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當下彰顯出來的更加獨立的女性張力席卷全球。所以,我稱其為女性心靈的量子流碼的靈魂自我舒展。但廖雲當年的意外收獲:‘只有關切到文化背景與集體主義對於藝術家個人的影響,關切到個人相關的獨特的成長和生存背景,才能理解藝術家創造和使用個人化語言的內在動機和感受,界定她們的終枉關懷所在’。我很贊賞!

展示塲境女性靈魂的自我舒展

 

 CCA-HK通訊社晚間新聞(2017年11月27日深圳電訊)】綜藝頻道專題播報:這是《2017深圳國際藝術博覽會》公衆開放的第二天,為此本社編總陳帆(凡)告知說:「我對深藝博覽充滿濃厚的好奇心,那是為甚麽?因為沒有被所謂的權貴、俗庸和千篇一律完全地束縛展顯機置。而女性獨立策展人和女性畫家的展臺、作品,在其中真的閃爍出了絲絲聖潔的星光。突出的有中國香港天趣國際藝術中心獨立策展人張朱宇小姐、中國大陸江蘇省南通市梅庵書院的獨立策展人冷雪蘭小姐、廣東省深圳市德潤文化的獨立策展人于麗華小姐、中國臺灣中華上水藝苑的獨立策展人許薾勻小姐。同時很值得一提的香港獨立策展的女性水墨畫家劉佳小姐和范欣小姐。」

陳帆(凡)評介說:「對女性藝術研究和批評,在中國大陸並不是新鮮話題。早在20世紀初就已經進入論題。我可以引述俩位著名藝術批評家的女性主義批評言述。」

當年徐虹說:「中國美術界女性主義批評的出現,得益於九十年代中期以來文學領域女性主義批評的活躍,以及其它人文學科運用女性主義方式研究的成果。……給了美術批評一定的啟示和促動。美術界對於這些成果作出及時的反應,這可以從1994年以來,有關女性美術批評實踐和婦女美術史研究的成果看到。」

當年廖雯說:「或許因為我是個女人,……檢視我個人的批評實踐,無論做女性藝術還是其它課題,我首先依賴的是直覺,我很看重作品給我的第一感覺,看重我和作品、作者之間的感應和交流。所以一直以來,我日常的工作方式是不斷地看作品和交談,這得益於栗憲庭對藝術家的貼近,我也從中享受到很多美好的體驗。」

陳帆(凡)進而評介説:「我對廖雯関於藝術批評女性氣質的認知是十分贊同的。但她認知的女性主義作為一種僵硬的界定和一種標簽,已經過時和被否定。我認為是不對的,而是在當下彰顯出來的更加獨立的女性張力席而卷全球。所以,我稱其為女性心靈的量子流碼的靈魂自我舒展。但廖雯當年的意外收獲:‘只有關切到文化背景與集體主義對於藝術家個人的影響,關切到個人相關的獨特的成長和生存背景,才能理解藝術家創造和使用個人化語言的內在動機和感受,界定她們的終極關懷所在’。我很贊賞!」(編輯:唐人)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