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一篇評介水墨畫家林天行的藝術批評。

時空與敘事交匯在真純愛情中的天涯行者

陳帆 

胭脂夢

2017全球水墨大展·人物專評掀開人生這部冷暖相隨的長卷,我一眼瞅見了在香港的一位水墨畫師林天行。他的最新近的一個畫展,正在香港荃灣天趣國際藝術館展出,他是畫出「魂魄出竅」的彩墨畫師,一個叫「天行」的天涯行者。

我很淺薄,才剛剛從香港張朱宇博士那兒知道水墨畫師林天行,但我是先從全球水墨500強精英名單的香港地區中見到林天行的。香港天趣國際藝術館總裁張朱宇博士對我說:「正是他,林天行!」

林天行,他的彩墨荷花也在天行。然後,我完全深深地沉浸在他的數十幅畫作中體驗和品賞。他所表述的時空和敘事結構今人興奮和吃驚。為什麼?

因為在展場他的規格尺寸各異的畫作中,我窺見到了一位天質超凡脫俗的奇女子隱形的身姿和她那明哲智慧的眸子,都有都在,有在一個天涯行者的心裏;有在牽絆幽豔清香荷塘之中,那一枝、一葉是千尋的沉夢似醉,那一花、一蓮是千覓的顧盼追戀,我的內心,那心淵的一偶也激蕩著愛的水露兒,令我在幽深荷塘的曲徑、水泊和枝漫葉湧、蓮蕾閉開間,總顯現那一位含情脈脈的倩影。

每一位來到紅塵中的過客,大體都有另一位刻骨銘心相守的知已,紅顏知已麼?林天行這麼多年,我相信他從未公開談及過什麼「紅顏知已」的。但他所有畫著荷花池塘的這些那些,都是有真純情愛故事的表露,時空重疊交錯,不分晝夜陰晴。沒有四季分別輪回,是何種情海愛洋?又是何種永難舍、離不得?林天行,待她過盡心靈的千山萬水之後,他至今依舊背負著消魂喪魄的孤單,在繁華人雜的世間繼續地行走,更多的時日仍在荷花池久久的徘徊……

 

知我癡心不改,

粉抹蓮梢,

刺枝微動,

蓮子開躍落水,

碧波含怨

羞歎風過淚飛。

 

造化天地人間,誰又可躲得過掠心佳人暗凋顏鬢?這正是我感受中的林天行。

 

天行絵荷深盟,

一個有她了得,

道是人間多無情,

荷塘不負天行心。

難忘卻臨窗眺望,

粉痕總在紙上,

有自在尺寸自有癡愛,

人間悲喜交碎。

 

林天行「來者自來,去者自去。」他迎送多少個四季不休?他一生中最癡情不悔最珍愛不盡的一件事,就是以心畫荷,天行於太宇。

 

畫品析

林天行的畫品,是多元素的綜成,主要涵蓋兩個層面:(1)時空流轉交錯,在多層彩墨抒寫中,以補色為基點而濃淺相依;(2)敘事娓娓輕柔,在如輕煙飄浮中妸娜漫舞的素女揮動的長袖。陳子莊講:「一是學畫必讀書,畫者文之極也,畫之要有二,一為靈性,二為學問,畫中國畫老學問不能傳意思,無學間無筆墨韻味,豈能立畫乎?二是以切身體會對筆墨功夫作示範表演。三是要與名利斷絕,藝術才有進境,名不可好,亦不可輕視,愛名是自尊,好名是貪心。」這三點陳子莊勸修論,天行得心應手,自然天成而大成就。天行作畫識古而脫古,是許多中國畫傳承者無法做到的。他突破固有矩不變,有不化的核心關節,古即有講「有法不如無法,無法亦先有法」,林天行,早年就讀中央美術學院中國畫系,是典傳的「學院派」弟子,然而他造化翻身成就了今天,就中國畫傳承所言,他是很叛逆的造化道行者。林天行,魂系進境,離眾絕致而獨樹一枝。贊亦不足贊矣。

 


                              2017722日香港沙田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