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影像人类:看时下中国照相摄影状态带有局限的人本价值
2010两岸四地—当代摄影发展与现况研讨会综述
(观察员特稿)

       影像,始终伴随着人类科技百代叠替而演义着人类的快乐与苦难。在照相摄影这个行当里,引领各个年代与时期的佼佼者风云变幻一茬接一茬的传承着变进着,这类智者大多很勒奋忘我,因为是消费大众的引领,没有不辞辛劳累和忘我而为,就无法去推动这项繁琐平凡的引领工作迈出全新的一步。两类智者:一类是器材发明设计制造者,另一类人即是鼓吹影像的观赏价值和照相摄影的人本生命价值者。
       一代一代的又是一茬接一茬的,无论情状如何,都是继往开来前赴后继。此次,有幸进入香港摄影节考察观摩,它表明了:华人世界中的大中华概念是指中国大陆、香港、台湾和澳门的组合慨念,对照相摄影的体察和知认,是一种综合而具流变的复合体的中国摄影文化见解,这与海外华人世界在体察与认知上有区别,这从所谓大中华概念的主流而言,当然具有鲜明的政治的社会的人本的属。值得注意的是,这种属性同吋具有特定的制约倾向和政见的认知区分,这正是当下大中华华人人类无法回避的局限性所规轨的途路。
       所以,从人类历史发展而言,尽管局限着被动着,从事鼓吹种群式照相摄影文化的拓展者艰辛着局限着,便能较为清晰地观察到他们的主张会有多少良知和公益用心?进而也就能够窥见到策展团队的奉献大小和克服局限的能力大小。
       当今人类世界的从事人类专项研修和创进的知识分子,具有很强的创意精神,但同时具有很浓重的非个性的脆弱特质,这就使他们面对人类社会的局限而两为其难。我对香港摄影文化协会主倡的首届香港摄影节所持的态度是肯定无疑的,评价的标准是:亲民为民助民的程度和克服组办困挠而出现的诸多问题所特的态度。这两点是基本做到了,是过往从没有过的照相摄影文化一个具有质格区分思变行为,是我值得赞赏和肯定的主要理由。
       认识照相摄影影像,你不能不切合实务的束之高阁,在摄影节中学术环节是重要的。所以,除了有选择性的观评类别不同的作品展,其实本次香港摄影节的讲座和研讨会是核心部分,所以极其认真的跟进参与垂注。
       个人见解如下:
     (1)学术指导价值的差异。两岸四地即中国大陆、香港、台湾和澳门,是一个显而易见的复合体,是一个求大存小的互动交流和互补而归避要结的大中华照相摄影文化交流块垒。是一种平等交流的宣讲平台。共通的东西即是人本人文取向、人性的无遮掩张扬和艺术批判价值,不同的是因为主政体的不同,对公民价值去向和政见监督意识的不同,故所持的生命价值去向有各自的社政而限,所谓艺术批判意识,在今次整个研讨的各个环节中圽显不足。而就事论事亦缺乏深度。
      (2)关于照相摄影的类型。本次研讨有学者阐述的“类型”,这对当下的摄影文化发展的中国见解注入了新的主张。但类型的分类亦要从现状出发而无须去设再多的条框,没这么繁重垂叠。摄影文化的核心仍然是人性的回归和心灵感染力,是非常情感化的魂魄之影。
      (3)学术研讨的要结,不是照本宣科和开中药铺,而不是仅仅提出“为什么”而是要明朗的阐述你“怎么办”。学者不是药材铺的伙计,照本宣科是一种重复,学研者应有各自的独特见解。要不你就不是学者,弄不好反而成了“伪说”的传播者。
      (4)两岸四方,我个人认为香港方较为务实注穴谈到了一些要结,但其他三方都避重就轻,不具备学术研讨价值,并不是你的论点有问题而是你的“为什么”论据不充足切实,故“怎么办”悬空挂起让参会的听者好多时候,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
      (5)很遗憾的是,研讨不是“追思会”,但很拟“追思会”。交流答辩仍没有造就彻实交流的气氛,故会场缺乏足够量的互动感应。
      (6)建立学术通联的根本并不是把理论束之高阁,而是“致知而行”。在务实方面香港强过大陆,期望香港再接再厉,抓住强项团结四方。坦率地说,中国大陆时下浮燥成风,学术上的不求甚解亦不敢苟同。
      (7)香港今此“摄影节”初见成果,来之不易。梁家泰先生、冯汉纪先生、黎健强先生、黄启裕先生等位的良知奉献和务实秉风,打动了我感动了我。这内中的辛劳是用任何语言难以表述的。我说过多次,爱自已那么心安理得,爱名利那么乐于接收纳取,但让你奉献到尽做得到吗?很多人难以做到。但,香港摄影文化协会的同仁同道们和工作人员做到了。了不起就在于平实低调而奉职。这是我所知道的香港摄影界从未全责忘私能做到的事,台湾和澳门不敢说,因为不甚知了,但大陆目前摄影界的状况充满功利与浮燥。所以,表面上看,大陆摄影展奖活动活跃得不得了,我把这叫做江湖势力和权贵势力的大拼盘,没有根本的人德和橾守,表面光面堂皇骨子里实质上拚的是个人地盘,要的是唯利是图的钱财。
       (8)如何审视和评估当下两岸四地的摄影文化的质品和走向,关键看真实亲民的程度,按我列排行榜,应是香港、大陆、台湾和澳门。而大陆的状态正处在真实与伪真实的混沌层面上,台湾表面看,这十年无所大作为,但质品高过大陆好多,未来仍孕育着摄影多元发展的复兴,澳门的制约是区域窄小,但努力跟上香港务实的步伐仍有期待。
       (9)我一贯对官场文化深恶痛绝,这在大陆反映在文化产业发展上尤甚,也毫不例外的带坏或污染了一批所谓的“权威”。在我看来,有法制等于没治,权大于法的社会对患软骨病的知识分子是一个“安乐窝”,这是对中国大陆摄影文化发展十分的不利。今次研讨,我所感应的学修状态不尽如人意。感觉味道不够纯正耐品。
      (10)倡导艺术家的自省和溶爱,是拯救公民艺术的唯一前提。无论你有怎样的学位和成就,也无论你有没有任何资格证书,这都是一样的,正如前辈作家严文井先生所说:“我未能解开人生、命运和情感的结,反而陷进惶惑和玄想中,如果这也算一种结果,滋味当然很苦涩。我突然觉得,幸福的人和不幸福的人有些地方是一样的,都是既生活在‘有’的世界里,又生活在‘无’的世界里,各有各的苦。”当代社会尤需要艺术家有这样深刻的悟见,才有可能求真务实。所谓功利所谓浮燥所谓名利都是最要摄影引领人警觉的当务之要害。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