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人心的自白
 
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善知者

第一节


       故道:人说千般好万般坏,在我看来是这做人的真实体验和经历的结果了。我常常自问自已,为何做人?该如何为人?多有困扰不尽。这人的世间,何以纷纠不止是非叠起?我等魂系中华,是黄皮肤的中国人,先祖圣者就讲过这样一句告训,不如意之事,有十之八九。又告诫过,难得糊涂。这是在讲,这人世间一切发生的事,无论大小、巨细和轻重,都有纷纠都添是非。所以,敎人做人为事,还是糊涂些好,切记不要去过多盘算过分计较,还说得饶人处要饶人,让别人几分,吃亏是福好多的敎诲。这些醒言、警言和恒言,在中华大地也讲了上千百年了,可当下的人们仍不知自觉其悟,不仅不觉不悟,在人社的变流中,社会经济虽然繁荣了许多,社会生活虽然进化了很多,但社会的纷纠愈发厉害,是是非非多如牛毛,人们原本常有的和睦、关爱和奉献反而在加速消结,贪欲、汵漠、疏离在加剧恶化,何故?

       无名:中华大地常称上下五千年,可谓是这个地球世界少数几个古老民族和国家之一了。号称历史悠久、地大物博且有丰富深厚的天文地理、文史哲多方面先知先觉的慧论。按常理去推析,这该是一个髙度文明的国度了。为何不然?又为何反其道而衰退沦丧呢?先说文明是什么?首先是人的价值观和道德观的平等取择和兴办健康敎育。怎么讲?其实中华几千年的历史,并不是真实意义上的文明,它的核心命穴即是“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封建统敎,惟命是从,因循守旧和八股天下。不能越雷池一步。家长制,不仅植根于家庭、家族和族群,最高皇室、大小官吏到兵丁卒勇,皆是家长制的恪守。你说人的千般好万般坏,在我看来,其实并没有好与坏之分。要说在特定的时代阶段和社会生活中,在这种封建统敎论理的浸染下,大一统的政治治邦,其实都是建立在权力至上、唯我独尊和权大于法的根基上的。这就是在说,国政先利治权者,再关乎天下庶民。这之间有没有合理性?在中华封建统敎的大前提下,存在即是合理,而这种“合理”其实是不公正的。所以,要讲人的平等价值观和社会化了的合谐道德观,必须依法冶国以德兴邦,废除封建统教的僵化和封闭,然后再讲人的人格尊严和人性在真实意义上的民主与自由。

       故道:你是在用具体的科学的分析论方式来解读中华。那么,中华民族何以从封建统敎中找寻出一种真正意义上的复兴呢?

       无名:中华民族不存在任何意义上的复兴,包括当下中国(大陆)的国家经济的资本积累和所谓的文化产业的发展,依然脱不开封建统敎的制约,依然在求大而全而严重缺失务实。而国有资源的非保护性滥用,已经造成地大物博遭遇空前的浩劫。这种种无知滥权的行举,从根基上都存在严重的贪腐偏失和体制局限。因为五千年的封建统敎是弊多益少,糟粕多于精髓。要找到真正意义上的是什么?只有从根基上变革和弃糟粕之旧图精髓之新。无论政党,特别是执政党,要信守身先士卒、廉洁清白和视民为衣食父母。也无论是天下庶民,特别是人数众多的普罗基层大众,要仁爱为怀、平和相待和知德求质来监督国家的权力执行者,一盘散沙唯利是图,不是国民应具备的劣性,有这样泛民化的劣性,就毫无能力去监督国家的权力执行者。这一切都承系着任重道远的灵魂洗礼。一个没有足够文化敎育滋养和基本社会公德水准的民族,是一个没有希望的民族。你刚才列示了几条中华先贤者的所谓敎悔,比如难得糊涂,从一般句意来理解,就是告诉人们,这人生活的地方多纷纠是非,得啦,忍让算了。就糊涂些吧。这里说的糊涂就是姑息的意思,没有规举姑息养奸,按现代语说即是没有是非原则了。这就是中庸之道的危害。中华民族几千年的封建统敎其核心即是维护治权者根本为我利益的中庸之道。你翻开中华历史去看,举不胜数的悲凉故事,都是因此而发生的。毛泽东把刘少奇、邓小平等“同志”者置于死地和绝路的就是中华现代史最典型的实例,按常用习惯语说是为公还是为私?由此推析,庶民百姓又算个什么呢!其实,从人格尊严来看,人格平等都是同一样讲的要受到尊重。这就是说,无论你是治权者和普通公民,人格尊严都是头等重要,是平等的。中庸的中华,其实是历代治权者的手段而已,怎么能不邪不正呢?邪就是邪,正就是正,是不可共溶的。但邪可转化成正,正也可以转化成邪。这就是爱因斯坦的相对论。

