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当代水墨通常会辅以丰富的素材、多元的技术和先锋的观念来照应个体意志的主观表达,陈帆(凡)在这一方面亦甚为突出。其画风灵动多变,各类物象皆可信手拈来,加之对西方现代主义美学理论涉猎颇深,以及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去糙存精,使得陈帆(凡)从容游走于二者之间,完成了水墨语言的现代性转换。其作品《向日葵》、《高粱》皆为此中佳作,用墨活泛,姿态优雅,节奏明快,富有空间感,对象蓬勃的旺盛生命力展露无遗。我曾在《自由的尺度(第四回)·中国当代水墨走向巴塞尔》艺术展的前言中,讲过这就是“笔墨桎桔与心灵自由”,陈帆(凡)找到了其中了契合点,他的作品“随心所欲而不逾矩”,却能让观者能感受到一些温暖的东西。而这种温暖,恰恰彰显了一位优秀艺术家难能可贵的质朴情怀。

要有向死而生的悲悯之心

--陈帆(凡)水墨画评语



贾廷峰

  贾廷峰

北京太和艺术空间董事长

資深藝術批评家

   陈帆(凡)的作品,显现出一种卓越的见微知着的能力。他将微小脆弱的生命个体极致放大,从而形成与惯常视觉经验大相径庭的异质化效果,于轻渺中见磅礴,于单薄中展强韧,庸常的平凡物象,在陈帆(凡)笔下演化为暮鼓晨钟般的醍醐之音,有一种直抵生命本真的灵魂涤荡。看似拙朴的画面中,笔力沉郁而不失张弛,墨彩交融而氤氲叠嶂,布陈随心而法度自足,每每行笔若不经意,其实都蕴藏着精准的自我控制,最终才得以营造出空间结构、水墨关系的适度碰撞,并呈象出令人惊喜的峥嵘景象。
  见微而知着,其难度非常人可及,必是个人学养、格局、阅历、思想和艺术造诣积累到相当程度之后才能博观约取,厚积薄发,是综合修养的复杂考证。取材自然借以抒情的画家熙熙攘攘,但有独到之处者寥寥甚寡。大多依旧停留在较低的两个层面:一为“拾人牙慧”的复古派,陈陈相因,拿着程式化的陋习当瑰宝;一为“锐意进取”的创新派,割裂历史文脉,作无病呻吟的观念表达。显然,陈帆(凡)已经脱离这一梯队迈向了更高的层面,他谨慎地把握住了传统与创新之间的尺度,一方面夯实传统绘画功底,从中汲取养分;一方面紧扣当下时代脉搏,从现实语境中独立思辨,有效地将个体的人文关怀浸润到关照对象中,生发出一种具有指向性的现代形式和美学内涵。
  《911祭》是陈帆(凡)的作品中,我尤为欣赏的一幅。整个画面都弥散着一股浓烈的悲悯之感,燃烧的双子座,中间隐隐约约透露出白色的十字架,斑驳的激荡色彩充斥在各个角落,带着无法抗拒的内心触动,苦涩地灼裂着观者的眼球,这是鲜血淋沥的场景,亦是作者直面伤痛的在场痕迹,他并非站在彼岸居高临下地敷衍安慰,而是置身其中地感同身受,这种胆魄之果敢,归结于其拥有一颗“向死而生”的悲悯之心!陈帆(凡)作品的精神质感,是深沉而厚重的,他的作品已不耽于形式技法的窠臼,而逐渐显露出一种人文意义上的深刻自省,具有一种诗学层面的普世情操。
  当代水墨通常会辅以丰富的素材、多元的技术和先锋的观念来照应个体意志的主观表达,陈帆(凡)在这一方面亦甚为突出。其画风灵动多变,各类物象皆可信手拈来,加之对西方现代主义美学理论涉猎颇深,以及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去糙存精,使得陈帆(凡)从容游走于二者之间,完成了水墨语言的现代性转换。其作品《向日葵》、《高粱》皆为此中佳作,用墨活泛,姿态优雅,节奏明快,富有空间感,对象蓬勃的旺盛生命力展露无遗。我曾在《自由的尺度(第四回)·中国当代水墨走向巴塞尔》艺术展的前言中,讲过这就是“笔墨桎桔与心灵自由”,陈帆(凡)找到了其中了契合点,他的作品“随心所欲而不逾矩”,却能让观者能感受到一些温暖的东西。而这种温暖,恰恰彰显了一位优秀艺术家难能可贵的质朴情怀。


                              2016年12月24日北京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