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袁伟时谈到了近代中国在政权政治的弊端,从中国社政史来研究,是一种极其深向度的批判与剖析。而鲍昆面对现代中国和它的社政现状境界中,谈到了纪实摄影的公民意识,我认为也正是被深刻认同的大公民责任,在纪实摄影的中国当下,从现代后中国社政大环境中大背景下,同样是一种极其深向度的批判与剖析。他认定:「如果我们把摄影放回一个大的社会历史框架中去看,公众记忆最多的照片都是那些伟大的纪实性的瞬间。」我不仅认同中国近代史学家袁伟时此番的析见,同样认同中国当代影像批评家鲍昆的此番析见。那么,毫无疑问李晓斌作为一位具有社会正直使命观的纪实摄影的忠实镜头践行者,他的「照片都是那些伟大的纪实性的瞬间」作品。李晓斌,他这几幅纪实作品是具有时代性、历史性和史学价值的作品。

李曉斌史詩般紀實影像的公民价值

陳凡(帆)

 

中國大陸資深知名近現史學家、中山大學哲學系袁偉時敎授評述說:「曆來的統治者都說要反貪汙,可是在專制制度下往往成效不彰,處在衰敗時期的清帝國更是如此。原因是:第一,有些行賄受賄活動已成為官場習慣,人人如此,法理和是非界限己經模糊。第二,擔負反貪重任的監察系統同樣沒有逃脫腐化的命運。他們也會揭露若幹黑幕,但很難求得公正、徹底,且很可能是以黑反黑。第三,沒有獨立的司法和監察系統,它們都不過是行政系統的附屬物。最後的裁決權掌握在專政政權的最高統治層特別是皇帝、皇太後或其他專制者手中,當他們本身不幹淨時,要真正反貪無異緣木求魚。第四,社會生活沒有民主化,民眾維護自已權益的現代公民意識沒有形成,也沒有形成強有力的獨立的新聞輿論監督。一些報館是官辦或接受官方津貼的,缺少現代報刊的獨立品格。總之,晚清貪風無法遏止無非再一次證明,沒有外力,專制政權不可能真正糾正自身的弊端。」(摘自袁偉時昔《昨天的中國》一書中關於《專制體制無力制止貪汙》部分章节)

作為一位从事专职社会人文纪实摄影师的李晓斌,他只是一位利用照相摄影的社会政治经济与人文的摄影師,他的镜头画面能传递多少中国史诗般的纪实影像?而这样定义的纪实影像,又有多少历史性的价值意义?

先听听2012年盛夏,鮑昆郑重其事地在中国大陸重要的「大众摄影」传播纸媒人民摄影报,向公衆社会语重心长地提出的这样一个重要命题:「为什么我们要提倡纪实摄影?」鲍昆认为:「今天,我们还在推崇纪实摄影,为什么?肯定不是为了推祟什么风格和流派,我们是在推祟一种精神,即关怀现实,追求公平正义的精神。这是摄影历史中最重要的一个精神,也是超越摄影的精神。现实的中国,尤其需要的是这种正直的精神。」(摘自鲍昆《纪实摄影的本质是人文关怀精神》一文部分章节)

面对现实的中国,他进而评介说:「在中国,我们使劲提倡纪实摄影,其实提倡的就是这种精神价值,而不是把纪实摄影当作一种风格来提倡,因为纪实摄影根本就不是一个艺术问题。如果有艺术问题,也是衍生的,是怎么把纪实照片拍得好的问题,但绝不是主要的。」他明确强调说:「我们所提倡的是,无论你玩艺术和拍纪实性都无所谓,只是背后应该有这层价值观,这样你的作品才能有力量。这才是我们今天提倡纪实摄影的本意。」同时他却尖鋭指出:「但是这个问题却谈起来总是很费劲,很少有人热情的呼应。」(摘自鲍昆《纪实摄影的本质是人文关怀精神》一文部分章节)

接下來鲍昆直接了当地讲到两个原因,他坦率指出:「第一个原因,就是前面所说的问题,绝大多数的人只把摄影理解为是艺术,纪实摄影是其中一种艺术风格,觉得你说的普世精神与人文关怀和他的‘艺术’兴趣驴唇不对马嘴。第二个原因才是真正更为深层和本质的原因,就是我们绝大部分的中国人的人生观中缺少人文关怀的价值取向,甚至可以说天生就没有。」

在此,他着重跟大家谈到了公民意识。什么公民意识呢?鲍昆认定说:「公民这个词汇含有两个向度价值,一个是权利意识,另外一个就是权利对应的义务,二者之间是对等的关系。这个义务就是每个社会人都应该积极勇敢地站出來维护这个社会的正确发展,对你认为不对的事情进行批判。按这个标准来说,纪实摄影就是最具公民意识的摄影。」(摘自鲍昆《纪实摄影的本质是人文关怀精神》一文部分章节)

我想借此良机,有非常地必要请鲍昆阐述一下:在中国当下提倡纪实摄影的现实意义:「纪实摄影的批判性,从另一个意义上说是能够帮助社会进行自我调节。所以,纪实摄影是改良主义的。改良主义是一个理性社会运作具有的聪明策略,是以批评来舒缓释放矛盾,以此达到减轻危机压力的有效手段。(中国大陆)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延续了两千多的农业社会历史,开始转身走向不同于原來农化国家的工业化和城市化。社会结构和文化都因这场巨变出现很大程度的危机。高速发展的物质化,缺少相应的制度与文化的改革,我们还以农耕文化下的小农意识迎接这场天翻地覆的巨变。制度和意识上的滞后,导致贪污腐败横行,不合理和不公平的社会伤害事件频出,社会孕积的矛盾越来越多。任何社会在矛盾不可调和之时都会出现暴力型的‘革命’,会造成社会的」巨大破坏。历史告诉我们,革命是在落后文明状态下无可奈何的结果,而且代价惨重。文明的社会会有较好的自我调节机制,尽量避免代价惨重的革命现象的爆发。纪实摄影作为社会学意义上的摄影,它在当下中国的形势中,无论是社会理论探讨和监督体制运行,都是具有积极意义和能够发挥作用的。所以,在中国当下提倡纪实摄影精神并发挥其作用,无疑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摘自鲍昆《纪实摄影的本质是人文关怀精神》一文部分章节)

袁伟时谈到了近代中国在政权政治的弊端,从中国社政史来研究,是一种极其深向度的批判与剖析。而鲍昆面对现代中国和它的社政现状境界中,谈到了纪实摄影的公民意识,我认为也正是被深刻认同的大公民责任,在纪实摄影的中国当下,从现代后中国社政大环境中大背景下,同样是一种极其深向度的批判与剖析。他认定:「如果我们把摄影放回一个大的社会历史框架中去看,公众记忆最多的照片都是那些伟大的纪实性的瞬间。」我不仅认同中国近代史学家袁伟时此番的析见,同样认同中国当代影像批评家鲍昆的此番析见。

那么,毫无疑问李晓斌作为一位具有社会正直使命观的纪实摄影的忠实镜头践行者,他的「照片都是那些伟大的纪实性的瞬间」作品。李晓斌,他这几幅纪实作品是具有时代性、历史性和史学价值的作品。

 

                       2017729日香港道风山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