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独立话语权向来很脆弱,长期受其管制和束约,个性化发展或张扬在很长时期大一统国政体制下,弊端多多而应有的艺术个性化持质而被整改或丧失。从现代后中国社会的文化与艺术进入习近平时代后,在文化与艺术发展上的独立话语权有了明显的改善,这是长久以来在党国文化与艺术政策上,顺应全球经济与文化发展的客观反映。值得注意的是,照相摄影镜头的真实性,是无法回避的。又由于它的瞬间性和大众性的特征,镜头的客观纪录是无法改变的。如果说,照相摄影和意识形态的关系,那从来都是密不可分和无法回避的。它十分清楚地告诉你:无论党国政宣的照相摄影,还是个人非政宣指示的个体照相摄影,照相摄影师都在纪录现实的「客观的真实」,比如沙飞和李振盛、李晓斌、王文澜和吕楠。显而易见,这里讲的是纪实照相摄影,并且与大众业余照相摄影和发烧友无关。我将述评一位不可忽视的纪实摄影师黄小兵的从事纪实影像的经历,主要讲作品。

对一位不可忽视的纪实摄影师黄小兵的述评

陈凡(帆)

  【按语】中国,就像中华帝国始终屹立在地球的东方,长久治固的统敎和为我独尊的国家主义,使得意识形态充满着专治和独裁,这个国政深刻制约着文化与艺术,诸如文学、美术首当其势,而作为照相摄影亦毫无例外。

独立话语权向来很脆弱,长期受其管制和束约,个性化发展或张扬在很长时期大一统国政体制下,弊端多多而应有的艺术个性化持质而被整改或丧失。从现代后中国社会的文化与艺术进入习近平时代后,在文化与艺术发展上的独立话语权有了明显的改善,这是长久以来在党国文化与艺术政策上,顺应全球经济与文化发展的客观反映。值得注意的是,照相摄影镜头的真实性,是无法回避的。又由于它的瞬间性和大众性的特征,镜头的客观纪录是无法改变的。如果说,照相摄影和意识形态的关系,那从来都是密不可分和无法回避的。它十分清楚地告诉你:无论党国政宣的照相摄影,还是个人非政宣指示的个体照相摄影,照相摄影师都在纪录现实的「客观的真实」,比如沙飞和李振盛、李晓斌、王文澜和吕楠。显而易见,这里讲的是纪实照相摄影,并且与大众业余照相摄影和发烧友无关。我将述评一位不可忽视的纪实摄影师黄小兵的从事纪实影像的经历,主要讲作品。

 

  中国现代社会,首先主要有讲的是中共主政后的六十八年的历史发展时期,作为从事纪实照相摄影的专职新闻记者或者有志于从事纪实照相摄影的摄影师,他们无论在这个国家的何处,都要置身在被称为「神州大地」的国土上。六十八年的发展与变迀是充满复杂多变的国政变故与起伏。但它有一个极其重要的前提,那就是执政党从来没有改变过,是一个一党专政的大一统江山国政,这个六十八年,可以被称为风云翻卷,政治运动一个接一个,从镇压反革命三反五反、抗美援朝、公私合营、反右运动、大跃进、三年自然灾害、四清运动、文革动乱、六四运动、改革开放、港澳回归、两岸互通、反贪腐斗争及两岸分立至今持续不绝。也可叹是虽为「一党专政」,但执政党内有派,所以因党的路线斗争一直没有停止过而深刻地制约和影响着中国大陆主权国政治经济发展与民众的民生、民主和民权的种种局限。

  中国被称为被联合国承认的主权国,但台湾至今仍被割离而异立,所以我习惯称主权国叫中国大陆。这种状态将需要持续多久?多方面政情与时局如此扑朔迷离,至今仍都是未知数。但作为作为从事纪实照相摄影的专职新闻记者或者有志于从事纪实照相摄影的摄影师」而言,却是一个践行纪实影像拍摄的波澜壮阔大显身手的中华大地历史的大舞台。黄小兵,出身中共革干家庭,从幼小就在首都的部队大院长大(与进京的延安革干子弟一样家庭父母和他们均享受优厚的国家侍遇)。「共产主义接班人」的系统敎育,对他的秉行言语影响至深。因为父母是高干,他的人生观,根本上是信奉马列共产主义和毛的思想的,因为从小就接受党的正面敎化,他骨子里是一个心眼地爱这个共产的红色中国,父母长期供给制和单一化敎导,人心底善良、简单讲正义感。正如电影人冯小刚和姜文,他们都是从部队大院出来的子弟,他们都有共通的气质和个性特征,敢说敢干,善良好施,这也应是黄小兵的秉风。

