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贺延光,是中國大陸現代後極其重要的新闻攝影记者和最具有正義感和人格尊嚴的人文社會攝影师,他對中國大陸官方攝影媒體和新闻攝影纪者,乃至圖片編辑的現實與未來,都将産生深刻的影響。我在2015年11月5日收到他从洛杉矶发给我的信,陈凡兄: 「我退休后已不在新闻一线,但仍有许多意蕴深刻的普通社会场景值得用镜头去捕捉,而我们这个时代特有的画面既层出不尽,又取之不绝。我以为,能否拍出‘小题材、大作品’,是对所有摄影师心力、眼力和能力的挑战。对我的评论,切勿过头。感谢你! 」在我看来,这就是一种正常的公民审视----公民贺延光的公民審視。

公民延光的公民審視

陳凡(帆) 

   按语贺延光,是中國大陸現代後極其重要的新闻攝影记者和最具有正義感和人格尊嚴的人文社會攝影师,他對中國大陸官方攝影媒體和新闻攝影纪者,乃至圖片編辑的現實與未來,都将産生深刻的影響。我在2015115日收到他从洛杉矶发给我的信,陈凡兄: 「我退休后已不在新闻一线,但仍有许多意蕴深刻的普通社会场景值得用镜头去捕捉,而我们这个时代特有的画面既层出不尽,又取之不绝。我以为,能否拍出小题材、大作品,是对所有摄影师心力、眼力和能力的挑战。对我的评论,切勿过头。感谢你! 在我看来,这就是一种正常的公民审视----公民延光的公民審視。

 

当下照相影像的解构与非解构。或者去说中国大陆现代后的生存与自由命题。从来未曾见到专题的正式或者说正面的,哪怕是事实上有约法三章的学术研讨,没有或者说无法研讨。因为,在中国大陆的学术命题仍然是受菅制的,社学院的社会学、人类学、哲学与政治学都是非常实用和循规蹈矩。当然艺术研究院的人文与类别艺术都一样要循规蹈矩或者说上边既定的规矩。这一直以来是执政党最大最难愈越的人为误区。

延光的影像表述。一出画即是敏感话题。如烹者食物生不宜熟亦不宜非要熟透了。才有可能弄给你……,这是甚么意思?贺氏图作《当下》有亳无回避之嫌。这要瞅你怎么以为。我想起弗兰兹·卡夫卡话:「目的虽有,却无路可循;我们称之为路的,无非是踌躇。」又说: 「我们唯一能够逃避的就是逃避本身。」我钦佩贺延光的视界,同时又让我不得不承认,画面并没有直接点破。纪实摄影的多重审视的暗喻隐喻功能的空前伟大。

我们面临的中国命运,不是几位领国者单独的事,也不是几百位上数千位国立代表们说了算的事。这样的社会无法让国民得到普遍公正的实惠。那么什么才是真正算得上民主公正和法制的社会呢?国民代表国家,当然就不是家长制。家长制无民主、公正可言。这是我看了这三张图片所体会到的东西。

影像本真与价值照相影像在瞬间定位,决定了视置的坐标的影像构成达到了在场性与隐喻效应在走向人性心理轨道的高度协调同步,毫不神奇。但,这种「毫不神奇」的背后确有影像造化者,内共振磁场引发的神奇再造画面功能的作用。所谓「偶然是必然的反映 」,正是影像笔者人性内共振磁场与对象物的共鸣所致。

我说了 「影像造化者」,又讲了 「影像笔者」。是两个业界专属概念的互为,换句话是体验与互动进入构成影像界面的化学反应。已不仅仅是单项的物理现构。前者为体验后者为互动。是无法躲闪的照相摄影的从必然走问自由的化学过程。问题在于,你是不是具备切入这种影像构成轨道的能力。

   请注意贺延光以下四幅作品:(1)《等待》(2015/5/12;2)《给盲孩子讲电影》(2015/5/12;3)《排查眼疾》(2015/5/13;4)《散瞳》(2015/5/13 )。在这里我也改变一下对具体作品解读的习惯,请各位自已走进画面的界面去自我解读。值得提示的是,内容的节点导引要思维悟明。贺氏影像之所以有如此精确的心理切入能力,是有根本故由的:践行的严肃性和本真的良知。同时即修成了贺氏影像的人格魅力。

多元叠层元素构成的纪实影像。照相摄影的人文纪实特点,不仅仅是真实的现场感,在影像构成中的文学表叙方式,具有很强烈的隐喻成分,而人物作为「角色」的核心构置元素,其微妙的在场「表演」构成,跟戏剧、剧情影视却有质的区分。人文影像的瞬间组合,真实的现场感是必不可缺的条件,它没有现场环境与人物预设假定性,而应是一个真实的确存关系。

