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欲谈艺术先救人心修论别释



       前不久,我在网上留恋,如窜街走巷,猛地发现一个不起眼儿店铺,上有写“荒芜”堂,又有别称为“人性供养”店,不觉好倾奇心便入了内,才知是周晚峰敎授,周大学士的门帘。见有书格但无书,仅有数十块像竹简般的东西,横竖散放在格内,便抽出几根阅之,请客官随我共赏十数则文字:

       (1)中国的“艺术”已经成了扶不起来的阿斗,就“艺术”本身写艺术已经毫无意义了。用不断降低了的标准来猥亵艺术或迁就批评更是一种罪过。多年来盲目的崇洋媚外,已经将所谓“艺术”弄成了浅薄的图式、花样、杂耍、把戏,成了无根无本和没有价值的浮游物。又有什么值得关注的必要呢?我以为欲挽救艺术,需先救人心。因为艺术是人心的产物,人心凋敝,艺术消亡。
       (2)其实三千大千世界,宇宙万有的一切规矩、法度、操持古人全都已经写尽了,精辟、博大、微妙、深刻!济道、全德、立业、齐家、做人、行事、修性、改命等无所不有。可我们现在人都不读不听,追求短、平、快,奈何?老祖宗讲“格物致知”,而今人偏偏喜欢利令智昏;写文章是需要思想的,而今人又偏偏喜欢刚强固执而轻视思想;评论和批评文章要引明法度,据典说理的;而今人偏偏是为所欲为不讲法理的;写文章是无私无我、济世利人的,而今人偏偏是执拗激昂、心浮气躁,唯利是图的。
       (3)看看满大街的书,凡教人“如何如何••••••怎样怎样”的名堂,孰几不是以邪知邪见来谋财害命的,书店也成了思想垃圾的集散地。批评家和评论家都没有判别和担当了,都隐遁于“消费”的雾瘴中任其喧嚣吵杂此起彼落,难以分辨出一袭正音。即便一时甚嚣尘上者,不是恶意炒作便是拼死“包装”。欲海横流中什么也听不见,什么也看不见,正如易中天在悼念吴冠中的文章中所写的:“当今中国不但鲜有参天大树,就连灌木和小草都快没有了,多得是水泥和塑料------水泥的脑袋,塑料的眼睛。”人们认假作真,指真为假,使尽“聪明”之能事,苟得肉身奄奄残喘而乐不思蜀,忙碌中有几人还会停下来返照自心,顾及到生命的真实质量与尊严!有几个人还懂得生命的最重要的一半是“慧命”。肉身乃是四大假合,幻生幻灭的“耗散结构体”,过期作废;慧命是不增不减、不生不灭的真如不动尊,永劫开来!若不得修续则往来皆在“六道”中自作自受、万古沉沦。古人向来认为活着的标志,不仅仅是肉体可以活动就证明你活着,活着得有证据,证据就是你的法身慧命,亦即清净的“灵魂”和宿植的“使命”。所以,孔子曰:“朝闻道,夕可死矣!”闻什么道?了生脱死、接续慧命之大道。不闻大道,即使富贵齐天,也是枉度此生。所以,满大街熙熙攘攘的行人,你能知道有几个他还是活着的!
       (4)人的固执和不可教化已经到了极点。我在想,我们辛辛苦苦写文章的意义何在?我又不需要也不敢以写文章混职称、混名分、混稿费!教了26年大学,亲历了教育的江河日下、直线堕落,贫的只剩下了招摇过市的“大学城”!!真是“欲说还休”。
      (5)这几年,请我写文章的人约分两类,一类是想花钱买去“评”职称,赤裸裸地那种!一类是企求美誉之辞,要办展览出画册什么的,希望你无度贴金。昔日的老师、同学要来找我,曰“看望”!大半不是为了蹭画,就是为了“文章”,于是我对“文章”产生了反感,“狗屁文章”我是不会写的!不写“狗屁文章”这人情往来自然就变成了狗屁人情,人竟然实用和龌龊到了如此地步!只企图所谓“成功”,而丧失了规矩和廉耻
       (6)我说,我也是画家,不是评论家。只是喜欢研究理论,其缘起是因为喜欢中国传统文化,喜欢佛祖的无上智慧灯!喜欢在清净无为中照见自性,遵循前因,不辱使命,不攀缘也不害缘,真真实实地做好自己能做和该做的事情,不想仅当一个虚胖的艺术家、评论家、教授;更不愿昧了良心瞒天哄地、欺师灭祖。我一直认为道为命之本、德为业之本、戒(即做人做事的规矩)为生之本。不管别人怎么做,我是永远坚信,没有规矩成不了方圆。“规矩”!我后半生就是要在这两个字上下功夫。现实的“成功”根本算不了什么,虚相而已。这两年我很少谈“艺术”。我突然意识到,艺术即是回到座位上的人心!