  黄小兵从事专职的新闻与纪实的照相,他不仅仅是出于单纯的爱好。因为,骨子有专业和社会责任感。这是十分重要的前提。黄小兵,最重要的伯乐和引路人是王文澜。首先,我跟王文澜是业界老友。我对他的评价:识文澜数十年,从他习惯性眯缝的眼隙线沟里,我会瞅见他闪烁不止的一道冷热交替的光在流动。不动声色便在寻觅人景社会的某个切面视界中,把人间舞台的悲喜转换得入丝入扣。那是一种独有的中心构成视界的放射表达,集中焦汇一个量子能即刻爆列开来如漫天星云,让人回味无尽。文澜影像所特有的量子能潜在画幅的力度,犹如休眠火山爆发,从寂静到轰呜的过程,正表达了他的沉静的量子力学的物化妙得。这是很多人所无法具备的突发闪现的内在量子能量场的真实存在的结果。进而在构成现埸的画面人、景、物组合表述过程中,是特性不变量的量子能催化下的巧妙重组,或者可以用通俗的词句讲,是细节再造。文澜的大量图作,人文色彩看似平淡而轻盈,只要你静下心去瞅去品,你会觉着一股浓浓的味道会流淌出来。那即是浓重的人间,不!中国式的特有的悲喜剧色彩,会从画面各个角落流淌到你的心间。王文澜,是乞今为止中国大陆最具悲喜剧色彩的人文纪实摄影师之一。」王文澜,作为中国日报摄影部主任,把他吸收到报社做摄影记者。致使磨炼了黄小兵,使他成为了职业的新闻摄影记者。

我们一直以来都被照相的瞬间时空所蒙蔽,在瞬间时空中的心理磁场十分地脆弱。当镜头、快门和光圈产生一连串流体运动时,很多从事照相摄影的人们,极象跳伞员没打开伞包的失错。其实,瞬间时空的定向是很强的一种磁场流码的收索。绝对不是随便的,故因无心理知觉的闪寻而失错而无视感的准确定位。

我想并认同,典型瞬间与常态瞬间早就客观并存。不仅如此,这种并存与心理磁场密不可分。它是物本位与影视位交叉叠续产生出的镜境。

所谓典型瞬间,是自然、社会、人三位一体时的一种超乎寻常画境扩大化,是三位一体时典型凝结的一个神奇和异化结晶体。

所谓常态瞬间,是自然、社会、人三位一体的生长态无奇无异的合生理心理规律的生命行板。它具有柔和的生命节奏,舒缓而蕴含着人性的生命制控节律。

我一直在观察人文社会摄影师黄小兵大量的“生活照片”,我惊讶地发见,他的画面表达十分的常态而有准确定位。这就不寻常。他让我突然地明白常态瞬间也是二位一体的互为心理磁场的重点。黄小兵长期跟拍市民百态,以影随形以情化境,他心中有浓重的泛民情怀而深味。

所以,不少人爱好照相,本质上并没有真正入门的根本原因,是视而不见熟视无睹,痴醉小白成了形式主义大兵团。常态瞬间,本质上是自觉的,而非一掀快门即是家,故匠者太多太多,工匠影匠相机匠PS匠还有甜匠杂匠!

甭先去瞅他那未老先衰的模样儿,说话有时颠三倒四。其实并不真正了解他。为了这个,我有意接近他,凭着八十年代的交情。当我再一次接触黄小兵,他老了,但又覚着不是真正老。我终于觅寻到他那童贞般的欢乐,同时又直觉到他肩负的敬孝护幼的善爱之心。他的心很善,有很多时候我能瞅见到他的孩童的顽皮和貌似蠢笨的执着。但又有谁会知道他在政见上的沉着与深度?小兵在照相影像的追求多半人生。他所践行的每一步都是跟平民阶层不可分离。他重要的摄记生涯是在中国日报度过的。他是一位很敏感的纪实摄影师。

一个人的世界,是多方面的人生个体的独特缩影,那终极的焦点是与任何人都没有关系的“我”。我有机会跟黄小兵零距离接触,才真正窥见到一般时光无法了解和认知的他。这,跟长久的断续交往所无法达到的心灵对话,那的确是刻骨铭心的生者对生者的魂魄之交。