但这种确存关系,又不是一般的常见的影像环境,而具有戏剧性真切的在场细节构成。我把它称为照相影像的文学表述细节元素。所谓文学表述细节元素,在镜头中的显现无疑仍然是瞬间在场性为前提的。贺延光的作品《朋友圈》和《卖年画》是典型的例证。

在《朋友圈》的画面构成中,核心视点从桌面中心的凤凰盘引起节点上视觉的心理冲击,它会很自然地把观者视向,扩散成追索性的观步移动移位,当急速进入黄金分割中上位节点时,必然会引发观者极强烈的心理共 

我们再看《卖年画》的画面构成成分。人物的中心位置的头部,仍然节点在黄金分割的切分线上。使视观习惯首先产生稳定感,再递进到文学性表述时,中心构图又产生了放射性扩散冲击,特定角色的作用,在细节元素强有力的铺垫下,必然引发观者强烈的心理交感。贺氏影像,是中国大陆最具人文风采的成功影像。其根本原因,是它的在场构成基因的真实性与思想的思考作用。

  贺延光,不仅仅因为他是资深新闻摄影职业记者,而是他的人格价值观的大公正义心志与心志的公民责任意识的自尊、平等。所以,既便是社会人文纪实摄影,你首先应该是有思想的正义感强烈的公民,之后才会是有成就感的摄影人。贺氏的社会人文纪实影像,具备多元叠层元素构成,非日之偶得,这是他长时期新闻与纪实摄影践行不懈努力积淀的必然结果。这两幅作品,所表现的内容,是前所未见的最贴切入微表现“领袖与人民」关系而具备廉政与亲民特色的作品。

影像的人格外化本质我们常常在各种社会与人文环境中,过份去追寻为什么和为什么会这样的时候,影像审美往往会 「过敏」。当有生命的一个人与有生命的另外一个人对话的时候,便会有意无意被另外一种概念所牵引,那就是主观评判。审美认识在进入偏离本真的主观猜测中,因为居高临下,或者极尽剖析,主观追迫你在「鸡蛋里挑骨头」。它的本质意义是「还真」。但实际意义是主观上还不了真。

贺延光在中国大陆不同的现代后年代中,拍摄了俩位具有很高知名度的文化人物。一位是电影导演凌子风,另一位是人文社会摄影师李振盛。从影像表叙的人本价值来评判,他们都是在中国大陆无产阶级红色革命的熏染下,垂炼出来的影像笔者,凌子风先生是流动影像笔者,李振盛先生是固定影像笔者。怎么评判他们的人格精神和公民责任。正是我们解读贺氏这两幅照相人物影像的基本出发点。庆幸的是,我都有切身经历与他们零距离相遇。这正是我解读的基础。对当下中国新兴人群而言,这俩位影像纪录的文化前行者,什么最值得人们去真切关注他们最本质的本真呢?

  特定的历史时代和依附的政治环境,无法让他们摆脱命运的躯使和认识的局限。但人性的良知与背叛良知,信仰的真执与投机求荣是鉴别的重要标准。我以为,真正优品的人像作品的画面构成,是否如真地捕捉到了特定人物内在的人性真实的精气神。

  红都的尘烟在一片光鲜的时光普浴下,好像就这样的清亮之日在北京算是要记数的,难得的清亮。有观者会驳我:假阴天还清亮,是人家相机好呗!我不想去做气象分析师也不想去做卖广告的导游。想起红都女皇这本红书,同时想到元明清王朝的皇都列祖列宗。中国的近代史血迹斑斑,而今你终无法摆脱帝王之都的巨大阴影。它当然包括民国的旧时代和现代后的六十六。

我本人无法摆脱的是京都放射出来的各种光鲜,但我却在光鲜的束束放射波中,听到了一阵又一阵众百姓如泣如述呻吟着悲痛的哀叹!贺延光的《导游》让我从帝王故都今朝红都的时空隧道中,只清晰地瞅见两个血腥的大字:吃人。在他的画面中,我无奈地面对着故皇都今国都的纠接缝隙中,漏滴着鲜血已流遍了中华大地。画面二八切分线上的残疾乞女,她那双伤残如刀尖的双腿向罪恶的真凶剌去。

  贺氏影像给予我们的还有另外二个字:麻木。当今的中国是一个重要的也是危机四伏的历史转折关头,中华民族不仅仅需要富强,还需要热血壮士的勇进举着自尊与人格的大旗,向沉沦的腐朽权贵宣战,捍卫我们亿万百姓得来不易的正义!

 

                                     2017年717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