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李歐梵:行修人文的自我世界


 李歐梵敎授此次英語敎學講座校園通告。

與李歐梵敎授首次在中文大學晤面。
                                                                                       
                                                           課堂上青年才俊彙聚一起。

       由於平生稀裡糊塗跌入了中國人文與文學的迷宮,愛不離舍,雖然早些年也正兒八經求得了黃藥眠、蕭軍和劉以鬯三位大師級的師長、前輩的影響、敎誨和指導,但本人始終走的是旁門佐道,而非是留洋駐修名校造化而成的博士乃至駐名校敎授那種優後益得者。我當然慕不了得,但又覺在塵世中的自不服氣,而依于自修的造化治研。我並不是那種嫉賢妒能的人,所謂不服氣是指社政的害禍造成的種種局限。

       因為我與香港中文大學生物學的吳興剛博士有摯友之交,從與他多次言談中,他都提到正在中大任敎的李歐梵,他是憑著對我的瞭解,特意提到的這一位在國際間很是知名的文化研究學者。興剛對我說:“陳哥,你是應該結識李毆梵的,”

       興剛他並且早早地告訴我,一定要去聽11月15日下午在中大李兆基樓的李歐梵敎授英語演講大課,聽課的都是修人文與文學專業的博士研究生。而主持者黃永成敎授正是博士研究院的院長,興剛說,這位應是中大高層重要的校方人士,據說亦是哈佛出來的專才。我一直非常仰慕學院派的“顯貴”。興剛卻提醒我說:“你不必仰視他們,一樣都是人!”這個道理我當然明白,而我心中那份敬仰卻是足足的有。

       作為李歐梵敎授此次英語敎學講座,當然毫無社會公共傳播的義務,而找們的到來與進入,是被辦方禮遇認可進場的。這是我的福氣。除了幾位被邀的嘉賓,我與治研生物學的吳博士,是“闖入”的“涉外人士”,而吳興剛博士是中大的自已人,我確是地道的“外星人”,校方接納聽課,這種感覚自然是好得不能再好。李歐梵敎授重點講的是人性的溝通交融與材料收集的品質及依存關係。講授的格局為黃永成敎授與李歐梵敎授的亙動再由博士研究生們提問。





 


       我對李歐梵敎授的大名僅僅是略有所知而已,其實際上我的確是知之甚少的,但無論如何我還是知道此君是非同一般的大學問。而讓我暗暗吃驚的是,他的治學背景讓我不能不承認李氏的輝煌,我者便開始關注他的背景材料,其中一位署名為“孤云”的評介說:“作為學者的一生,研究成果才是生命之花,燦爛無比,而人生經歷或如緩流之江水,表面平靜、方向明確,偶有暗流潛底、激蕩不已。李歐梵從赴美求學至哈佛退休(2004年)的大半生歷程,大抵也是如此。他出生於1939年,1961年畢業于臺灣大學外文系,隨後赴美,先是在芝加哥大學學了一年國際關係學,而後轉學哈佛在專攻中國近代思想史與中國現代文學,1970年獲博士學位。1969年始,李歐梵先後就教于達特茅斯學院、香港中文大學、普林斯頓大學、印第安那大學、芝加哥大學、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最後一站是哈佛大學,歷時三十餘年。看似平淡無奇,卻又十分精彩。”
           
                                                                                        
                                                                                            
                                                                                    
           
 
       我以為李師歐梵兄的得益,不僅是自我造化使然,環境與機遇都是促成他優獲大就的必須條件,在不在“那個平臺”上很是要緊,秘門臨簾即可測知而入,入了就簡單多了,因為這內中必有高人,你近不近誰也得近,這個道理很不被一些學人了悟,以為是“師父引進門修行在個人”,沒有那麼簡單。這種中國傳統的說法不成體統而缺乏靈便,甚麼“師父”?父尊即父訓,這就很要命的,終是奴才育敎的禍根。

       歐梵兄把握了靈便,又踏實了治修的平臺,入了境界得悟了自我度化的真諦,在於為已所用而融的不二道法,不效磨不人云亦云不奉迎追逐而升奇固,是人家不曾有不曾做的東西。

       
       我有幸識歐梵兄,雖說是晚了二十年。說來亦不晚,先生正爐火純青,甚麼都瞅得明白,童真會有增不減,這種境界,是我識李歐梵的難得機遇。

                                                                                                             2013年11月20日

       附:
                                          給香港中文大學黃永成敎授

       致:黃永成
       自:陳帆

       尊敬永成先生:
       向先生致敬意!本月15日在貴校的李毆梵講演大課,允得您支持入堂,真是感激得很。
       這是難得的習研之機,幸會了。現將寫妥的文稿《李歐梵:行修人文的自我世界》奉上,請指敎。便中有望轉給李敎授閱納。
       另將電子版的《陳帆(又川)多文體選編集》煩勞先生亦傳給他,或許閱電子版更習慣些。若先生不見笑,您留下的這些本人的文字,送先生閒時閱,順頌敎祺。
      在作止時,用現代大畫家陳子莊言贈永成先生:陳子莊說:“貫天下之至道,修之於心百變不遠離心。神化之境也。察物之精盡其萬處而不失常。安守理而不亂,故吉凶生死而心恒泰。”

                                                              敎安吉祥!

                                                                        西元2013年11月20日於香港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