       (7)其实,世间哪有什么“艺术”,都是人给它的一种名相。在艺术被折腾得只剩下“专业”的时候,艺术就已经死亡了。那么,又何来“艺术家”?艺术就是生活,艺术品就是生活的“舍利花”。如果人们都生活在迷失、迷惘的物欲横流中,没有了正常而清净的情操本觉,没有了对天地和先贤的拥戴敬畏,没有了对真理的精进追求,没有了对正邪的基本判断,没有了对众生的慈悲大爱,没有了籍正知正见对人类灵魂引导和塑造的责任及义务,甚至没有了对自身原罪和流习的真诚忏悔和修正,心中只有自私、贪婪、冷漠、无情和攫取,一股脑都扑到金钱、名利和地位上,又怎么会有艺术呢!艺术绝对不是一种可以用工业生产指标计算和科技管理手段进行训练与量化的“专业”。可现在大家都是这样认为、这样作为。这样认为易出“成果”,这样作为能出“人才”,出“专家”,能谋生混饭。可这究竟与艺术无关,与人类真实的受用无关。
       (8)艺术之所以神圣,就是因为它近乎于道,或曰:与道相合。需具备天赋、学问、思想、道德,还得修得无为空性(大道德),从心而觅、从心而发。你若是一厢情愿地粘着,只顾投机取巧,还旁有他谋,你越折腾它便离你越远。至于说那些所谓“成功”、“骄人”的做作“打造”更是与艺术没有了关系,只能说是自欺欺人,糊弄一些门外汉并骗取一些现实利益而已。为什么现在一些叫得很响的所谓大型展览,主题性展览,看了都让你失望。一些比较好的画家都不愿参加,因为展览已经被完全的商业行为所“绑架”而失去了它的实际意义。
       (9)再说教育,高校自扩招以来,艺术成了没有底线且容易蒙混过关的热门,从南到北数不清的考生都突击“打造”成了“艺术学子”,现在看吧,他们都到哪里去了,尘归尘,土归土,哪里来就到哪里去呗!我见过太多的家长说:“孩子文科不行,理科不行,啥都不行,只好学艺术••••••好考大学好就业!”且不说孩子是不是那块料,皆蜂拥而上以为左道,结果呢?大学混出来了照样没有用,不但混不着饭吃,而且成为家庭和社会的祸患。这就是存心不良,终招其咎;德不配位,必有灾殃。全社会对艺术竟是在如此误解中无序运作,既坑害了艺术,又坑害了子孙。当今又在叫嚣什么“艺术产业化”,“文化产业化”,真是荒谬到了极处,文化艺术若能“产业化”,这好比是白日见鬼。这种利益熏心、害人不浅的鬼话,也不知我们这些“砖家”“领倒”“霉体”是怎么想出来的,这也是所谓的“科学发展观”?
