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當代藝術的國際性,不容怱視的一個提示是,藝術的空間已變得更加現實、直接而具多元視覺與思考元素的重構。藝術在當代人類生活中已不再是孤立的少數人把玩的寵物。藝術的思維己強烈而深透的反射到經濟、政治和人文及社會層面。它的意義已完全打破物件單向表述而進入人類心理思維的通道,這個通道原本並未接通,而是綜合重構的新藝術表現主義的創世紀心理思向的置換,掀開了前所來有的認知未來世界的領域。交感中的天宇密碼流已不再是漫散射導入地球,而是呈特殊碼流線性射入人類生存的地球而被智慧人所獲取。未來人類生存空間的智化是具綜合型的專才所孕育、所傳導。也就是說,人類從傳統傳承條敎式的敎化思維,已開始進入綜合心理到技能的開放式聯想創意思維,這是未來新型人類的世界,它必將到來而衛士般的維護地球的生態平衡和生存淨化。 這個觀點將深刻的影響全球新經濟學科和人類社會與人文學科的變進,一些具有開拓思想的藝術家都程度不同的,明確持這種不可否認的認知生命價值的觀念。在此,要申明的是:藝術並不孤立,它展示的生命意義是創新式的多樣化多體化綜合並構。中國傳統的藝術必須棄陳 圖新才會新生(包括繪畫與書法藝術和攝影藝術),否則死亡無疑。

我為何學藝術

 

  我已進入人生晚年的光景,但今生今世卻與藝術結下不解之緣,至於何時初識藝術,大概要從幼年的夢境中得以認識。那主要是足以引起幼小心境的奇妙夢幻和無邪的好奇。到六歲上便知道弄泥巴和沙堆做形,進而會在各種紙上用鉛筆胡亂畫些線條和怪異的人形物形和景狀。是的,六歲便開始癡質他弄泥玩石並開始在紙上畫畫。再後來,便讓父母買些水彩顏料貼,用毛筆沾些水去沾水彩顏料貼,開始在白紙上胡亂塗抹起來。這應是最根本的先添性腦積塊天資基因的起缘。

在北京上初中時,已有許多自已喜歡畫或者就是描抹出來的線、形、色,並開始知道畫畫要先學「素描」,我買了石膏人頭像和無臂無腿男性裸像回家素描,因無不能自通,父母跟他們有位世交好友毛敦孝說起「三弟學畫畫」的事,正好毛姨的同胞妹妹毛威是王府井帥府園中央美術學院敎員,就由毛威阿姨介紹認識了在央美油畫系敎書的戴澤老師,我便跟他足足跟學多半年的素描,鉛筆炭筆都使用過,除了在戴澤老師敎室跟他講授學素描,回到新街口太平胡同3號北影宿舍大院後樓南門右側我一個人住的小屋,從此在家中勤學苦練素描。

我記得我學畫畫的第一位啟萌老師就是戴澤敎授。素描,為我初識美術留下刻骨銘心的記憶。由於喜愛美術,便在北京報考了校址在東四隆福寺的中央美術學院附中,但獲考並不成功而失利,同樣給自已留下至深抹之不去的記憶。再後,我由北京九十八中學校初中畢業,保送到中國人民大學附中念中。由於曾在念初中拍戲《紅旗譜》扮演朱虎子一角,對電影產生濃厚興趣,加之父親是一位很有資格的老電影人,在人大附中念高中的三年,便在學生會大搞話劇和朗誦,為投考北京電影學院導演系整整忙乎了三年,同時仍然對繪畫興趣不減而成為我青少年時期的人生喜愛之一。

值得一提的是,我人生對繪畫和電影兩種學科的選擇,都在對理想的盼求的喪失中和殘酷的專治社會迫擠下,產生了巨大的反差,讓我今生今世初探無緣而心靈打擊改變了我對人生美好的看法,進而影響到我對生命價值和人生態度。但我清醒地知道,中央美院附中和北京電影學院的失利,並不是我本人的問題,我的資質是合格的,問題出在出身背景的「階級鬥爭」。奇怪的是,我當年並没有沮喪,卻反爾堅定了我今後對繪畫和電影的追求勇氣。這是我的人生無可改變的事實。

