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三月心咏
(散文随笔选登)

                                        陈帆

       北京该是春光普照了么?这好像总是一种奢望,还是要等的,那四月天,林徽因从心眼儿里珍爱的“那人间的四月天”。

       她在《你是人间四月天》有这样的盈悦:
       笑响点亮了四面风;轻灵
       在春的光艳中交舞着变
       她又赞:
       黄昏吹着风的软,星子在
       无意中闪,细雨点洒在花前。
       ……
       她在抒舒展自已个儿的心语,然后便多了续展的几许给予,给予甚么?给予了谁?她大致从来就没有向任何人吐露过“真实”。
       这首诗,她说是“一句爱的赞颂”,我不仅留意了,还刻在了心底,品她未尽的心语,揣寻她那弦外的心音。这诗那只是我的一种悠远的深味,她用北京那时的四月天,表达了自已对人间爱的判断和取舍,她那心灵的深处,充满着永远再让人们无法知晓的永隽而纯真的真滋味。
       她的另一首侍《情愿》却那么像她自已个儿的心咒:

       我情愿化成一片落叶,
       让风吹雨打到处飘零;
       或流云一朶,在澄蓝天,
       和大地再没有牵连。

       但抱紧那伤心的标志,
       去触遇没着落的怅惘;
       在黄昏,夜班,蹑着脚走,
       全是空虚,再没有温柔;

       忘掉这世界;有你;
       哀悼谁又曾有过爱恋;
       落花时的落尽,忘了去
       这些个泪点里的情绪。

       到那一天一切都不存留,
       比一闪光、一息风更少
       痕迹,你也要忘掉了我
       曾经在这世界里活过。

       她其实始终就是一位,绝不轻易为一个爱字妥协的真情如铁的女子,她这一生其实始终在等一个人。我是这样想。
       我读过过北宋词人晏殊(991-1055)的一首木兰花词作,纳了真的和一个牵的,好纠心儿不宁,那么凄楚、沉咽:

       绿杨芳草长亭路,年少抛人容易去。楼头残梦五更钟,花底离愁三月雨。无情不似多情苦,一寸还成千万缕。天涯地角有穷时,只有相思无尽处

        人生为情的怅惘和自怜,古往今来,那终是千头万绪说也说不清道也道不明的,就讲了这是欲理仍还乱的缱绻。人跟人大体都不会一样,因为那各有个人的情思恋想,判作私密而沉封在自已个儿的心渊里,而生息中又秉作如那丹田之气,总护着养着孕着跟着伴着的有活下去的奔头,这那是金钱、物质可以比得的。

       青青草,粼粼波。豔陽暖了身儿。
       南国翠岭绿晓,雁儿何日归……
       我依然海滨旋步,花丛中,忆那靜立的莫愁小女。
       久久守望,不棄不離。不为別的,只就为着一个你。
       生死自知,唯心宁难移,如那三月雨丝丝,似如湿透心。
       天南地北何处聚,自有命数无尽期。

                                                                           2011年3月8日
评论区
最新评论