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本人當下最本質的造化藝術觀。

我的當代表現主義藝術觀

陳帆(凡)

 

  對照地球上的一切生靈,人類多了一種創造性的腦體能運動逐於本能的私欲量化,但經曆過地球生存的漫步歲月,卻走向了自相殘害和侵傷其它生靈的悲淒之途。當下的地球人類掠奪與占有瘋狂無忌,而人類本應高揚慧潔的良知、關愛和平等,卻已削成一把把鋒利的尖刀,向自身猛剌過去,這樣一種時趨惡化的生命異化結構,幾乎已耗盡了人類本應該具備的大愛之純。

  藝術,不是裝飾品和炒貨,那本應是一種心靈感應最強至的東西,是心淵浸漫出來的純粹之品。人人都願意與藝術親近,人人又不情願把自身的虛弱嘔吐在公廁的小便池裏或大糞坑內,人們到底想獲得一種怎樣的精神依托?或許上天都清楚人類為何要冷漠與疏離。

  當有心淵之傾的藝術家從世界的各個冷寂的角落,匯聚在一起時,他們不僅明白而且清楚:藝術不是啃食巧克力也不是性交那活兒在取悅彼此,更不是市場的商價表和期貨,藝術是人類最純粹的感覺,帶著夢與傷的印痕,讓夜林叢中的秋蟲們知了人還殘存著一絲絲憐惜自已的珍貴。                                                            

  一場不售商業鈔票的地方,藝術家僅僅期盼有涼爽的秋風,帶著海的鹹味吹拂著每一位朋友已被蜜糖習染的生命之軀。夜有夜的神秘,夜有時也很清寧,因為一切的喘息大多在黑暗中進行。

  像螢火蟲,在深沉的山坳林間飛舞。我被無數飛旋夜空的亮點所吸引,看不清它們的細微,只覺著像小精靈,那是黑喑中的人類大愛與良知的眼晴。

藝術若不是這樣,那不是藝術。藝術是生命的再造與延續,還有習習秋風和無盡頭的夜空的包容。藝術家不是工匠和傳聲筒,藝術家的組合演奏和唱呤,是心淵滲出來的一滴一滴的鮮血和生命的腥熏之納氣。

我一直察覺,藝術是一種境界,是悟化而不是物化,它與經驗主義、功利主義、泛俗化主義和奴性主義、霸占主義沒有絲毫共同語言。藝術又是分品級的,被稱為藝術的藝術,仍有質價與氣格之分。手很多,但真正藝術家卻不是很多。


                                   2017725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