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人心的自白
(版权提示)

  祖国若安好,便有正义阳光。
                                                                          ‑‑‑‑善知者

第二节


        故道:人在世俗社会生存,就是煎熬。你无法脱离衣食住行,你离不开钱财和物质的需用,你要跟油盐酱醋茶一类的东西打交道,你要吃喝拉撒睡,等等都是无时不刻要面对的生存问题,与此直接相关的,就是打工要挣钱养自已和养家或做老板(无论大小)要赚钱维持企业和供自已供家眷享用,上下班、职场和种种多元关系的问题,比如被老板提升或降级或炒鱿鱼,比如做老板的赢个满彩金或欠帐逃税或破产倒闭或被欺诈血本无归等等,还有家庭、情感和天灾人祸诸多问题要你面对。一个人要能看透识破人世的一切,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中国人,无论是谁,幸运的、不幸运的、有钱的、没钱的,好像全都活得都很累似的。就拿中国人口说,十三亿人众(因为政治原因还并不包括台湾人口),世界第一人口大国。当下,已超过这个数了。我记得最深刻的那年月号称六亿五千万人口(当时不包括港澳人口和因为政治原因不包括台湾人口),当时也算这个地球人类的头号人口大国了。现在到好翻了整一倍多。一个国家人多并不是件好事,会有许多的麻烦问题。毛泽东说人多力量大热气高,这是乌托邦思想。美国才两亿多不到三亿人口,情况就大不一样,人圽生存质量高文明程度高。我推想,当下如果中国是六亿五千万人口,情况又会怎样?其实,问题的根本,发生在哪个症结上呢?正是值得谈谈的话题。

        无名:你谈到的问题,比如人的基本生存与发展习性,无论在地球哪个国家和地区(个别原始人群落除外),尽管种族和地域习俗不同但生存形态基本上差不多。首先当然是全球的人口问题,这是地球人类最大的问题,现在的地球人类总数为70亿之众,而整个地球的自然资源,对人类而言,是不是充足或够用呢?当然不是。面对人类这么巨大的人口数量,不要再说自然资源充足了,它早已达到了地球综合生态资源再也无法承受的危难限度了。那么,人讲不讲理性道理,不这么紧迫地球?理性与地球共处,使地球为人类提供正常合理生存匹配环境,提供互补存益的同步效应呢?这关键取决于人类本身的保护和爱惜态度。从地球人类这个在地球上最具智能的物种而言,人类是极端自私和霸道的。地球人类的物种基因,具备自私与掠夺两大基因源体,这对地球其他生灵是一种催残与侵犯。值得特别注意的是,人类已发展成为自相催残和侵犯。你可以耳闻目睹地感受到亲身看到和经历到,这种自相催残和侵犯(生理的信仰的和人格的),是如此地深入人心如此无孔不入。火与水的不容,正如当下人类与地球不容是一样的。

       故道:照你看来,这个世界还有没有人类的自知之明了?我觉得的确令人深切地困迫与不安,神灵在哪儿啊?神灵怎会不来拯救人类?这个世界还有没有明心见性的髙度智慧的人群,有足够能力来改变和拯救这个濒于自毁的人类世界?