       故道:封建统敎,是一种何等概念?是否是一种人类本身发展到统治与被统治的时候,一个国家权力要施政的方式或者说治邦的措施?

       无名:当然,封建统敎在这里讲有它特别的含义,我是在谈论中华史上的那种家长式的封建传统。是着重谈到了“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封建统敎,就是说从上到下,不管对与不对,都必须听从和接受,严重了你没二话可讲,要坚决地照此去言行。这初初看来没有什么不好,要听话才能听治才能不乱来。但是细仔起来,就缺少了一个用今天的话叫开诚布公的互动,施言者动受言者也动,纯心动。动什么?就是有商量有建议有申辨有取舍有修正,进而会有自觉能为的监督与被监督。而不是顺我者存逆我者亡那样离谱,这又是中华的古训,因为出了太多的麻烦,所以很腻歪不好受,留下了出乱子的许多敎训。单说统敎的常益是存在的,比如以一带十的利国利民的启迪,兴办全民敎育的内含提升,提升什么?天文地理、人文哲学和科技知识,而不是什么非客观的政训、家训,在这个基础上才有认识自已和确立善为人生观的可能,进而有对人生存价值的客观认识,进而才会有人为何要有道德取向和人格尊严的地位。人类,不能什么都去强调统敎,而应该强化律政,即是用公正的法律去治国安邦扶助民众。政党与国家的关系,是从属关系。政党要为国家尽忠效力和至诚廉洁奉公服务于民。在这个大命题上,中华大地上敎训惨重。

       故道:在中国(大陆)好施敎化,好像让人们觉得教化者高人一等。常以标语口号为先导,大江南北随处可见,甚至有六十多年来的漫长历史。文革动乱的“红海洋”做成了极至。而改革开放以来又转换成了商标与广告的海洋,当然,号召性推广性的政治口号与各种鼓动誓言、市风个性标志仍然还不少。这在海外许多国家是见不到的。如果不要去做这些表面工夫,国家就不发展了吗?

       无名:这要看实效的真实价值,不能一概而论,中国(大陆)有其自身的特点,比如中国的社会主义特色使然。但是,这里面的确存在弊端和局限。最关键是施政的言必行而行才是最重要的。商业的招示到处乱贴乱挂乱写乱画,严重破坏市容观瞻和整洁。说到底是形式主义和官僚主义的大泛滥。而封建统敎的八股至今嚇然成风而贻害深重。与普罗大众有百害而无一益。弄多了弄惯了会起到明显的副面作用,说政府言行不一,说一套做一套云云。那么,就带出了另一个最关键的敏感话题,官商勾结的贪腐问题。这个问题已由来已久,因为体制的局限,中国(大陆)的政改任重道远。而反贪抗腐,是非常的艰巨而不容低估的危害执政党、国家和民众的致命大害。据华盛顿国际政策研究中心“健全国际金融体系”项目2012年12月17日公布的报告称:“在2010年流入避税天堂和西方银行的8588亿美元非法资金中,中国占了几乎一半,是紧随其后的马来西亚和墨西哥的8倍多。非法外流资金总额比上年增加了11%。”这个报告又称:“中国在2010年损失了4204亿美元,在这之前的10年总共损失了2.74万亿美元。并且其损失正稳步增加。”在这间研究中心2012年10月的一份报告中的“健全国际金融关系”项目称:“2011年又有6020亿美元非法流出中国,在2000年至2011年期间,总共有3.79万亿美元资金流出。”路透社华盛顿2012年12月17日电称:“中国领导人知道腐败带来的破坏稳定的效应,他们正着手进行打击。”这么大的非法资金是个天文数字,将对中国新一任执政党领导人是一个极其严峻的挑战。

