情願示以表露。作為影像,它需要內化的滋養,你達不到內化的自悟進而來舒展其妙,你便無法走進影像創造的聖殿。
影像是什麼?它不是工具,若以工具做影像,你便永遠無法操控它,它將永遠無法成為你心靈溝通的伴侶。無論膠片影像機,還數碼影像機,與其稱為你的技術工藝傳送帶,那是永遠無法步入創造時空的。影像的工具,其實是魔方,它是神秘的,你只有解開了秘碼,它才有可能聽你的話,否則它將永遠是一部極不聽話的機器。你便是影印機的笨拙的主子。
       一個無生命的物與一個有生命的人相遇了,有生命的人給予了無生命的物以生命,於是便有人會蘊發出動人心魄的故事。這故事,並不是任何人都可以蘊發的,可以做成的。
       我有閉關的經歷,這是因為一種隔絕任何人際社事交流的閉關,是自我心靈對話極好的時機。然而,人的閉關,卻絕非是隨意的,它需要前奏,需要特殊的動因,若踱入此境,自我的心靈的對話便開始了。
       肉體的我與靈魂的我同時出現,它們是要爭辯的。那麼,到底誰是真實的我呢?到底肉體的我應該是真實的我,還是靈魄的我應該是非真實的我呢?它們的對話是從爭辯開始的,一個說:“我是本體的,因為我為你主宰了世俗人生。”另一個說:“不,是我為本體的。因為我在冥冥中指使了你的行為人生。”
       其實,在自我閉關中,我終明白:靈魄的我是真實的,而肉體的我往往並不真實。
       在中國影像發展的不算短的時空進程中,令人吃驚的是,眾多的影像人,始終在碟碟不休的談論影像術,甚至長年不絕的做著玩偶的遊戲。面對社會關照和真實審視的內函卻只探其粗表,甚至無動於衷。往往又時常被功利誘惑,各自的代表人物都在圈定著自己的世襲領地。那歷史呢?那責任呢?還有記實或藝術呢?
影像術是無須多談的,甚至糾結不清更是笑柄。面對的現實,你有多少智育?
       創造性思維是一種不斷開拓的前衛理念的體現,是邏輯思維和形象思維的高度結合。
       所謂智育,正是體現了經歷“觀看”和現狀“驗證”後的“固化”的真實。我以為“觀看”是靈性的視點,而“驗證”是沉澱的對位元,一句話即是特徵不變數,它即是創造性思維衍生的基源。特徵不變數,傳達了特定“固化”的深層睿智。
       天宇永遠是天宇,大地永遠是大地。你有就是有,沒有就是沒有,這並不意味著神秘,而的確告訴你:不是任何人都可以成為一名真正的影像人的。
       所以,我們呼喚智動,而不鼓勵愚行。

第二元素:想像的欲動

       舒適的房間或客廳或書房或臥室,你躺坐在沙發上隨意的看著電視節目或靜心的閱覽書報,室內的燈光是明亮而柔和的,一切都那麼令人陶醉,那麼具有天倫之樂的安怡……,突然,是瞬間的!所有的照明嘎然熄滅了,眼前漆黑一團,留在腦海中的明亮清晰的畫景,即刻化為烏有,現實的顧盼,僅僅是黑暗中的尋覓和不安。未來時暫將是未知的,於是,休閒的主人努力在黑暗中摸到了蠟燭和火機,另一種明亮終於浮現在眼前,它是幽暗而柔和的光影。你眼前的一切,停止映射活動的電視螢幕、沙發扶靠上散亂的報紙,還有你這時清楚的看到了沙發布面上的各種紋理,還有突然舉起的一隻手臂上的紋理和凸現的血管,在陰陽界邊博動……