      无名:我本已投胎华夏,是个黄皮肤的中国人,是诞生在中国大陆的汉族人了。我从幼年、少年、青年到中年,接受的全部是奉行马克思、列宁和毛泽东式的被称作“共产主义”的专制统敎。念小学四年级就是红领巾少年先锋队三道红杠杠的大队委员了,佩三道红杠杠一直到初中一年级还没退队,就加入了共产主义青年团,把发给我的团徽别在红领巾的结头上,出席和参加市里区里的不少政治宣传活动非常政党化,让同学们莫名其糊涂。退队当即就选入校级学生会又做上了委员,直到初中毕业保送到北京最好的大学附中念高中,又被选进校级学生会做委员,还兼任校级初中辅导员共青团支部任委员,替校方辅导初中年级小同学们的进步。我成了名副其实的从共产主义敎育“成材”的红色少年到红色青年。初始至青年很兴奋,因为有这么个奉信德意志研究人类进步发展和资本进化与科学的政治经济哲学与先进人类思想的伟大学者马克思、恩格斯为榜标,从他们的名著《共产党宣言》学说体系建立起来的中国共产政党,我并纯真如洁地自觉接受它长达三十余年的敎化与培育,觉得多大公大气要“解放全人类”的一个政党多了不起!但现实使我明白了思考与再思考,我从小就是一个爱思考追求真理和理想的男孩,很敏感且听正言敎导,可現实却给了我太多费解的疑问和不公正。比如,五七年反右、比如文革动乱、比如打倒刘邓和彭罗陆杨、比如林彪事变、比如政党的全民化、比如口是心非的党八股天下、比如经改的泡沫效应培育了贪腐的土壤(调动了不少官员滥用职权开发自我发财的积极性空前高涨),引发出来的官商勾结为虎作伥普遍贪腐甚至买官卖官、谋财害命等等、等等。

       故道:何止买官卖官,连博士文凭、军营士官级阶等等都可以拿钱去买到。这类问题已见多不奇怪了。

       无名:翻开中国的近代史现代史,多少热血壮士志士奋不顾身为国捐躯?多少无辜贤达引领者惨遭莫须有的迫害?多少无辜百姓生命涂炭?多少国家资源毁于一旦?多少民脂民膏装进有特权有势力的私人腰包?谁之罪过?人心志在何方?什么是历史的真实?什么又是当下客观的真实?谁该对真实负责?说具体了谁又该对时下的民生吃喝饮食的健康负责任呢?比如内地京企有老板自爆黑幕,酱醋劲含过量超标的有害塑化剂,又告菜农种菜分两种,绿色环保的留自已食用,施有害催生速长农药的卖市场。城市空气严重污染,比如京城时常在天空挂盖一个昏天黑地的“大锅盖”,人们在市区晨练都成了人工吸尘器了,还怎么有身体的健康。

      故道:你这一番切身的感受和真实地表述让我心灵震撼啊!中国的问题到底是什么问题呢?

      无名:这是为什么?什么又是最真实的?什么又是最真实的用心?进入大学高考,我在报考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时,成绩非常优秀,却因父亲的所谓不实的“政治问题”,把我拒之门外,这是我对信仰的第一次深刻的置疑。后来我才知道是毛泽东“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在中国大地的残忍威力。其实,我父亲是一位热烈追求真理热爱祖国出生入死的抗敌志士,他的爱国事绩足可写一本厚厚的书。大学后来还是补读了,然而我的思考落脚点和认识却发生了质的变化,我突然感到,无数残酷的现实却是最赤裸裸最真实的验证着这个学说与政党的严重缺陷、局限和错误。我亲身经历了问自已“这是为什么?”并长时间无比沉重、痛苦的挣扎在灵与肉、对与错、真与伪、是与非和黑与白的无情心灵搏斗中,我为自已无知的纯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我的信仰就此走向破灭。至今,我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人类任何一个政党,说与做不统一甚至反其道装腔作势耍两面手法而逞凶作恶,都将会自食苦果罪果,若不痛改前非就会走向衰亡无疑,特别是掌握国家和民族命运的执政党。所以,政治改革是改造一个重要政党的关键,存与亡仅在此一举。人人爱国,这样的一个国不像国,你怎么去爱?诚信到底又在哪里?

