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任何东西的表现都有不同的方式。表现到最后在拙和巧之间,都不是说一定要按照你过去的思维模式来决定。你在这方面是做自论,在这一点上很难得。陈帆(凡)的绘画,有楚国人的浓重的神秘和炽热的浪漫,所以很难得!陈帆(凡)的绘画艺术,已超越了绘画惯常运用的有痕技法而逹到人为去痕的高度,而我认为更没有可比性。

陈帆(凡)的绘画艺术

浓重神秘和炽热浪漫的楚风之韵


 詹志峰

詹志烽

李可染大画师弟子

   资深知名篆刻大家和绘画大家

   中国大山廻响画院深圳分院副院长

 

我熟知的周老周韶华先生,他在现代绘画中是追求大气的。他认为,古人的“为学大益,在自求变化气质”。他看过我的篆刻章印和水墨画作之后认定的题解是:“犹言艺术的风格、风骨,情绪体验的强度,表现的慷慨与灵敏,静受性格的控制,即以气质为体、以气为帅,形而后有气质之性。”足可见周老大气之所在了。

现在一些海外的画家,他不一定非要传承中国传统的那种模式,他可以就他本身所熟悉的地方,所在的环境与自已个人的审美情趣相结合。他是受到现代艺术也包括后现代艺术影响而有作为的大家,当然还对超现实主义很多不同的说法的研究和创作。

  今天又怎样来讨一种什么艺术上的说法?比如印象画派,说实在话没有这个问题。心气,觉得够了就够了,它没有法的,我喧泄个人的情感,按照他自已的理念行事,材料上我不在乎,但是可以用各种手法去表达。到了一种不欲矩的境界。没得规矩了。规矩在哪里呢?规矩在心里面。我个人认为,这是我的艺术法度。不管是什么法,技法也好表现方法也好,一种追求或者喧泄的个人手法也好,不用管这么多了,随意。就OK了!

  我原来也搞了一段时间的泼彩,要问我怎么画的?我怎么跟你讲呢!这都是现代构成的东西,比如色彩啦!构成啦!流动啦!油彩啦!这是一种非常自我的内心感应。每个艺术家都是不一样的。

  谈到未来会在北美欧洲办艺展。在海外办展览比在国内办展览受众群会多一些。为什么呢?可能还是一个中西文化的差异,认知那是不一样的。在西方社会,不管在哪儿,都还是受西方文化的影响很深,所以,他们在欣赏和理解艺术构成中,容易产生共鸣。周韶华先生他在追求现代构成过程当中,他在全方位关照宇宙观,他所追求的东西已经成熟大气,我个人认为在泼彩方面,他都能够把自已的心相反映出来。中国画的传统元素上,可能很难得去表现。我觉得陈帆(凡)现在这样的表现,就走自已的路很好。

我认为,中国画是按照自已的构筑在发展,我是尊重各种表现手法的艺术家的,无论他们是怎样的表现方法和追求,最终还是要看艺术家的文化背景,这个很关键。不是说你能够去表现或者要求别人去追求什么。因为,个人的文化修为影响个人的独立表现。比如节奏、音符的流动在你画面中的出现,那是意会其中很微妙的东西。

现在很多绘画节奏韵律感不好,这样的话,我觉得就会在绘画中少一点东西在里头。所以,讲到文化内含,真正很少有人去追究。而多是追求一种表相的形式上的东西。所以,不管你用甚么手法来表现,一定要增加一些文化内含。我觉得不管你是在西方还是在东方,都是讲究记忆的。没有能留下记忆那就是修为不够所致,文化内含不足所为。

任何东西的表现都有不同的方式。表现到最后在拙和巧之间,都不是说一定要按照你过去的思维模式来决定。你在这方面是做自论,在这一点上很难得。陈帆(凡)的绘画,有楚国人的浓重的神秘和炽热的浪漫,所以很难得!陈帆(凡)的绘画艺术,已超越了绘画惯常运用的有痕技法而逹到人为去痕的高度,而我认为更没有可比性。

                                201596日深训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