  1964-1972年是我參加工作從事獨立紀錄電影制片時期,將近十年的獨立電影制片、攝制的踐行體驗,實際上僅遲續了3年的時間,中國大陸就發生了「史無前例的文化大革命」(史稱:動亂)。這種從事獨立電影的體驗不僅我有,淩飛也有,只不過我在中央的水利電力部門,他在中央的建築科學部門。我曾有一段真實的文字記載:「閃回:不同時期的我把持電影攝影機和電視攝錄機的經曆。 A20歲與35mm艾姆電影攝影機;B22歲與35mm國產和平電影攝影機;C24歲與35mm康瓦斯電影攝影機;D25歲與16mm包萊克斯電影攝影機;E28歲與35mm卡米電影攝影機; F42歲與貝特康姆電影攝錄機(附帶監視器)G48歲與35mm低雜音康瓦斯電影攝影機。H、之後又與世界上最先進的艾姆電影攝影機接觸。 我在相當一個時期,與電影攝影機有不解之緣。 閃回:不同時期,我從事獨立制片的業務經曆流程。 A、北京八一電影片廠洗印車間、小放、剪輯室、標放和混錄棚雙套; B、上海譯制片廠剪輯室、配音間;C、上海美術片廠攝影柵、動畫車間;D、上海科影廠剪輯車間、標放和混錄棚雙套; E、北京電影片廠洗印車間、剪輯車間、小放、標放和混錄柵雙套;F、北京科影廠剪輯車間、標放和混錄棚雙套;G、上海電影洗印技術廠洗印車間、底剪室、字幕車間、混錄柵雙套;H、北京電影技術廠洗印車間、底剪室。這些年涉列電影制作的具體環節,給他打下了紮實基礎。閃回:在北京和香港。A、北京,八一電影機械廠生產的35mm皮包機,親手操作放映技術、研究畫面組合的主要工具; B、香港,在九龍灣奧斯卡電影院放映了一個月的美式座機,大盤本掛片是有生第一次。自己動手掛片放映拷貝,這種實感終身難忘。」

  1973-1980年我起始調入北京幻燈制片廠先於洗印車間從事照相洗印、膠片洗印和技術攝影,1980-1990年調入編輯部任圖片編輯和攝影記者。北京幻燈制片廠也叫北京文化公司,原屬電影局制片二處,後屬北京市文化局管理。是現今北京歌華文化發展集團前身之一,另一個是北京市美術公司,後組建成北京歌華文化發展集團。2001-2003年續任北京歌華文化發展集團傳播公司策劃總監。這一切從藝的經歷,都使我在今生今世受益非浅。

  這樣一個人生經曆,那當然是完全屬於我的。因為從來就不是「學院派」的料子,卻又要涉列到電影工業,後來又是照相專業,那我的所謂的「照相專業」,是從旅遊風光與名勝開始的,從事獨立電影常年要出差,呆在一個地方的時間長緊跟著就是進各個制片去進行後期。這叫「拳打腳踢」,或者雅說是「一專多能」。我們很幸運,我和淩飛在那個時期有相同的經曆,因為電影是工業,我和淩飛才真正懂了什麼叫電影工業。如果,從藝術的角度說,我們學到了「學院派」沒有學到的東西。那的確是。

  我在幻燈廠的作為,是它讓我集中了相當時間,照相攝影而言,真正從非職業走上了職業。懂得了什麼叫人文采訪?懂得了圖片(畫面)專題的意義,進而懂得了圖片專題的政治與文化的承載價值和份量。因為不同的知識積澱和人文審視的積澱。我終於才可能成為了專業的照相攝影師。的確,我本人重要的業務水准和綜合修為,都主要是在這個階段成型成熟的。

  因為知識與人文積澱,都是一點一滴積累起來。那麼,修為的提升呢?那都不是一句兩句話,就說的清楚的。要說,我怎麼從電影走向照相攝影又走向繪畫,那只能說是:偶然來自必然的反應。

  那麼,從1990-2017年的二十七年漫長的人生生涯,我始終不忘初心,堅持著從「必然走向偶然再由偶然走向必然」。包括進入横店成立影視公司和進入湖南衛視,我敢說:這正是人生不斷收獲的歲月,因為我自信,我放下,我自強,我無愧!

  人類藝術是甚麼?是大公大愛良知的頌揚,是人格尊嚴和自由博愛的謳歌。如果你真的悟通了這個通往人類靈魂的「大道理」,你终将會在藝術上獲取大成就。藝術融合—起越差異越融合,在我們看來,21世紀的大趨勢必然是中西藝術更加接近,思想逐漸走向融合,東西方藝術的觸合,以超然的態度超越簡單的二元對立模式,使藝術呈現為多元化和豐富性。老莊哲學認為世界萬物是「不齊之齊」,承認物與物存在差異,差異就是矛盾,有矛盾才能啟動創造性和思想活力,藝術才能出現生機勃勃的發展態勢。