对一个人的认知和了解是一件非常不用容易的事。这是在认知后的一段异常悟见的接触,我自信它的准确、深刻和深沉。我瞅见了一位真实而灵动的照相影像的执诚行者。

坦率地讲黄小兵的外貌举止一直是我疑惑不定的悬谜。我如果没有切近心灵的接触,大致是跟始众说纷云的印象一样,认定他就是一个走向夕阳的老头儿而已,哄着呗!而实际上,这种见识是大错特错。黄小兵,表面说起话来有时颠三倒四,实际上是个心知肚明的主儿。

他的人文情怀沉入心渊而积淀已久。我有机会在他儿瞅到了各个不同时期的人文社会作品。井然有序地排列在他心岸的堤上让我自愧不如……

黄小兵纪实影像的观照是冷峻如微的,其在场性不仅浓重的表达了特定的中国大陆的社会与人文的“中国特色”,那种直逼城市现实的真相价值都达到了相当高度。 我独来独往惯了,但瞅喜欢了也死跟。这不,比如广角这帮人儿和几位个色的主儿,其中就有黄小兵。摄影人黄小兵是个足料的老顽童。

 

我瞅见最近黄小兵瞄准的准星,又回到了80式最佳时刻,令人惊喜。中国城市平民意识的可贵已被遭踏得不轻。事实上,时至今日我并没有见到具有生动而深刻的城市平民纪实作品,足具分量而受到深刻关注。

所谓城市摄影哪是甚幺欣欣向荣的高楼商社和城中“天上人间”的夜生活!而依然是饱受所谓新城市时尚生活重压的弱势群体。他们是一大群悲怆的无社会政治化知信的奴化百姓。正是城市纪实摄影表现的重点。

黄氏人文纪实影像,他准确地传递着这一大群平民百姓,正努力在唤醒自已个对未来生活的信心。他们与世无争而屈从的忍受着不公正的社会待遇。他们是前辈与后辈人之间的那一大群“君子大团队”,是中国现今最具悲喜剧色彩的城市人群。

中国大陆照相摄影的不真实,完全表达了摄影者本身的不真实。他们其实活得很悲剧。而黄小兵的真实,却传达了作为一个公民人格不屈的真实。这实际并不是一朝一夕的。这就是信仰。

都市的一景一物交替着人来人往,急也匆匆慢也匆匆,甭瞅岁数甭瞅是男是女,你就瞅那神色,就知有事儿没事儿。再有,就说北京那胡同街面的人儿,十个有九个半都心不在焉。这话儿怎讲?敞开说吧,欲望太多能不散神吗!

小兵可好,整天价逛悠着,就像丢了魂儿似的满市找,他倒是目力集中心勾勾的寻摸着,找的就是这些个散神的色郎艳女。不对啊?也有静心读书的不是?你瞅仔细啰,那是难得糊涂,他是在修戒色的心……

我见到小兵这几幅街景中的少男少女,还真品出了些人间“三温暖”的妙谛?一是听与说的温暖二是恋与情的温暖三是瞄与性的温暖。

人物写真。姿态与神色很要紧,有时候你瞅准了想干嘛还真不成,歪打正着反而妙趣横生。说是“歪打正着”,其实也是平时炼出来的功夫。只是你得下心留意挑选,告诉你甭太随便了。

甭先去瞅他那未老先衰的模样儿,你并不真正了解他。为了这个,我有意接近他,凭着八十年代的交情,我住进了他那凌乱不堪的房间,极力想靠近他的心。我终于做到了……

黄小兵并不真正老迈了,他绝对的没有。我终于觅寻到他那童贞般的欢乐,同时又直觉到他肩负的敬孝护幼的善爱之心。他的心很善,有很多时候我能瞅见到他的孩童的顽皮和貌似蠢笨的执着。但又有谁会知道他在政见上的沉着与深度?小兵在照相影像的追求多半人生。他所践行的每一步都是跟平民阶层不可分离。他重要的摄记生涯是在中国日报度过的。他是一位视界很敏感的纪实摄影师。

黄氏影像落定于平民社会是必然的途径?他新近的组作《一条胡同的太平时辰》让我欣喜他的自我奋进的进步之举。他终于悟到了才有这组作的诞生。

胡同,当然指那观光游览区的横七竖八。正因为这就十分地商品化和市俗化,才多出皇城时尚的怪异与神秘。因为,这地儿游(荡)着、混迹着一帮90后的宅男女。就自然而然会有很酷的童话故事、情爱故事和新式的章回故事发生。