       故道:你这么真诚的用真心表达自已内心的困迫与不安,让我深深受到感染和感动。

       无名:我也想过,这个人类的世界没有绝对的好和绝对的不好。中国不是有句古老的哲学名言吗?叫“水清则无鱼”。这个三千大千世界是有因果得失的,说狠点因果是有报应的。水虽浊则生息,是自然法则的混沌宇宙观,是阴阳制约的明喑交汇得造化的,而不是“混水摸鱼”。这是要看人(人群乃至到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会造化成什么样子。有人说,美国或有不少国家,人心安定比中国好。又有人说,中国还是好,美国或有不少国家有什么好。好与不好当然不可一概而论。这个人类的世界的确没有绝对的好和绝对的不好。但,什么叫人心安定?这个命题维系着普罗大众的人格尊严和普世的生命价值观,而绝非是自私自利损人利已的膨化或不思进取的墨守陈规。谁也不能例外。人口之众的一个泱泱大国人心浮躁唯利是图你争我夺,普遍淡化甚至丧失道德信仰,贪腐成风上行下效,能不能人心安定?你说能还是不能?贫富差距空前加剧,人心涣散,十几亿人口啊!问题是差距怎么造成的?在中国大陆,富人又是怎么富起来的?

       故道:这样一种民族心态,人心安定当然不能,所以才要政改,而且要当机立断。而且必须更要言行一致才可能有希望。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歌不是唱得很对吗?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我到觉得执政党管理国家的干部队伍是相当重要的。这个问题你怎么看?

       无名:你引用国歌的一句歌词说“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有人会反驳你讲这个不对啊!你是睁眼瞎子吗?现在我们国家经济这么发达,整个中国几乎都变了样子了,现化化新面貌的城市一座又一座,全国路陆交通超过世界许多国家,比如贯穿大江南北的高速公路,比如铁路线上的动车和高铁世界第一。这个问题会让不少的人弄不清正负。一个国家的本质是什么?这才是问题的关键。民风民意民生与国威国风国情,是互为因果的也是要相匹配的,中国大陆吃够了“刮共产风”的苦头,这里面就存在着诸多不稳定因素,比如形式主义、官僚主义或实惠主义等,同时存在经济发展过程中扩大内需的供需关系的等量平衡与失调,比如非正常性需求和国有资源滥用等,这是有关经济发展专题,暂且先不详析了,随继后单讲。想要说的是如何更有利于民生。在中国大陆民生重在公益扶贫(所谓经改置换恶化期广义下的扶贫)重在实在利民,长远发展的前景是富众即是藏富于民(而不再是那种所谓的“让一部分人富起来”),这间中是加大利普民的承受能力是必须加快做到的,政府的综合福利在现阶段必须下重力,而不是小动作。这个阶段会持继一定时期,与此同时是全民敎育的张展和整肃当下腐败办学和非正规施敎的病害。当然,你说到的管理国家的干部,或者说各级官员,这些个公务员队伍,又是一个更重要的话题,都在若干节后详析了。

      故道:你刚才讲到,什么是历史的真实?什么又是当下客观的真实?谁该对真实负责?能谈谈吗?

      无名:真实的含义,即是客观存在的真实原貌。发生的或者正在发生的事情、事实或事件,真真实实的客观的发生的或正在发生的原始状态,是个什么状态就是什么状态,不容更改变样更不容纂改或歪曲。在这一点上,人类的司法公正就特别注重这种特定时空下的“真实”。由于国家与政党相搏的原因,客观真实时常被利用而置若罔闻到各持所需而改变甚至纂改或歪曲。我认为,既便是这样,客观真实永远是无法改变、纂改或歪曲的。在中国现代史上找,这样的惨重敎训不乏其例。说个小小的比如,刘震云编剧、馮小刚执导的电影《一九四二》的严重违背历史真实的作法,不是真正有良知的作家和导演应为的劣行。影响之负面,实质上是在给国人传播无知糟踏真实,说严重了是在给国共两党抹黑巅倒是非,给国共两党之间制造混乱和阻力。当下的中国文化人,绝非是统统一团糟,明悟者大有人在。面对中国已经发生过的历史,都有客观存在了的不容改变、纂改或歪曲的真实。但不管这俩位有意或所谓无意(或无知到愚蠢),昧了良心丧失真正文化人人格的却是大打折扣的可悲。不要以为你们是出入公众名利双收者流,中国有良知和历史知认的人太多了,人们自有公论。为了公众声誉和个人品牌,你俩也须留神着点自已个儿的人德甭也坑害了自已,千万莫做井底之蛙自作聪明。

                                                                         2012年12月31日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