  我習慣稱之為「現代後」的意義是在闡明人類的人本認知能力已完全脫離人性原始的生存價值,強調「現代後」的意義是在公開宣稱,人的意義仍然要從人性原生態的物我悟忘我的圓通生存觀做起。我的天宇現理論:當下人類的墮落,是物欲占有主義和享樂欲望的惡性膨化,導致人類情感關系的疏離和冷漠。這是個全球性人類精神學科的重大課題。當下人類心理精神危機的全球性疾病期即將來臨。如何拯救人類自已已成為超大命題擺在了人們面前。極端物質化、壟斷政治化和面具形式化已成為不少主權國最嚴酷導致國民精神失常病兆的根本起因。當代藝術家的良知是喚醒人們心靈的愚作啟動人體內在心靈的純善和活力。藝術家無論用何形式張揚人性的良知,旨在以「後現代」的物向認審世界的目的是以圓通自在的天宇精神,向極端物質占有主義和特權享樂主義發起持續不斷的精神攻勢。

  當代藝術的國際性,不容怱視的一個提示是,藝術的空間已變得更加現實、直接而具多元視覺與思考元素的重構。藝術在當代人類生活中已不再是孤立的少數人把玩的寵物。藝術的思維己強烈而深透的反射到經濟、政治和人文及社會層面。它的意義已完全打破物件單向表述而進入人類心理思維的通道,這個通道原本並未接通,而是綜合重構的新藝術表現主義的創世紀心理思向的置換,掀開了前所來有的認知未來世界的領域。交感中的天宇密碼流已不再是漫散射導入地球,而是呈特殊碼流線性射入人類生存的地球而被智慧人所獲取。未來人類生存空間的智化是具綜合型的專才所孕育、所傳導。也就是說,人類從傳統傳承條敎式的敎化思維,已開始進入綜合心理到技能的開放式聯想創意思維,這是未來新型人類的世界,它必將到來而衛士般的維護地球的生態平衡和生存淨化。

  這個觀點將深刻的影響全球新經濟學科和人類社會與人文學科的變進,一些具有開拓思想的藝術家都程度不同的,明確持這種不可否認的認知生命價值的觀念。在此,要申明的是:藝術並不孤立,它展示的生命意義是創新式的多樣化多體化綜合並構。中國傳統的藝術必須棄陳 圖新才會新生(包括繪畫與書法藝術和攝影藝術),否則死亡無疑。當今的藝術亙動因果,是一種近乎禪修的同步異向舉止,其間志向、心敘、性情和默契,稀為珍貴,因果起著舉足輕重的作用。而這種亙動,將促使創作踐行的非形式化團塊的有效運作。已顯得非常必須和得心應手。


   我想,具有集結造化能量的新的起動價值,我曾對在巴黎的馬德升說:我們彼此的遭遇具有起承轉合的重要意義。故,不僅僅在於享用我們的友情,同時,心淵湧起如同火山岩漿已在沖騰,我會盡其所能做好歐洲與香港乃至與中國大陸的髙端公共關係。當我們直接感受菲林的廢止,數字邁出血腥與嗜吸一步的時候,便深切驚歎:一個橫掃全球的疊幻時代來臨了,它十分地瘋狂又十分的邪魔,使得人們對藝術的定義產生了反祖的絞殺,魔法時期的降臨,直接衝擊了藝術。

  一切的綜合,給了多媒組合的疊幻藝術製造了生機。所以,正如同中世紀的血腥與嗜吸,在當今整個現代藝術潮動中,充滿著混亂與亂倫。

  一個「充滿生機又窮途末路的時代」而「即可笑即茫然」,是沒有講差的。藝術的形式,我始終以為是內容的藝術相承接與匹配的載體,而繪畫、雕塑乃至中國的漢字書法,同樣是既處在「窮途末路」又 「充滿生機」的實況中。傳承隨形合影或者任意無法無天都沒有出路,仿照重現、形色線塊重複和一味依扶,故即窮途末路。智於琢磨試驗,讓單體性仍具充沛的生命力,那是一種職業藝術家當應悟通的門徑。基於傳承的適合元素,造化成你的藝術是與眾不同又具吸引力的單體獨位藝術,故即充滿生機。

  它當然不是多媒藝術。多媒藝術無論怎樣,都不可以謀殺與眾不同又具吸引力的單體獨位藝術。不能。亙動的出發點是體驗,而藝術進入消費重在體驗。藝術造化者的原創體驗與藝術欣(鑒)賞者的直覺體驗,是一個從心理表層到生理表層,又從生理觸動的感覺層面微妙返射到心理靈性深層。人們的感官直覺一般是很苛求的,喜新厭舊同樣存在而且普遍存在。所以然,對繪畫藝術的造化,無疑有更適合「當今」的真實需求。

 

                           2017719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