黄小兵用长久的经常不断的敏感触角拍下了胡同旯旮的一景一物和人共生的一刹那,具有强烈的人情味道和心理显示。构成的二八切分运用稔熟。照相影像的纪实构成并不是随意玩票的游戏,它的人文情怀的表述是很自觉的个人人格和人生态度的外化。黄小兵是一位仍在前沿从事这种拍摄的为数不多的老摄影师之一。

  一个人的世界是多方面的人生个体的独特缩影,那终极的焦点是与任何人都没有关系的“我”。我有机会跟黄小兵零距离的朝夕相处一段时日后,才真正窥见到一般时光无法了解和认知的他。这,跟长久的断续交往所无法达到的心灵对话,那的确是刻骨铭心的生者对生者的魂魄之交。

对一个人的认知和了解是一件非常不用容易的事。这是在认知后的一段异常悟见的接触,我自信它的准确、深刻和深沉。我瞅见了一位真实而灵动的照相影像的执诚行者。

  坦率地讲黄小兵的外貌举止一直是我疑惑不定的悬谜。我如果没有切近心灵的接触,大致是跟始众说纷云的印象一样,认定他就是一个走向夕阳的老头儿而已,哄着呗!而实际上,这种见识是大错特错。黄小兵,大智若愚。

  他的人文情怀沉入心渊而积淀已久。我有机会在他的PC台上瞅到了各个不同时期的人文社会作品。井然有序地排列在他心岸的堤上让我自愧不如……

  黄氏纪实影像的观照是冷峻如微的,其在场性不仅浓重的表达了特定的中国大陆的社会与人文的“中国特色”,那种直逼城市现实的真相价值都达到了相当高度,还尚未被人文社会学界专家足够的关注。

  酷热到冒火焰似的盛夏,向水泥地打个鸡蛋立马就是外焦里嫩的太阳煎蛋。这马路地面没50C来度才怪。黄小兵,居然能在这火候扫街,忒晕死我才算数。瞅瞅……

  《画官有价》超大块的广告牌,足有几层楼高。甚幺名家如何铺张?细这幺一瞅,全都是正处正局级的文化高官在招遥不是!画画的又是做官的还要推进到一个叫文化产业的市场上去公开收钱。真资格是官商勾接的典范。难怪穷画家终不明入画行进财门的诀窍在哪里?

  《黑衣雌帮与粉红雄派的搭班结伙》女人进了社会是要讲潜规则的。说透了就是工具,多种交流使用的工具。可干嘛让她们穿黑衣裙上班呢?又是做名车的铺头?不明也罢了。你再细这幺一瞅,男生竟然是粉红的夏衫装束。时尚到了雌雄相背的地步,你站的角度全是全新的话,你就明白啥叫男盗女娼了。

  《人模狗样》现而今的中国大陆,人都不如狗受待接。你瞅瞅你的左右邻舍,谁家没养狗?狗儿女真的亲上加亲,成了家家户户的“正式成员”。宠物价值观的与盛,是在基本丧失社会化信仰的中国大陆国民心理变异的明显标志。

  《男人的社会责任削弱都是一样》面对中国大陆的社会现实,男女的婚姻制度,显然变得脆弱而经不住泛民社会化独身计划的冲击。家庭走向解体的趋势严峻。

   《五花八门的商用招牌沦陷》“批发馒头、大饼、面条”和“福彩体彩”的张扬市井,是中国大陆延续以久的社会化告示的空前泛烂。

  《行尸走肉》这是一种非常典例的黑色组合。那种散、乱和懒的内在元素起到了潜依默化的作用。

 

   一招一式,非以“玩摄影”所能得。中国文字之一词一字多义可解。我以为怎幺说,玩摄影便不宜轻薄可释。照相摄影的确有:大众拍照与摄影人造意可分。不能混为一谈,两个概念、两种定义。现下,不仅概念不清而且真正是混而一谈,终修不成正果者大有人在。莫比身份莫夸器材莫拨是非。都没任何益处。

  我从不依附,独来独往。瞅喜欢的,是我的良师益友。黄氏街拍道法自然,那是挺在意的画构又是随心拈来的物与人境。细瞅,那是入了魂魄的耐看。这是积淀长久的使然,造化于人之灵肉之间。故此,摄影人的价值便油然而生。  