       人何時會勾調出想像的欲動?那是光的跳躍,帶給你的啟引。它突然給人類一個說法:光是永恆的搖籃,在搖籃中的嬰兒那天性的尋視,常常會因為時空轉換的極至,而產生一種微妙的觸動。所以,人們把光視為宇宙的生命使者,它就是三時時空的主宰和源起。
       人的質能量是透過光能而產生放射,時空給人類的無限量的光能,但人類永遠是往復的,那就是生與死,那就是人類的單個體的,由弱到強再由強到弱的往復過程。人肌體運動的起止,都是因為光能在時空中的點播造成的。
       想像不是超越,而是人的質能量突爆的沖騰,它會消耗人的質能量,進而驅使人從無知走向成熟,並在成熟中走向沉澱,沉澱造出了跳躍的想像組合,於是形象思維造就了藝術家,邏輯思維造就了科學家,而兩者的結合會造就超智慧的天才。
       人的虛無量是人思維的負荷體。在泛時空的大宇宙體中,虛無量令人類無法解開天幕神秘的奧妙,於是人類便想像出許多並非離奇的類比,用以滿足人的虛無量的渴求。
       人的虛無量是一種無限收縮又無限擴展的心理時空的操序,它令人類創造發明,於是便多了原狀物的引圈,這引圈層層疊疊,構成了人類寄託精神的載體,向一個虛無的時空隧道漫步。
       我由衷不信原狀物的永恆,但虛無中的原狀物都是永恆的。於是人類奇巧的捷徑遊戲就漫延開來,它充滿著迷離、誘惑和永無休止的追求。
       在人類衍生的歷史長河中,幻覺意識、悲情意識和歡悅意識充滿在人類群的大肌體中,它就像演算的數學公式,永遠在原始領域中走不出邊沿而循規蹈矩。
       人的幻覺意識,產生靈感升發創造;人的悲情意識產生憐憫,生髮愛意;人的歡悅意識產生激情,升發熱力。人的這種綜合意識,在三位一體的基核統領下,構成人的造物價值和表抒價值。人類的狹隘和自私,都是因為三元基的失控、失調、失度和失態造成的偏移。於是便有了道德與法律的約制,但不少的人都無法擺脫偏向欲求的誘惑而摔倒在地,有的便頑固的走向喪失人性的深淵。人,無非是被制動體,但當“被”迫於戀結牽引時,你又能否有效的擺脫或妙控其機?
       想像,不是簡單的一種心理表述界定,它是人內秘基因的網站,千差萬別因人而異,哪怕是一點點的差異,都將完全不同的會導致牽外行為產生錯動,當人們無法解釋生活中一些普通得要命的現象時,便稱為“緣”,或定稱謂有與無來認同。
       攝影,無論何種手段的制導,都是透過影像,發生自我的想像,而跳躍的想像組合,在內時空、超內時空和外時空、超外時空的疊續中,都會產生令人不可思意的靈跡。你的自我悟化何如?悟化的程度可否使你步入了自在與自為?這就好像一張薄薄的紙,隔在你的眼前,捅破了便大白天機,穿不過去便始終會在迷途的混沌渦裏打轉轉,終不得覺啟。
第三元素:直覺的感應

       列車在北方的田野間賓士,清晨的霧很大,田野晨霧的朦朧,讓你認知似與不似的妙界趣。
車輪有節奏的碰擊著,車窗外的晨景是移動而跳躍的,已經入秋了,玉米地就像密實實的森林,霧氣飄柔,讓你感覺沒有盡頭。鄉間的雜樹錯落點綴在土坡上、田埂上、管道邊,霧氣在滾動,這是披綢掛紗的晨舞……
直覺在告訴你什麼?直覺的眼傳遞了最原始的「觸摸」方式,你為什麼會觸摸?你是怎樣感覺的?