       故道:中国的中央电视台有个传媒频道叫“百家讲坛”,还有一个跟中央电视台沾上关系的就是赵本山现象,不知你如何看待?

       无名:开设百家讲坛,首先要说基于怎样的出发点,为什么而讲?讲什么?中华千百年的封建统敎,从史上看从本质上讲都是为治权者服务的,这样的一个前提注定让人去做孝子贤孙,没有造化人灵魂鲜活而有创造的人性真实的动力。一切都在打打杀杀争权夺利于天下百姓无任何期望。讲史,不是讲让人如何去迎合朝政的权贵,庶民也无法去迎合。这就是中华的史志。做了榜样坏了今朝的人心,尤其是坏了做官的人心。于丹是我相熟的一位聪慧的女性学者,还是为人师表的北师大传媒学敎师。她的人心原本是纯善的,可发展到了极至时,她已再找回不到自已了。已经身不由已了甚至自我污染掉了。人们在说她传播心灵鸡汤,什么叫心灵鸡汤?敎化吗?中国人尝够了不求实际丧失公正的敎化苦果,甚至已演化到今天的现实中,品不出任何味道来了。于丹的局限,是因为她毕竟是一个地道的文化人,而不是成熟的思想家和哲学家,与她的师长黄药眠先生有本质的不同,与林徽因和张爱玲也有本质的区别,因为这些文化前辈都始终保特着自已有血肉之躯的真实灵魂。

       故道:敎化者必先敎化自已,我是说一个基本分比,你首先要真正读懂中华的史,然后去伪存真,然后想一想该不该拿到公共社会去讲。这个问题,倒是一个严肃的命题。因为弄不好,就会发生量到质的异变。

       无名:再说赵本山,本山大叔农民出身,我始终认为他自已走到今天这一步,并不是没有因果的。是谁之过?什么过?我以为本山大叔就是一个地方上的普通民间艺人,当然他有原本很纯善的一面。但是,在中国民间的艺人很多,地方戏种也很多,他们又怎么看待赵本山?我以为,这里面既有糟粕又有可取的长优同时并存的。同时也有一个演艺的度的问题,原创保留限演和改造后演出问题。但,赵本山在中央电视台春晚亮相之后,出现了过度的热捧和官方最具权威的央视失度宣传,有失体统和选择,在国内和国际间是产生了负面效应的。民间地方化小品、粗俗而搞笑,很得不少的民众喜欢是一个适合中国国情的事实,但后来的发展令人相背。民众,不是天生的好也不是天生的不好,那是需要引导的。国家的政府责任很大,不利于国家形像和民族人文精神的东西,你不能去迎合去扩大化。本质是什么?大众的人文品味和公民的价值取向出现了问题。说轻了是低级趣味上了大雅之堂,说重了是在宣扬中国的痞子文化,本山大叔的责任不轻。

       故道:中国(大陆)社会的人心浮躁和重利,丧失道德信仰,不少佛教禅寺都混染了重利重色的逆流。令人心寒。

       无名:也不必太过伤感和困挠,终将相信未来的中华会真正的振兴!我先谈了这些,这自然引出了一些值得研讨的论题,来日再一一细说罢。

       故道:嗯,愿听赐敎。
    
       无名:严重了,没赐啦,是体验中的互动。更莫谈敎了,这“敎”成了敏感字了,这仅是个人人生经历的心得而已。个人观点用不着说客气话,也用不着找我来对擂,毫无意义。续谈了。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