结束语

  宣导艺术家的自省和溶爱,是拯球公民艺术的唯一前提。摄影师也不例外。

  无论你有怎样的学位和成就,也无论你有没有任何资格证书,这都是一样的,正如前辈作家严文井先生所说:“我未能解开人生、命运和情感的结,反而陷进惶惑和玄想中,如果这也算一种结果,滋味当然很苦涩。我突然觉得,幸福的人和不幸福的人有些地方是一样的,都是既生活在‘有’的世界里,又生活在‘无’的世界里,各有各的苦。”当代社会尤需要艺术家有这样深刻的悟见,才有可能求真务实。所谓功利所谓浮燥所谓名利都是最要艺术引领人警觉的当务之要害。 黄小兵也不例外。

 

                                   201777日

 

相关人物:

 

  沙飞,广东开平人,191255日生于广州一个药商家里。幼年就读于广州,1936年考入上海美术专科学校西画系。193610月拍摄发表鲁迅最后的留影、鲁迅遗容及其葬礼的摄影作品,引起广泛震动。别名司徒传出生地广东开平出生日期1912逝世日期1950年职业摄影家毕业院校上海美术专科学校主要成就晋察冀军区新闻摄影科科长 晋察冀画报》社主任 《华北画报》社主任沙飞(1912年~1950年),原名司徒传,广东开平人,191255日生于广州一个药商家里。幼年就读于广州,1936年考入上海美术专科学校西画系。193610月拍摄发表鲁迅最后的留影、鲁迅遗容及其葬礼的摄影作品,引起广泛震动。193612月和19376月,分别在广州和桂林举办个人影展。抗战爆发后担任全民通讯社摄影记者,并赴八路军115师采访刚刚结束的平型关大捷193710月参加八路军。先后担任晋察冀军区新闻摄影科科长、《晋察冀画报》社主任、《华北画报》社主任等职。19503月因患迫害妄想型精神分裂症,在石家庄和平医院枪杀为其治病的日本医生,华北军区政治部军法处判处其死刑,被枪决,终年38岁。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沙飞的家属对该案多次提出申诉,要求再审。北京军区军事法院经数年调查,复审查明:沙飞是在患有精神病的情况下作案,其行为不能自控。1986519日北京军区军事法院判决:撤消原华北军区政治部军法处判决

  王文澜,男,汉族,19539月生于北京市,河北新乐人,196812月参加工作,高级记者。现任《中国日报》总编辑助理、中国摄影家协会副主席。中国日报摄影部主任、中国摄影家协会副主席。着名摄影家王文澜,人们的脑海里自然会浮现出他的《京味》、《名人透视》、《流动的长城》、《自行车的日子》等画面,虽然捕捉的都是普通人的生活瞬间和常见的社会面貌,却在他的镜头中显得那幺意味深长。30年摄影人生,在一幅幅照片中找到了时代走过的印迹。

李振盛生于大连,祖籍山东荣成。1963年毕业于长春电影学院摄影系,在黑龙江日报社做记者20年,在中国人民警官大学新闻系执教15年。198820幅文革组照获艰巨历程全国摄影公开赛系列新闻照片大奖1996516日退休后应邀赴美访问讲学,出书办展游走世界。菲顿出版社出版《红色新闻兵》,2003年评为世界最佳摄影画册2004年获美国海外记者俱乐部最佳摄影报道奖;美国多所大学选择《红色新闻兵》作为教材。2005年入选自1855年以来150年世界54位新闻摄影师,2006年入选影响世界未来50华人榜,牛津大百科的《牛津摄影指南》单独列入“Li Zhensheng”

  李晓斌,男,19556月生于北京,摄影家,四月影会发起人之一。出生地 北京 出生日期 19556月 职业 摄影师 代表作品 “上访者”。1976年 参加“四五运动”拍摄大量图片。1977年—1978年 参加编辑“四五运动”大型画册“人民的悼念”。1980年—1989年 十年任“新观察杂志”编辑、记者,1979年—1981年北京“四月影会”创办人之一,1985年 在日本大阪举办李晓斌个人摄影展,19873-4月英国前首相、爱德华·希思访华期间,希思邀请专职摄影师1989年—2002 年中国作家协会创作研究室。20041月出版“变革在中国”一书。200610月宋庄美术馆举办李晓斌个人摄影回顾展(1976-1989)。

吕楠,1962年生于北京,中国当代摄影师。在《民族画报》工作5年后,辞去公职,成为自由摄影师。1989~1990年 拍摄中国精神病人生存状况,《被遗忘的人:精神病人生存状况》。 1992~1996年 拍摄中国乡村的天主教,《在路上:中国的天主教》。 1996~2004年 拍摄西藏农民的日常生活,《四季:西藏农民的日常生活》。20071月由四川美术出版社出版。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