       人的直覺感應從何而發生?我窺視著霧原,那窺視的眼像掃描器在移動。霧障中的原野一角,只見兩棵孤單的樹幹垂立在田壟上,隱隱顯顯的,瞅不著它們的細部,只像人形的倆夫妻在依依話別……
       人的視象聯想是瞬間發生的,這瞬間的意義決定了人的內在思維層面的化學反應和物理過程。
實際上人的心理容量具有無限的擴張性,它體現了腦體細胞層疊壘塊核裏有相當強有的潛在活動力,只不過並不都是被本體個人所發掘罷了。
       人的外反射,與性反射存在著密不可分的牽連。無論男女,性激素的增強與減弱,會對人的外反射產生敏感與遲鈍的對比影響。我感斷言,這是人體機能核要素的中心問題,所以,我推論人的腦壘塊核的定理是:性激素力勃動的頻率若增強,人的直覺敏感反射呈曲線運動,它的直覺誤差幾乎等於零,而曲率效應構成的直覺射線的準確度在95%左右;性激素勃動的頻率若減弱,人的直覺遲鈍反射是斷線運動,它的直覺誤差可達到100%,而斷線效應構成的斷線反射的準確度幾乎接近零。
       我把腦壘塊核標為O,性激素力標為X,外反射力標為Y,直覺力標為Z。如果用公式表示,它的結構方程式應是:
                                                             O=X+Y→Z
       直覺場形成了,它是無定勢的。它應分為三態勢:陽態勢、陰態勢和常態勢。
       陽態勢產生推向動態,使人的直覺呈充實狀,這種具有會產生哲學家和天才導師;陰態勢產生逆向動態,使人的直覺呈虛空狀,這種具有會產生精神分裂症患者和天才藝術家;常態勢產生平行動態,也可稱靜平態,使人的直覺呈微波狀,這種具有會產生眾多的平凡類人。
       陽態勢直覺和陰態勢直覺,都是強烈而有穿透性的心理反射,令常人意想不到而震憾心靈。只是前者導向理性終結,後者引向非理性終結。
       用公式表示。三態勢的結構方程式應是:
                                                             陽式O=X+Y→Z>↑
                                                             陽式O=X+Y→Z<↓
                                                             常式O=X+Y→Z=
       人的心理反射的限程,它的三態勢構成是早已存在,推向理論是人類心理行為變革的重大課題。我仍然會用攝影對話,導入論證。
       攝影,是時間流的聚點。但瞬間時空段的切取,是直覺力造成的。三態勢構成造成三類攝影人的直覺思取的像位差異是截然不同的。
       直覺力無法訓練,它是先天或後天所獨具有的。後天也並非指訓練而是以身定造的心理反應。所以,攝影的直覺力亦無法訓練。若果,優秀者便不會脫穎而出。繪畫、音樂、舞蹈皆是如此。那種不可思議的直覺力,你無法培養完成,生來俱有並不玄疑,只是有沉澱的多少不等而已。這就是我所說的人心理反射的限程。
       直覺會像是什麼?你說它是什麼就是什麼,你無法確定其準確的含義。我倒覺得,它極像中國人手中把玩的萬花筒,一轉手花樣就變,翻翻疊疊的,花樣是無窮多的。直覺,就像萬花筒,的確讓人玩味不盡而不可思議。
       直覺力的導向和反射是成反比的。這是一般人無法理解的現象。因為觀事觀物,人的動因都是不同的,所以物像事像的呈現狀,會因你的動因所發生微妙的變更。
       你理解也好不理解也好,客觀將一定會這樣變更。所以,攝影人的直覺力導向,具有鮮明的排它性,也就是說1+1的確已經不等於2了,而是3,或是4或是5或是什麼。藝術的記實的都是如此。
       反射是快速而赤裸的,但反射成像具有自動需求,所以攝影的應用,在膠片或磁帶上的影像要求,是格外不能讓你承認這就是原狀物。我認為一定不是原狀物,而是反射原狀物或被攝反射物,已經形成了你的腦壘塊核的序列訊號符碼了。
       攝影的直覺感應,是一個複雜的生理和心理重疊運動,雖然反應迅速,但它必定是人腦壘塊核沉澱的結果。

                                                                                          2006年9月27日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