       (10)艺术原本是精神的产物、思想的产物,它是在独立自由,“缘起性空”的状态下才可能诞生。它是不可行政指令、不可外境干预、不可一厢执求、不可复制再生的一种特殊劳动的特殊产物,它怎么可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来“产业化”一把呢?人果真有此神通,则阳光空气皆可“产业化”了,真可笑之极!瘟疫、病毒不假人力它都有“产业化”的能力,人类需要吗?一种完全错误的理论或观点在当今怎么就传的这么快?和瘟疫同步!而能度人出水火的言论却像当今城市的“堵车”,寸步难行。如此,人们只能接受言者不知,知者不言的果报了。佛说:“末法时代,一切邪师说法如恒河沙数”,不闻大善知识,不知圣言量,你如何能够在一片乱象中掂量出一片清凉呢?奉劝天下家长,别动辄让孩子去混艺术,前舟已覆,前景不妙啊!。纵观中国古代艺术大家,哪一个不是大学者大思想家,学之有余而从艺事,自然锦上添花,修身有道而德建名立,定是大器必成,不可存一丝一毫之苟且偷机!自然规律的内在均衡是任何人不可逾越的,种下跳蚤,想收获龙种,天下岂有这等美事。
       (11)今天,我们面对完全失败的教育无所适从,连食品药品都屡屡造假,这“艺术”又如何能够提起呢?艺术是生活的延伸,是真、善、美、慧的产物。当我们的身心全都被假、恶、丑、昏所覆盖,被贪、嗔、痴、慢所置换,被名闻利养所“活埋”,在麻木冷漠、坑蒙拐骗中去梦想成就事业,建功立业,岂不是痴人说梦!更别谈“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我觉得我们做人的资格都不够,为人者应存敬畏心和羞耻心,方能超凡入圣,开启智慧,奠造业基。
       (12)这些年来,那些所谓的“艺术家”,从“人体”、“行为”、“观念”、“材料”等大做文章,奸、淫、掳、掠,诲淫诲盗、杀生害命、钻牛胎、堕马腹、吃死人,可谓无奇不有、无恶不作、混淆是非、颠倒美丑、断人慧命,这些难道都是艺术?再看现在的网络,邪说歪见、血腥恐怖、糟践人伦、广布戾气、打击正见、毁灭人性的内容还少吗?毒害了多少青少年,而且让你成习上瘾,在“愚乐”中不知不觉走向死亡,将一期生命彻底报废。
       (13)国人多是迷茫的!国人如此道德现状,如此眼光见识,还能指望什么“艺术”!这不整个都乱了套!如果,内无支撑,外无限制,不具正念、不怀善意的一切行为和痕迹都是艺术的话,人类实在是太愚痴、太悲哀了!
       (14)因此,我想,欲谈艺术,先救人心! ——怎么救?
——深刻地反思近百年来疯狂崇洋媚外的罪过!尽快修复中国传统文化轨道!
我衷心地奉劝,如果还活着的人,该好好地思考思考这个已经让我们没有多少时间再思考的问题了。

       如中意了醉忒凄冷,让我痴酣得半响喘不过气来,原本以为就如同逛展了全个儿新样儿的前门大街那么浮华无味的,殊不知如陷进了八大胡同和大栅栏昔日气氛中,觉着周晚峰,周大学士的门帘还真叫是有滋有味的浓鲜了。
       我便忙问一位门帘里的伙计,且施礼叩问道:“敢问这位少青先生,周教授可在店内?小的读这般简文,简直个儿是投了我心窝似的舒坦。可否,可否由少青先生带我引见这个?”
       那白面书生柔声答道:“您哪,可甭这么高抬就了我!我是小小学子怎敢配称得起先生?周教授方可称得起先生才是。你要寻先生可就难啦,他在学校上课教书忙得没了自已个儿呢!不好意思噢!”
       在下一听,这下可难添当,这书生小子分明吐语混沌,言语间神经兮兮的不知所谓,想是硬见不着了,便感慨万端长叹口气匆匆拂袖而去,满怀遗憾地回了俺在太平安然湖畔北侧的是非楼宇去也……
       时夜灯下,我坐在条案前的靠椅上沉闷,思忖这周大学士的简文,品味个中典含愈觉深味其中的尖锐与无奈。
       他有句儿言语记得分明:“因果交替,往来不虚,人若明理,当知自律。知自律者断不会自迷,不自迷者自然趋向正觉而少却烦恼。人不自迷,自然不会一哄而起互断后路,最后使人人无路可走。”反复揣磨,觉着意味深长。
       于是乎,决计再行深入那字号店内抄录下周大学士的精典条文,拿回宅中细品。不知不觉中,我竟困顿入梦……
       突然间,有叩门声响。
       “哪位?请—荅—话儿—来!”我似醒似梦唠口舌尖儿地大声探问。
       那门客便荅道:“我正是周晚峰卑人,已听闻你要我的甚语录,知你不俗又觉着逢了难得知音,特从西山脚下赶来赠送你十四条简文,见笑了。”说着,还末等我开门,先生已将十四根竹简搁在了我的条案上。
真真切切火辣辣的像有一股热气扑面而来,撩得我热血沸腾起来。
       “先生客气啦!这么夜深还来送春风,在下怎担带得起哦!请先生再当面赐敎指导。”我不由得激动起来,没想到先生这般谦卑真诚,还亲临宅下送春风。
       正不知如何是好时,突地猛听一扇窗户咔嚓一声响,一股冷溲溲的西北风把我吹得惊醒过来,此时此刻分秒中,但见先生早已无影无踪……
       在我清神定立时,只见桌上留有一张字条儿,细瞅才知是那周晚峰的十四条。我当即在文首用毛笔写上:谈艺讲术周晚峰十四道品。这就是各位看客上边读到的东西了。

                                                                                              2012年2月17日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